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莫】危险地带(abo)

老同学见面分外惊喜,无非递烟,瞎吹,喝上一杯。


老情人见面分外眼红,无非打量,攀比,余情未熄。


凡事总有例外。


郝眉被五花大绑地扔进一个连窗户都没有的密室,本能地抬头追逐空间里唯一的光源投射下来的影子时,在危险中习惯保持高度清醒的大脑竟有一瞬间的恍惚。


跟职业素养无关。这个身形不知在梦里徘徊了多少遍,改头换面都不可能认错。


他的老同学转过身,不过三步的功夫就踩到了郝眉脏污泥泞的衬衫下摆,垂在身侧的手轻轻一抬,黑漆漆的枪口就抵在了郝眉突突直跳的太阳穴上。


老k——“清道夫”在B市的头把交椅,多少当权者手下不听话的爪牙莫名消失的始作俑者——同记忆中ko那张少年老成、又英俊得过分的脸一丝不差地重合在一起。


说起来他们俩当初连半个老情人都算不上。在高中分别后的十年里每次回想同ko相处的那么丁点儿时间,郝眉再不甘,也只能将他们本就少得可怜的缘分归结于自己单方面的死缠烂打。一个不甘于平庸的Beta,追在闻名全校的Alpha身后,塞过爱心便当(糊的),借过课堂笔记(吞了),送过情人节巧克力(咸的),还在毕业典礼之后把对方堵在人来人往的校门口,来了一场轰轰烈烈的表白。


ko从不浪费时间,当场就给出了回复。


“道不同,不相为谋。”


郝眉傻愣愣地琢磨了这句话好多天,想来想去都想不明白两个优秀毕业生之间除了第二性征的不同,到底还有什么不相为谋的地方。深信ko不是那种闲到有心思搞性别歧视的Alpha,郝眉决定一定要找机会当面问个清楚。


没想到一等就等了十年。久到郝眉从Beta莫名其妙转化成给自己的工作带来不少麻烦的Omega,久到卧底小记者一杆热血又稚嫩的笔变成了令罪恶与不平的制造者闻风丧胆的武器,久到郝眉对ko的面容的印象随着时间推移又不可避免地模糊了一点,久到一个与ko相似的背影都能让他扛着相机疯狂地追出十几条街。可当这个人真的出现在自己面前时,问题又再没有说出口的必要。


原来他所谓的道,竟是这一条。


“郝眉,或者应该叫你‘莫扎他’?”ko声线同十年前一般无二,性*感得让人精神一振,“一个摄像头,一张嘴,一杆笔,就能除尽天下不平?”


“抬举,抬举…”


“用十个理由说服我放过你,不然我就杀了你。”ko俯下身,轮廓线条完美地隐在光线背后,却让那双深邃的眼传递出郝眉整个高中时期都未曾见过的,玩味的情绪。


“怎么样,这杆笔能救命吗?”


郝眉干笑两声:“k、ko,大家同学一场…相机录音笔都给你,放我一命我保证不说出…”


耳边砰一声巨响,震得郝眉天旋地转,连续三顿随便干啃下去的压缩饼干挤在胃里隐隐发痛。他还没来得及抬头看一看天花板有没有被近距离射击破开一个洞,ko的枪口就再次回到了他脑袋上。


“你想让我怎、么、说!”郝眉顿时火冒三丈,“难道说一句杀掉我世界上就少了一个身高一米八长得超级好看的小记者简直暴殄天物你就满意了吗?眉哥就算再自恋也没到…”


“可以。”


“昂?!”


ko幽幽开口:“第一个理由,成立。” 似乎为了表示诚意,最后一个字出口的同时,捆在郝眉身上的绳子无声断落,散了一地。


不、不是吧,好歹是个地方头目,行事这么任性?


郝眉三爬两步退到了墙角,试探性地望向这尊令自己又爱又恨的煞神:“我…我还是个稀有的Omega,少了我,就多了一个单身Alpha…?”


ko从开始就没变过的表情出现一丝裂痕,两道浓眉紧皱,随即又好似想到了什么让人愉快的事情,眉头悄悄舒展开来。


“成立。”


“我会做饭刷碗洗衣!”


ko沉默着挑起一边眉毛。


郝眉一张脸嗖一下涨得通红,极力挽尊:“家里的电饭煲会做饭,洗碗机会刷碗,洗衣机会洗衣。这些都是眉哥亲手买回来的!”


“成立。”


握草这样也可以!


像是突然找回了高中时狂追ko的胆子,郝眉开始放飞自我。


“我还是一体机,码程序黑系统组摄像头装录音笔样样都行!”


在自己面前一兴奋就抖老底的习惯还是没变。ko想起当初只会傻傻跟在身后的娃娃脸,声音不知不觉间染上了一点愉悦:“成立。”


“我眼光特别好,高一时第一面就瞧上了你!”


主宰这场游戏的人微微勾起的笑僵在唇边,低下头死死盯着郝眉。本来总算生出点“老情人”叙旧气氛的画面顿时变得凝重可怖。


“这个不算。”ko沉声命令,“换一个。”


而本该被主宰的人却突然生出了反抗的勇气。郝眉扶着墙壁将自己断了一整天抑制剂、开始进入危险时期的身体勉强撑起来。情热把luo露在外的皮肤蒸得一片潮红,他却突然严肃地敛起所有玩笑的神色,大声反问:“为什么不算?”


“你无权要求解释。”


“你不是问我,这杆笔能不能救命吗?”手无寸铁的小记者嚣张得完全不似落入受制于人的境地,“能,我能救你。”


“我认识的ko是个仗义的人。还记得你高一时在学校后门救下的,被几个要保护费的Alpha打得像猪头一样还抵死不从的傻子吗?那就是我。不然你以为我看上你真的只是因为你长得帅?”


“……”


“我认识的ko还是个善良的人。初中部的毛头小子贪玩掏下来的鸟蛋,是你爬了三层楼高的树全部送回去的。而你竟然试图让我相信你真的是‘清道夫’里的老k?”


“闭嘴。”


“你的信息素是墨的味道,自我第一次对Alpha这种拥有绝对优势的可恶的生物产生好感开始,让我沉迷至今。”郝眉圆润而明亮的眼溢满怀念,无视眼前主动打开信息素阀门,企图以浓烈厚重的墨香堵住这张滔滔不绝的嘴的ko满脸的阴郁暴怒,声线低柔如同喃喃自语:


“那时的你写得一手好文章。我曾想过你会比我更适合执起笔杆,扫尽肮脏不平。或是用你与生俱来的力量,挡在更多的被莫名侵害却从不屈服的傻子面前。”


“闭、嘴。”ko在郝眉跟前站定,高大的身躯将他牢牢困在墙角。情热伴随黑暗铺天盖地而来,仿佛只有用力咬破舌尖带来的刺痛,才能勉强支撑一个穷途末路的Omega把憋在心里十年的话一字不留地倾诉给徘徊在心里的人,哪怕不知道对方会在哪句话、哪个字之后突然扣动扳机,以一种比十年前更残忍的方式回复一腔倾慕。


“你对我的耐心比我想象中充足得多,我竟然活到了第九个理由。”郝眉明媚的笑容里掺了一丝凄凉,语气却更加坚定,“你不在的时间里,我脱离平庸,莫名其妙得到了稀有的性别,和更加稀有的信息素的味道。”


丹砂气息清淡,哪怕Omega深陷情热折磨的境地,也只有此刻两人几乎相贴的距离才能清晰辨别。充斥在漆黑的角落里的味道如同郝眉本人一般,入口微甘,却天生剧毒。


“一浓一淡,一书画一丹青。”郝眉在虚软发抖的双腿即将撑不住身体重量之前,用尽最后的力气扒开前襟。扣子应声崩落,脏乱不堪的衬衫下春*光乍泄——长期卧底奔波让Omega修得一副矫健有力的身躯,健康的小麦色与修长流畅的线条更易激起强者征服的本能。


“你看,”Omega仍不知死活地撩拨着,“我们难道不是天生一对?”


ko深刻感受到在郝眉踏进密室的第一秒就下手切换监控画面的举动实在太过明智,尽管这一开始只是目的单纯地以防旧识的身份会给对方带来不必要的危险。自始至终,从身体到内心,ko从未想过伤害他,无论是在决定了去路的那一天狠心拒绝他勇敢的表白,还是在此时不得不以枪抵在他含情的眸间。然而一切总是事与愿违。


不由掌控的,同样包括自己在对方受危险期本能的支配、极尽所能的诱*惑下早已蓄势待发、亦不愿克制的掠夺的欲*望。


他们在昏暗暧昧的光线下一触即发,如同荷尔蒙完全匹配的野兽,疯狂撕咬,贪婪地吞噬着对方口中醉人的气息。他们在即将崩塌的理智中相互追逐,如同势均力敌的竞争对手,不甘落后,极力夺取着这场情事的主动权。


当Omega坐在嘶吼的Alpha身上获得了梦寐以求的满足,ko手中的枪在主人攀上顶峰的一瞬空白中迅速易主。郝眉得意地扬起那杆朝着无辜的天花板发出最后一弹便一直处于空仓挂机状态的手枪,俯下身吻在了ko汗湿的、性*感的嘴唇上。


“最后一个理由。”郝眉在黑暗中摸索着ko依旧bo 发的欲*望,唇瓣相贴,窃窃私语。


“从16岁开始,我非你不可。而你早在我不知道的时候开始,爱上了我。”



END



彩蛋:


B市警方卧底“手可摘星辰”任务圆满成功。荣誉加身的同时,还意外揽得美人归。


郝眉愤愤不平:“骗子!骗色就算了,连真情表白都骗!”


ko温柔地抚摸着对方在自己一手好厨艺下养出来的小肚子,一脸无可奈何:“本来打算你反抗我就下手打晕,像其他人一样假死打包送给上线。没想到你还真逐条数了十个理由。”


郝眉奸笑:“我的理由难道不正当?不成立?”


ko微笑:“正当。成立。”


“乖,”郝眉支起身来偷得一吻,“今晚都随你。”


评论(29)
热度(276)

© 裤子三石六元一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