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莫】医生,我“兄弟”他看上你了

2333点梗,来自在远方亲眼欣赏着大成子美颜的 @大明  妒忌到发狂还要给大明明写点梗文的心情真是一言难尽

明爷笑纳!看完顺便给我打包一个新鲜的大成子哦~床已经暖好啦!

冷面码农ko X 男科医生郝眉。非常恶搞,慎入(真诚脸

牛仔裤坑总汇

————————————————

倚在医院走廊、手里捏着通往“救星”的号码牌的ko,面无表情地听着身边哼得很嗨的中年大叔歪歪斜斜的调子——


“我会又乖又黏温柔体贴绝不敷衍,我只对你有感觉。”


ko平生第一次产生了类似生无可恋的感觉。


这件事的前因还得从一周前说起。


作为一个禁欲系健康男性码农,ko的觉醒来得比一般人晚一些,频率也来得比一般人小一些,但至少每回心血来潮的时候进行自我测评,无论是尺寸、硬度还是持久度,怎么看都不是一般人能达到的水平。


呃…至少在ko友情慰问一下急性阑尾炎进了医院的愚公同志之前,或者说,仅仅是在ko在病房外的走廊转角迎头碰上一个娃娃脸的白大褂之前。医生走得很急,嘴里还叼着半个苹果,白大褂一只袖子套了一半,就连精心打理的发型都能看得出午睡之后松散的痕迹。


ko硬得像块顽石的心脏,咔嘣一声,竟也裂开了一线松动的痕迹。


察觉自己有些不对劲的男人当晚回到家心里头就起了兴致,待一切准备就绪,包装一拆,低头一瞧,自家“兄弟”竟然还在呼呼大睡,怎么喊都喊不醒了。


即便有些难以置信,ko也不是那种讳疾忌医的人。甭管是生理疾病还是心理疾病,治得好就治,治不好也没什么,毕竟这对于打定主意单身一辈子的人来说也没有太大区别。反正三天后再次踏进那家医院时,他是不会承认自己暗搓搓幻想着第二次同某个人在转角处不期而遇的。


ko想象过很多种和娃娃脸重逢的画面——他长得那么灵气,一定很讨小孩子喜欢,说不定正在儿科诊室里轻声哄着不愿意打针的小患者;他长得那么秀气,一定很讨老人家欢心,说不定正在巡视病房的途中费力招架着热情的老人家保媒拉纤的好意。


可他做梦都没想到不期而遇的地点,就在即将拯救自己下半身性*福,和下半生幸福的男科诊室里。


办公桌那头坐着的正是自己心心念念的娃娃脸,套着白大褂,架着一副刻意显成熟的金边眼镜,胸牌上书“实习医生 郝眉”。


不费吹灰之力就得到了心上人的名字和工种,ko感觉自己所有运气都在这一天、这一刻用完了,竟然忽略了空气中飘浮着的隐隐约约的尴尬,和实习医生貌似不能坐诊这个常识。然而还有一个比前两者更严重的事实——他们俩以医生和患者的身份在这种场合重逢,99%会让心上人对某些同男人的尊严有关的能力产生重大的误会。


ko终于意识到这个问题时还愣在门边一动不动,心说,医生你听我解释,不是这样的…


医生他板着脸开口了:“这位患者,请到这边来好吗?站那么远我是没法看病的。”


ko又怎么可能拒绝得了郝眉的任何指令?他乖乖在郝眉身边病床上坐下,平躺脱裤一气呵成,侧过脸欣赏着医生那双细嫩好看的手戴上医用手套的画面,提起耳朵听着医生有些稚气未脱的小奶音碎碎念一般的唠叨——


“年轻人就不该讳疾忌医。我在这儿什么病人没碰到过?新来的一个个都像你这样杵在门边像个小媳妇似的,扭扭捏捏一问三不答,大家都是男人,到底有什么好害…羞…”


最后一个字终止在郝眉转过身来看清楚ko家天赋惊人的大“兄弟”那一秒,因为病人瘫着的那张脸还没让人觉出一点害羞,医生他自己先害羞了——


握草好大!


这这这还是沉睡状态呢。竟然有病,暴殄天物啊!


可郝大夫你一个单身直男,到底在可惜什么鬼啊……


满心惋惜的郝眉向他至今为止见过最有料的患者探出一只跃跃欲试的爪子,指尖刚碰到“患处”,那垂在丛林里难以忽视的哥们竟然颤巍巍立了起来,以更惊人的size和姿态朝着郝眉耀武扬威。


郝大夫惊恐地回头一瞧,簇新的病历上还卧着明晃晃的“ko,男,28岁,不Ju”几个大字。


这位病人,你是嫌这儿挂号费太便宜耍我来的吧?


这话郝眉可没敢直接说出口,干笑着应付几句“这不挺好的吗”“这位患者不药而愈啊”“裤子穿上回家吧”,就想把人给打发走。就在这时一个白胡子大夫破门而入,指着“郝大夫”大骂一通:


“臭小子,我就上个洗手间的功夫,说了多少遍让你别乱动,还敢瞎动起病人来了!”大夫一手夺回自己的金边眼镜,一掌拍在郝眉脑门上,“毛都没长全的小子,摸过活人的【哔——】吗就敢动手,让你乱动!没毛病都给你检查出毛病来…”


郝眉抱头乱窜:“师傅!他是真没毛病!我真没检查出毛病…嗷!”


“给我闭嘴!”


场面有点难以收拾。预感到郝眉即将迎来的尴尬,ko在一个最合适的时机,带着他们家还留有郝眉指尖触感、神采奕奕的亲“兄弟”离开了诊室。


然而,这哥们在离开郝眉100米范围之后突然又晕菜了,直到深夜的ko想起郝眉灵动的眼睛上长而翘的眼睫,情绪上头想要干点什么特别的事情时,都还没能将“他”成功唤醒。


这就是ko第二次来到男科诊室时,就连听见一首跑调的《只对你有感觉》都会产生强烈共鸣的原因。


因为自家“兄弟”,貌似真的看上一个实习医生了,而且还好像打定主意…非他不可了。


再次见面时场面依旧尴尬,只不过本应感到尴尬的主角换了个人。ko看着小鹌鹑似的乖巧地跟在白胡子大夫身后虚心学习的郝眉,还有对方抬起眼认出自己的那一瞬间飞红的脸颊,心里有些好笑,又忍不住第一回生出一种同宠溺有关的情绪。


眼前这个人仿佛生来就应该被全世界宠溺,做着自己热爱的工作,憧憬着未来能够拥有一间属于自己的诊室的生活,没有烦恼,永远快乐,就连嘴上嫌弃他的师傅,都愿意倾囊相授。


ko在白胡子大夫的指示下一一回答,然后照例平躺脱裤,再然后…毫不意外地又在郝眉赤luoluo(好奇)的目光下嗖一声立了起来,甚至比上一次用时还要短。


师傅十分欣慰,徒弟满脸通红,愤愤地盯着ko,小眼神里全是抱怨——


这位病人,你这不单是嫌这儿挂号费太便宜耍人来的,还是炫耀自己能力来的吧!


长得大了不起啊?!


郝实习大夫把ko送出门时扯着他的袖子贴在他耳边小声劝道:“哥们,你还是谈个女孩子、找个稳定的xing伴侣试试看吧。我看你不是身体机能有问题,这病间歇性治愈,很有可能是心理上的问题。”


听了医生发自内心的建议,ko却低头锁住郝眉一双眼,不肯说话了。两人僵持了好几秒,郝眉才突然醒悟过来——


握草眉哥我说错话了?

不想谈女孩子…难道他是个g*ay?

怎么耳根都红了!难道就因为这毛病丢了男朋友?

听说他们在这方面很敏感的!

怎么办?要不要道个歉?

嗷嗷嗷…


正在郝眉天人交战的关头,ko安慰式地回握一下郝眉的手,低声道了句“谢谢”转身离开。短暂相触的手心留了个异物,摊开一看,纸条上赫然是患者的微信id。


唷~眉哥都还没正式坐诊,就收获了一名忠实患者!


一个菜鸟医生,一个IT民工,就这样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这段戏剧般开头的情谊,从郝眉的实习期一直延续到挂牌坐诊从未断过,上门陪聊、带饭陪吃,一开始两人还遮羞似的例行检查一番,渐渐地郝眉连让ko脱裤子的指令都不下了——看一次被打击一次,何苦来哉!


就在郝眉转正的前一天,后知后觉的准大夫提出了一个疑问:“有大把地方可以去,我俩干嘛要在诊室聊天啊?”


ko熟练地给郝眉夹了一筷子糖醋排骨:“挂号费不贵,给我看病,你可以多休息一阵子。”


这贴心得,简直让人忍不住更惋惜了。高大又帅气,贤惠又能干的新好男人,怎么就长期xing不Ju,间歇性治愈了呢?可转念一想,ko看着精神状态一天比一天好,容光焕发眼带桃花,郝大夫也就释然了——病人自己都不在意,他干着急也没什么意义嘛。


欢快地嚼着ko夹过来的肉,郝眉发出了来自内心的羡慕:“你们做码农的真好啊,噼里啪啦就能敲出一个想象不到的世界,跟我们这些每天只能听着失意的患者抱怨家里爱人出轨、父母催生的苦逼医生比起来,简直太了不起了!”


“不是的。”ko一字一顿,回答得十分坚定。


在你眼里的我创造了代码以内的整个世界。可在我眼里的你,却创造了代码以外的所有幻想。


而这个幻想比想象中要美好得多,让人不敢奢求,又不舍放弃。


ko企图将心思藏起来、不让包括郝眉在内的任何人察觉到的打算,在碰见郝眉人生中最尴尬的一刻分崩离析。


这天算准了收工前的15分钟踏进诊室的ko看到的,就是一个偏执得有些过分的患者死死握住郝眉的手倾诉一腔情意的画面——


“郝大夫,你要是对我没意思,怎么可能一直耐心听我说话,还安慰我!”


“这位患者你冷静点…”


“你说过我还挺‘大’的,我都听你的,我相信病一定能治好的,我会给你幸福的!”


郝眉白眼都快翻到天上去了——这位仁兄你就没看出来我在敷衍你吗?你以为你是ko啊!


郝大夫试图抽手逃跑,扭头就看见杵在门边的ko,长达一年相处的点点滴滴涌上心头。要真细数起来,动不动就找机会来男科诊室嘘寒问暖送饭送汤的,倒是眼前这个人,而并非身边死命抓住自己的手状若癫狂的“陌生人”。


只不过自己对ko所回报的,从来就不是敷衍式的安慰,也从来没有像收到别人送来的午餐一样,把ko亲手做的饭菜孝敬给隔壁诊室的师傅。


郝眉幡然醒悟。


而下一刻,行动力max的ko已经把他的爪子从患者手里解救出来了。


“他有爱人了。”ko冷冷开口,“还有,他爱人远比你‘大’。”


ko当着斗胆觊觎他宝物的夺爱者,把搭在郝眉肩上的那只手用力收紧,那神情,大有一副你敢怀疑我就给你展示一下我的拳头也跟那里一样大的架势,一出手就把潜在威胁吓得落荒而逃。


人都跑远了,手却还不肯放开。


“我决定听你的,找一个稳定的伴侣。”


“……”

眉哥才发现自己对你有意思你就跟我说这个?你给我滚。


“饭我做,碗我刷,地我拖,衣服我洗,我什么都会干,客观来说还能给你性*福,这些你都亲自测评过。”


“额…”所以?


“你愿意成为那个稳定的伴侣吗?”


“!”


郝眉总算从极度窃喜中反应过来,勾住ko的脖子拉下来亲了好大一口:“算你有眼光。”



事实证明,男科资深医师郝大夫在某些事关男人尊严的方面可比IT民工ko有眼光多了。


这个事实就在他们俩把郝眉家里那张睡了好多年的破旧单人床晃到散架罢工,无奈之下双双打了一整晚地铺,然后一大早红着脸的郝眉被十分关注自己下半身性*福,和下半生幸福的ko提起来去买张新床的那天,终于得到了印证。


这位患者,你家“兄弟”好像真的非我不可了呢~



END


这种不开车光耍流氓的小段子裤子感觉写上瘾了…


小作文抽奖的明信片暂时还有两张没送出去呀~to每个中奖者的明信片内容都是裤子根据朋友们打动我的评论的内容写下来的,每人都不同。想体验一把书信交流的感觉。

还有机会   ❤戳这里继续参加呀~❤


评论(46)
热度(414)

© 裤子三石六元一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