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莫】我心匪石 上篇

孤儿优等生ko X 跳级优等生郝眉,短连载。

特别的日子里开了一个特别的坑。18是个好数字,一年一轮回,年年都十八。

一个关于暗恋如何拉低优等生平均智商的故事,部分情节出自真人真事。

牛仔裤坑总汇

————————————————

上篇  干了这杯名为暧昧的毒药


G市的三伏天尤其闷热。空气与节气名儿相得益彰,热浪伏在小小的城市里每个树荫照顾不到的角落,一动不动,仿佛做好了打算,要同苦命的准高三生打一场硬碰硬的持久战。

 

在这一届以相貌绝佳、头脑绝佳闻名一中的优等生郝眉在太阳底下也没法做到超凡脱俗。原本白净秀气的脸在补课开始的一周内迅速烤成了健康的小麦色,总算让他因为连跳两级而在人群中显得过分突兀的稚气减掉几分,沾上了一点独属高三学生的灰头土脸,和超越年龄的沧桑。

 

可每个或大或小的圈子里,总有那么一两个异类非要显得与众不同。最可气的是鹤立鸡群的主角并非出于本心,只是无意中招了别人的嫉妒。

 

ko就是这样的异类。

 

老课室狭窄的空间里挤满了课桌、习题和血气方刚的少男少女,几台震得嗡嗡响的吊扇压根安抚不了血液里的狂躁,更浇不熄每个年轻人对于不久后即将到来的一场考验,自心底产生的不安。当大部分人都被恶劣的环境扰得愈加烦闷时,课室最后一排靠窗角落的ko却好似从来不会被任何负面的情绪感染,就连肤色都保持着一贯毫无血色的白,在一众饱受紫外线侵害的战友中,如同敌军派来的卧底。

 

提到ko,郝眉也很难去判别这个名气一点都不输自己的同学之所以在班里格格不入,到底是因为他从来不屑被外界情绪感染,还是因为情绪这种东西在他身上本来就不存在。

 

从郝眉中途跳级插入高二尖子班,到高三前暑期补课的整整大半年时间里,自诩同笨蛋都能扯上两句闲话的郝眉竟然没同对方说过“该交作业了”以外的话,而对方有时候连一个应付式的“嗯”字都懒得施舍,书写工整漂亮的作业就被轻轻搁在郝眉怀里一沓作业的最上方。

 

优等生和优等生之间最大的交集,理所应当在成绩榜上。

 

郝眉插班之前,ko铁打的第一,郝眉出现之后,两人轮流第一。除此以外形同陌路。

 

地理距离是其一。年龄比平均水平小了一大截的郝眉还没开始发育,拼命灌牛奶也才勉强越过一米七,一直驻扎在身材迷你的前三排学生中间。而ko高一的时候已经突破一米八了,手长腿长,写作业时胳膊肘都能顶到同桌,只好被单独安排在课室角落的专座里。

 

流言蜚语是其二。关于优等生ko,从这一届学生第一天聚齐开始,一直都有个无法证实又无法否认的传言——年级第一名命里一颗孤星,把整个家克得只剩一个自己。

 

有时候,校园暴力并非我们想象的那样,激烈到不死不休。藏在暗处的、如同共识般的排斥,足以让一个选择不了出身、选择不了命运走向的孩子被一条隐形的线圈在人群之外。家境优人缘好的郝眉或许只看到了长得凶又不爱说话的ko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脸色,却迟钝地忽略了统一发放的校服裤下,名牌球鞋与洗得发白的黑色帆布鞋之间巨大的差别。

 

现实本就不公。

 

没有救济金、缺次奖学金就可能挨饿的现实,自然而然激发一个人夺取榜首的欲望。可境况却不会因为ko的优秀,而变得比以往更公平一些。

 

因而在正式踏入高三的第一场省级数学竞赛之前,ko对竞争对手郝眉的观感,除了那点不可告人的绮想外,多数时候也只能徘徊在“输给了他,口袋里的钱就少一点”这样庸俗的层面上。

 

因而ko也不可能事先预料到,一次出于感同身受的拔刀相助,会让这么庸俗的自己堕入了如同前桌的早恋情侣一般甜蜜的羁绊里,在连温饱都难以解决的境况下斗胆奢求精神层面的满足。

 

闭关集训营是G市派出代表参加竞赛之前的例行流程。高强度训练,军事化管理,各凭本事、优胜劣汰。别校的学生可不比一中的孩子友善,几个技不如人的竞争对手见郝眉长得细皮嫩肉又没人撑腰,不像有魄力反抗的主,把人往厕所门口一堵,起哄着要脱裤子检查一下小东西到底是没发育,还是根本就没带把。

 

诸如“小孩子滚回去吃奶”的污言秽语充斥着闷热潮湿的男厕,彻彻底底暴露了某些所谓优等生骨子里的恶念。

 

郝眉背在身后的一只手悄悄握住了墙角的钢管,反击脱身的计划在脑子里经过精密的计算,下一秒即将触发。就在这短短的蓄力中,右侧一直紧闭的隔间砰一声被踹开,一个郝眉谈不上熟悉、却绝对不可能错认的人沉着脸从里头走出来,利落地接过了被郝眉手心沾湿的钢管,抬手点在带头作恶者的眉心。

 

“滚。”

 

危机迎刃而解。如果说看起来“还没断奶”的郝眉很可能是只用力咬人都不见血的小老虎,那么同他来自一个学校的ko就是一尊货真价实的煞神——高大的身躯完全挡住了小窗口漏进来的日光,挽起来的校服袖子遮不住半截手臂上强健的肌肉线条,眉宇间浓重的煞气似乎要让这场很可能以玩笑收场的捉弄升级为一场单方面的暴力。

 

也只是“似乎”。ko明显没有较真的意思,握着钢管的那只手上虬结的青筋在作恶者彻底走远的同时迅速消退。他把钢管轻轻归回原位,在郝眉安全距离以外站定。

 

“集训结束前,不要离开我的视线。”

 

这听起来就像一个命令,或是措手不及之下刻意用来掩饰自己一片好心的拙劣的借口。以往只能每月一次在榜单上同ko产生一点微弱联系的郝眉没有机会感受来自ko的、风格霸道的善意,而这种不容拒绝的善意却在郝眉终于有心思看清对方掩在冷漠的表情下浓烈深刻的五官时,同“ko”这个神秘又陌生的存在毫无违和感地融为一体。

 

原来ko…长得这么好看啊。

 

亲眼见过他在途经饭堂背后的荒地时,把特地装好的剩骨丢给长期徘徊在那儿的流浪狗的画面,郝眉悄悄地在“凶狠”一词上打了一个巨大的叉。

 

亲身经历过自己在苦苦思索中咬烂了指甲盖都写不出像样的思路时,双人桌那头飞来的一张字迹漂亮的草稿及时覆盖在自己一塌糊涂的卷子上的情节,郝眉又在心里默默地揭掉了“高冷”这个长期贴在ko身上的标签。

 

谁都没能从解不完的难题和挡不尽的恶意中抽出一点精力,去思考一下这段姗姗来迟的同学情谊能否持续到竞赛结束的那天,甚至延续到ko依旧被圈在“正常人”之外的以后。如果没有ko心血来潮之下近乎无私的分享,这段羁绊就很可能成为郝眉卷子上繁复的辅助线之间的交点,再错综复杂,终有结束短暂的相交,各行各路的一天。

 

放榜的前一晚,心情雀跃的郝眉在看起来同样心情不错的ko带领下,踏入了属于ko的秘密基地。

 

那是一个离集训地很近的、同发现它的人一样遗世独立的地方。

 

手机屏幕微弱的光穿透探路的人单薄的衣衫,在高大的背影边缘绘出一笔柔和的色彩,磨平了ko生来凌厉的锐气。郝眉气喘吁吁地一路小跑,才勉强跟上对方一双矫健的长腿刻意放缓的节奏。

 

他也许从来没有想象过自己会在一个漆黑的深夜毫不戒备地踩着另一个人的脚印,趟过山野间清澈的小河,穿过晚风里飘荡的芦苇,泥泞的沃土弄脏了昂贵的球鞋里洁白的袜子,锋利的叶片划开了单薄的短裤下细瘦的小腿,却没有给一颗跃动的心脏、一个奔放的灵魂带来哪怕一丝痛感。

 

而当惊喜突然降临的时候,一切又显得如此自然。

 

眼前豁然开朗,被ko一手拨开的芦苇丛间静静卧着一个浅浅的池塘。探路者指尖尽头所指,赫然是水中央一块天然的石墩。再锋利的轮廓都被尽数埋在水底,经年累月的冲刷抚平了大部分棱角,不经意间展现出来的一面,既平整又温柔。

 

ko踏上石墩关掉了所有光源,漫天星光如同盛夏里久旱逢甘的一场小雨,淅淅沥沥洒在水中央,洒在他两道浓眉下星芒闪烁的眼眶。

 

提在手上的冰啤酒早在跋涉间沾上了盛夏的热,和年轻人逐渐攀升的体温。两人举起酒瓶一碰,发出叮一声脆响,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从郝眉为了长高拼命灌下的牛奶甜腻的口感,一直聊到ko住处附近每回见着他就兴奋得直摇尾巴的流浪狗,ko突然在郝眉一声“天才原来是在这里产生学习灵感”的调侃中蹦出一句毫无逻辑的对白。

 

“我从来没有带别人来过这里,”天才ko不知怎地有些结巴,“你、你是第一个。”

 

他伸出手,小心翼翼地拈走沾在郝眉小腿肚上的杂草,粗糙的指笨拙地拨开伤口上细碎的砂砾。

 

他低垂着眼眸,目光专注得好似在对待一道千载难逢的数学题。明明视线没有任何交汇,郝眉躁动的心却咯噔一声,跳漏了整整一拍。聪明绝顶的脑瓜供氧不足,顿时搅成了一团浆糊。

 

郝眉突然想起自诩情场高手的同桌老于,当时听起来颇有深意的名句——

 

许多人总以为热恋是毒药,痴缠缱绻,一旦拔除非死即伤。其实不然。

 

若即若离,求而不得,最为致命。

 

让我们在最终考验来临的前夕,干了这杯名为“暧昧”的毒药。

 

在触手可及的星光里,一醉方休。



TBC


也许有细心的朋友已经发现了某个眼熟的情节,出自 @莫上花K 甜蜜又让人心酸的小树洞。后续情节还多多少少掺了一点裤子中二期做过的又傻又让人怀念的蠢事。

我的温柔花花,裤子要让你在故事里,痛痛快快地表白。

就让ko和郝眉在故事里好好的。再大的遗憾留给自己就好。

带着故事,也能毫无负担地重新出发。


评论(54)
热度(294)

© 裤子三石六元一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