【k莫】馈赠

久违的原著向。

牛仔裤坑总汇

————————————————

ko一直觉得自己很有可能是个由于煞气太重而长时间同来自女性的关怀绝缘的人。


而这一段“长时间”的体验,却在自己被名为“郝眉”的桃花幸运砸中之后,开始迎来了转机。


最明显的转变在于致一美艳又温柔的贝微微—— 一个不辞辛苦地给众码农订饭盒、买垫子的老板贤内助,同时更是一个贴心(八卦)地关心员工情感生活的老板娘,尽管这种“关心”主要还是落在致一内部自销的第二对情侣身上。


不过这种无私的关爱大多时候还是雨露均沾的,比如说如果今天上午同老板在办公室里闪过一次愚公的眼,下午就必定在茶水间里把猴子和阿力的眼以同样的方式再虐一遍。因此本来就同郝眉之外的人保持适当距离的ko,其实并没有机会经历过来自贝微微的有针对性的关怀,直到某次因为接住非要自己去换大厅吊灯灯泡、不慎摔下来的郝眉,而被他沉甸甸…咳咳,有分量的身躯压断了腿。


唠唠叨叨地重复着“绝对不是因为眉哥胖”“吊灯太高了掉下来冲击力肯定强嗷”,神情蔫蔫的郝眉伺候起ko来还是非常给力的。陪床陪吃换衣擦身,就差没上厕所的时候帮扶一下了,然而有个问题却是全能眉哥无论如何解决不来的——做饭。


在两人连续吃了一顿稠一顿稀,还有两顿是焦的米粥之后,做饭这个重担总算被看不下去的贝微微主动接了过来。论下厨不及术业专攻的ko,老板娘的出品却也带着一股女性风格的家常的味道。


ko轻轻戳开保温盒里的荷包蛋,愣愣地看着自己从小到大最偏爱的、一筷子下去就汩汩流出来的蛋黄,脑子里飞快略过诸如“贝微微是通过什么明显的途径得到准确情报”一类的问题,记忆遥遥落在了家里还有三个人,碗里长期放着一颗半生荷包蛋的日子。


抚摸着趴在病床边睡得直流口水的郝眉乱糟糟的脑袋,ko扭头转向正在收拾上一顿的保温盒的贝微微郑重开口:“谢谢。”


老板娘的表情有一瞬间的错愕,似乎没有料想到从进公司以来就没同自己单独讲过超过十句话的ko会突然这么说。确认对方眼里的致谢不是因为郝眉,而是径直给予自己的之后,贝微微笑得温柔又狡黠:“ko师兄客气,毕竟…”


她低头瞄一眼在睡梦中吧唧嘴的郝眉:“美人师兄的娘家人,母爱似海嘛~”


完全忽略了这番话里捋都捋不清楚的“辈分”。



转眼到了母亲节,肖boss揣了点儿早些回家陪两边父母吃饭的心思,打算早早解散一众加班加到体虚腿软的码农。


临收工前,公司里唯一的女性还没来得及关掉电脑,显示屏上突然弹出来一行黑底白字的代码,言简意赅地传达着“节日快乐”的讯息,紧接着整个屏幕便像中毒了一样,带有“安康”“顺利”“幸福”意义的代码瞬间将显示屏淹没,又在众人哄闹着跑过来围观之后突然恢复原样。


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这种风格粗暴…咳咳,独特的节日祝福出自何人手笔。


贝微微红着脸越过两排桌子,走到正帮郝眉拎起背包的ko面前:“ko师兄,那天我开玩笑的,你还真…”


ko略微低头瞄一眼微微一点弧度都没有、最近却总被她有意无意护着的腹部,一言不发。聪明的微微秒速get到了关键:“你怎么知道的?”


ko无视身边挤眉弄眼的郝眉,老老实实回答:“郝眉猜的。”


郝眉:“……”


太敏锐也是我的错囖?


ko你专业卖老公的囖?


收完尾的肖boss伸手揽过面色羞红的小娇妻,临走前拍拍ko的肩膀,理直气壮地占起了便宜:“父亲节不远了,记得一视同仁。”


他瞄了一眼瑟瑟地把ko拎出来挡沙尘暴的郝眉,笑得愉悦又狡黠:“毕竟父爱如山。”



关于女性,ko心里还有一个值得他感谢一辈子的存在——郝眉的妈妈。


正如每对新人在婚礼上所说——感谢爸妈给予我爱人生命,他的降生于我便是最好的馈赠。极致浪漫的氛围下有感而发,多数人带着几分真、几分假。


而对于ko来说,即便他们并没有获得在婚礼上互诉衷情的机会,即便在亲眼见到郝眉妈妈第一面的很久很久之前,这番话早已在心里预习过千遍万遍,当他终于立在“丈母娘”跟前时,ko半天憋不出一个字,最终在对方一句“你确定要跟我儿子过一辈子?”的质疑下,把一番浪漫的话用一种十分奇特的方式讲得磕磕巴巴。


“是、他、他是我的命…”


“……”


见面前郝眉已经做了相当长时间的准备工作,经历过抗拒、冷战到艰难的回温,当问题交到ko手上时,最难的考验其实已经过去得差不多了。郝眉妈妈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心里剩下的膈应消了一半,却又暗暗开始发愁。


“傻子配倔驴,日子可怎么过…”


当最后一点猜疑也在持续观察当中,特别是在ko一手赞到可怕的厨艺下彻底消除之后,ko也曾鼓起勇气问过她,为什么会对郝眉看起来这么惊世骇俗的决定轻易妥协。


“不然还能怎么办?”郝眉妈妈不舍地放下手中新鲜的炒毛蟹,又翻了一个白眼:“我儿子我最清楚,当初一个月花一万的主,揣着六百块非要读计算机。”


ko赞同地点点头。这跟肠胃不舒服的时候偏闹着要吃麻辣火锅配冰豆奶的举动有着异曲同工之处,最让人钦佩的是即便过后毫不意外地拉肚子,郝眉也仍是一条不知道“后悔”两字怎么写的汉子。


“再怎么嫌弃,也没有父母会不要自己的孩子,”妈妈看向ko的眼神带着点暖,“哪怕孩子长大的样子跟自己所期望的天差地别。”



ko将这番话翻来覆去地咀嚼了许多遍,然后突然发现如果母亲还在,自己长大的样子也未必能如她所愿。


或者说,其实很多年以前的自己,就已经无法让她称心如意。


沉默寡言,孤僻又不合群,总有些奇奇怪怪的想法,总捧着数学题一坐就是一整天,甚至听不到母亲在客厅里敲着碗喊开饭的声音。从来没法像郝眉那样哄得母上大人心花怒放,除了理科成绩好点儿之外一无是处,实在算不上一个合格的、贴心的儿子。


私下再多埋怨,母亲却总是在碰见左邻右里时自豪地把ko推到身前,滔滔不绝地讲述着儿子又在哪个竞赛上夺魁的故事,哪怕一贯不爱抛头露面的孩子总是尴尬地低着头一言不发。


然而成年后的ko不得不承认,即便在当时,自己内心深处还是生出了一股强烈的愉悦。被需要、被依赖、被注视,俨然是亲情存在的最朴实的方式。


造化弄人,这种曾经不被自己重视的依赖和注视,在懂得珍惜前就被生生剥夺。


而随着年月流逝,ko渐渐长成了恐怕让母亲更加意料不到的模样—— 一双用来解开数学难题的手早被油烟熏得粗砺不堪,曾经幻想过要拯救世界的孩子为了生存偷偷黑过很多人的账号。他义无反顾地爱上了一个男孩子,他并不打算延续自己优秀的基因和血脉。一切都不尽人意,但他知道,如果能够选择,母亲也一样不愿意离开他。


毕竟孩子再丑,也没有母亲会真的愿意放弃自己的孩子。



同郝眉的相处模式一刻钟一变。有时候一不留神,两人就进入了“母爱”模式。


譬如郝小少爷总在嫌弃ko品味不好,生生浪费了一张好脸和一副好身材,在恋人的穿衣打扮上非要事无巨细。上班日穿什么、休息天怎么搭配、出去玩又打扮成什么风格…前一天晚上就要把包括内裤在内的装束准备齐全,ko早上起来自动套上就行。


譬如和许多年前的ko的母亲一样,郝眉总在无时无刻充当着晒夫狂魔的角色,为了在一些并不必要的项目上比个高下,经常同贝微微争得不可开交。


但郝眉通常更像个任性小屁孩。譬如大热天里死活不让郝眉吃冰棍的ko,就收到了发起小脾气的对方一声不走心的嫌弃:“ko比我老妈子还烦人…”


话音刚落,郝眉又生怕他生气似的飞快凑过来,在ko嘴上亲一下。只要ko沉着脸假装气还没消,深谙套路的小恋人又再次倾身,在他唇上狠狠地啃一口。


亲着亲着自然而然滚到了床上,被“生气”的ko反压在身下索要不止。



人与人之间的羁绊,不论亲情、爱情、友情,总有共通之处。


而种种表达方式深浅不一的情感,也许便是人生在世,命运赋予的最难得的馈赠吧。



END


对着天天都能见到的人说一个“爱”字,肉麻得让包括裤子在内的许多人都讲不出口。

不过母上大人煎的半生的荷包蛋,肯定是裤子觉得最好吃的蛋了。



评论(22)
热度(252)

© 裤子三石六元一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