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昊磊】限时同居65天(番外)

刘昊然的小吴磊独自走过的18-36岁。前文:上篇   中篇   下篇

伪替身梗预警。BGM:陈奕迅《1874》

昊磊篇目汇总

————————————————

“莫非今生原定陪我来,

  却去了错误时代。”

 

拿到第一个最佳男主角当晚,麓城近郊别墅的卧房,床的边沿莫名脱落,多年前豆豆送的一张画失而复得。

 

吴磊床头只亮着一盏小夜灯。

 

聚光灯、摄影机下光鲜的皮囊与完美的表情在独自一人的夜里被全数卸下。这份礼物的赠予者幸运地摆脱疾病,生活绚烂,而这张记忆久远的画纸却并未得到妥善保存,早已发黄。

 

纸上本该有两个人。

 

“帅气的叔叔”不翼而飞,“好看的哥哥”孤零零站在原地,笑脸随着笔触被侵蚀而悄然淡化,如同一株落在沙漠里的永生花,“永生”二字在遮天蔽日的黄沙面前像个笑话。

 

他记得有个人曾在他年少时反复地问——

 

我是否存在?我会否只是你某个梦里的一个幻影?

 

18岁的吴磊斩钉截铁——“你是真的。”哪怕在他离开之后的不久魔怔般抓着福利院院长的手、把每一个被刘昊然举过高高的孩子抱在怀里反反复复地问,都要不到那人留在这个世界一丁点的痕迹。

 

哪怕他终于冷静下来,在独自走过来的许多年里咀嚼同他一起短暂得像个快乐的拍子的65天,拍戏受伤或流言蜚语带来的艰难比之一个人的等待,都不值得浪费时间多看一眼。

 

吴磊知道一场完美的邂逅,或是未来某天突如其来的重逢需要积攒多少运气,更不知对方会在哪个时刻、什么场合,高空跳伞般到访,与其伤春悲秋,不如随时随地保持微笑。

 

这样当他等在2029年的地面接住从天而降的刘昊然时,才不会叫他担心。

 

他本该一辈子都不会怀疑自己当初的回答。受伤的时候不会,遭受莫名嫉恨和非议的时候不会,十年、二十年,直到等的那个人终于找到回来的路之前,吴磊必定还是那个总笑得好似没有烦恼的吴磊。

 

偏偏在荣誉加身而没有他在身边分享的夜晚,吴磊动摇了。

 

“刘昊然。”

 

你真的存在吗?

 

 

“是否终身都这样顽强地等,

  雨季会降临赤地。”

 

半年前,吴磊墙上的超级英雄熬不过梅雨天的摧残,被重新粉刷。助理问他需不需要重新上一幅新版《Iron Man》海报,一个“好”字卡在嘴边,这面墙多年后还是一片空白。

 

其实助理刚下楼,吴磊就后悔了。他勉强忍住在最靠近枕头的地方写下“刘昊然”三个字的冲动,才发觉自己不应该拒绝助理的提议。

 

“我的心会永远等着你,”他曾偷来一句台词,隐晦地向他表白,“可是我的脚步,不能因为等你而停留。”

 

演员吴磊坚不可摧,名气和业务水平越来越不可撼动,看似八面玲珑,私生活却干净得如同修行。镜头和聚光灯以外属于每个平凡人的对烟火气息的向往从不曾让人窥见,甚至最亲近的人都误以为“休息”二字同吴磊天生就没有交集,爱情、绯闻,任何一个都像在浪费磨炼演技的时间,剧本最密集的几年,365天里只有不到半月的时间待在家。

 

当中包括麓城近郊,那个长年没有人的“家”。

 

时光溜的太快,当初被轻巧抱起来的少年有了媲美刘昊然的身形和轮廓。

 

老别墅免不了被时代熏染,大厅另辟出来的空间里,高价购置的全息影像还原着早间新闻现场的状况;厨房一应全自动,依主人口味演算并烹制晨间第一餐;沙发与餐椅由特殊材料制成,根据体型与坐姿调整成最舒服的形状,它们兢兢业业地履行着自己的职责,变化的速度远超他们的主人。

 

遗憾的是仿真机械管家的时代还未真正来临。吴磊同第一批试用品碰过面,手指戳到他们僵硬的面部肌肉,顿时打消了买一尊回家的心思。

 

没有任何一个见过Turbo的人愿意将就。

 

就好比没有任何一个得到过刘昊然的人,愿意随随便便让旁的人在自己枕边醒来。也许若干年以后,无数次找不到人分享得奖时刻的男人会把年少时遇到过最热切的爱恋看作一种遗憾,它让掩在无懈可击的微笑之下的烦恼有了确切的来源,解不开,又扔不掉。

 

这份遗憾来的比想象中要快。

 

刚刚获得第一个男主奖的吴影帝和圈中好友刘源接受了同一个导演的邀请,饰演年代戏里一对分分合合的战友。总在无意间想起自己曾跟刘昊然开玩笑说“刘源变老了是不是刘昊然的样子”,吴磊免不了下意识避免同刘源过于频繁的私下接触,从前的兄弟情渐渐地流于表面。

 

吴磊试图以各种让人感觉不到不妥的理由绕开过几次同刘源的合作,而这种刻意的逃避却在他一个人在别墅里给刘昊然庆祝第11个生日当晚产生了动摇。

 

18岁的吴磊是个烂漫的理想主义者,29岁的吴磊只是个守不住承诺的罪人。

 

主角在狼烟初起时失散,又在漫天烽火中重逢,吴磊伸手接住被爆炸余韵抛至半空的刘源,交叠着滚在地上的两人脏得想不起对方少时的面容,内心的情愫滚烫而无处宣泄,他们在一片狼藉的战场上交换了一个随时送命的吻。

 

作品后来在敏感时期和无休止的争议中错失了最佳影片的荣誉,这一幕却被奉为名场面。专业影评从演技到镜头感拼命分析两人的专业性,娱乐八卦久久不肯从“假戏真做”“情难自禁”的热度中撤离,这些都只是后话。

 

吴磊记不清这场混乱的戏里接吻的感觉——每一场戏跟吃饭睡觉一样稀松平常。只记得他把满面血污的刘源压在身下,对方漆黑不见底的瞳仁何其熟悉,仿佛只装得下一个早已魔怔的吴磊。可它偏偏被装在一对长了双眼皮眼眶里,吴磊心头一震,发狠似的堵住了对方的嘴。

 

“刘昊然,我自问我的脚步没有因为等你而停留过,”他反复默念,“可你再不出现,这颗心怕是等不了多久了。”

 

尴尬在本该坦坦荡荡的好友之间发酵,久而久之酿成隐秘的暧昧。吴磊将近半年没有去过麓城近郊那没有人的“家”。

 

然而遗憾终归只是一支空芯的焰火,引线被点燃,缘分也就到了头。

 

吴磊和刘源的交情始于多年前作为圈中新锐同台主持,终于多年后以两人为主角的颁奖典礼。双黄蛋影帝在欢呼中携手登台,电媒网媒一路沸腾,两人交换了对彼此的感谢,花边新闻记者的抓拍的镜头里火花四溅。

 

庆功宴的洗手间,刘源收起了同台领奖的亲昵,冷冷地审视吴磊。

 

“你喜欢的不是我,”刘源抱臂靠在洗手台边,无力地索要一个答案,“半年了,你看我的时候,到底在看谁?”

 

吴磊默不作声。镜子里刘源同那人几乎一模一样的背影灼得他几乎睁不开眼。

 

原来他守住了承诺,却免不了在无辜的人面前当了骗子。

 

在那以后,他没有得到过关于刘源的任何私人讯息。直到刘昊然的第13个生日。

 

吴磊一个人靠在卧房空白的墙上,划开手机,收到了刘源婚礼的请柬。

 

 

“互不相识相处在同年代中,

  仍可同生共死。”

 

这场婚礼,大概是两个无意中偏离轨道的好友之间最后一次诚挚的面对面。

 

刘源穿着剪裁完美的西装,神情写满了轻松坦荡:“都说曾经沧海难为水,万幸你不是我的沧海。我都上岸了,你怎么还在拼命划水?”

 

吴磊没料到对方能坦诚到这个地步,倾诉的欲望几乎决堤。

 

“放过自己吧,吴磊。”

 

吴磊挣扎片刻,最终只道:“祝你幸福。”

 

“谢谢,”刘源收起失落,微笑客套得体,“你也是。”

 

之后再无交集。

 

吴磊没有参与刘源疯狂而勇敢的人生。但他知道刘源扔掉一整沓名导递来的剧本,加入了系列舞台剧,演绎一只只有肢体语言、没有台词的同性恋狮王。他还知道对方不顾经纪人的劝阻,就在人工智能三大巨头联手推动内置型智能芯片植入法案的紧要关头,刘源执意接下一个角色——被人工智能芯片控制意识,在反抗中选择自杀的脑瘫患者。

 

预告新鲜出炉,吴磊右眼皮突突地跳,熟悉的轨迹和不祥的预感交替冲撞他已然有些褪色的记忆。他手一抖,打碎了智能管家Leo递来的热牛奶,当晚忍不住拨通了刘源留在他通讯录里唯一的号码,第一次忙音,第二次接通,他的妻子客气而得体地回复,丈夫已经睡下。

 

吴磊放下一半心,带着不知为何仍然高高悬着的另一半掉进一贯的浅眠。

 

Leo特配的安神饮品在这个仿佛危机四伏的夜晚丝毫不起作用,他在接连的梦魇中翻滚,一时眼睁睁看着刘源扑进漫天烽火中粉身碎骨,一时又觉察到他在消散前回身望向自己,固执地想要说些什么。吴磊耳边充斥着爆炸的轰鸣,只好身披烈火靠近对方,身上的衣服燃尽之前,终于看清了他的面目。

 

“你…想说什么?”

 

“吴磊,我的磊磊,”标志性的双眼皮不复存在,男人被烈火吞噬得仅剩一张英俊而固执的脸,漆黑不见底的瞳仁让人心悸,“我们是一起签过生死状的人了…”

 

“…Together through life.”

 

“刘昊然!”

 

他在大汗淋漓中惊醒。

 

床头的闹铃刚刚跨过10分钟的剩余,早间新闻仍未开始。智能管家正在休眠待机,身边也没有一个38岁依然帅得惊天动地的爱人。

 

吴磊有种很奇怪的预感——脚下伏卧的巨兽即将苏醒,咆哮将打破最后的安宁。床头的镜子清晰地出卖他“伤痕累累”的脸——嘴唇、脸颊、脖颈齿痕与吻痕相互交错,眼中水汽氤氲身上放纵凌乱。

 

“07:56:29……”

 

他赤着脚冲出房门,一跤摔进大厅。原本安置Leo的地方被另一个陌生的面孔替代。吴磊冒着冷汗将休眠中的智能管家翻过来,对方在应激程序中提前睁开了双眼。

 

Turbo.

 

吴磊不要命地返身冲向卧房。房门被锁死,指纹竟已失效。他艰难地放倒闻声赶来对付入侵者的Turbo,飞快搜出他身上应付紧急情况的微型炸弹,“砰”一声响,粗暴地轰开了自己的房门。

 

或许这么说已经不够妥当。

 

无辜壮烈的卧房门真正的主人半撑在床上,领口大敞,目光径直穿透烟雾残骸,不可置信地落在吴磊极其精彩的尊容上。吴磊金刚附身,一手将半梦半醒的一米八五傻大个从床上拎起来拖离别墅,踏出院子的瞬间,爆破声连同热浪,自背后掀翻了夺命狂奔的苦命鸳鸯。

 

真男人从不回头看爆炸。

 

吴磊止不住一阵肉疼——价值连城的智能管家Turbo与Leo结伴而行,再也醒不过来了。

 

万幸他还在。

 

36岁依然帅到惊天动地的吴磊把刘昊然掀翻在地,欺身而上,指着自己布满了暧昧咬痕的脸兴师问罪:“刘昊然!你属狗的吗?看你干的好事!”

 

他徒手击破停顿的时空闸门,沧海重新奔涌的一瞬,天地壮阔无垠。永生花在遮天蔽日的黄沙中苦苦坚持至一息尚存,任由潮水将他彻底淹没。

 

“对,属狗的。”耳边轰鸣不止,他的永生花仰头咬住他炙热交错的齿痕,低声调笑。

 

“品种…柴。”

 

END

PS:刘源,平行世界里的另一个刘昊然。很抱歉让小源当了炮灰。

感谢佛太 @俗世佛谒 推了首超合适的《1874》!

还有豆丁喵太太 @藕丝泥霸 送裤子的大礼、羊太的唠嗑和催更,小石潭、两个小桓太太和其他朋友们的喜欢,龟速裤子日更基本是不存在的,这次是因为各位给我打了鸡血啊。

2.6k完结,我们下个故事见~

评论(31)
热度(82)

© 裤子三石六元一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