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昊磊】限时同居65天(下)(完结)

关键词:“两个月不工作的假期”“超能力”“三千米高空跳伞”。HE,板车14r。

影帝刘昊然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同18岁的小吴磊同居了。

《超时空同居》设定. 前文:上篇   中篇

昊磊篇目汇总

————————————————

13

吴磊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从浴室里出来,盯着画纸出神的刘昊然来不及躲,顺手把东西压在吴磊床沿。

 

准高考生安在书桌上最后一役的倒计时同悬在“墙壁”上的数字携手做一对亲密的姐妹,任谁在这间时空错乱的房间住上一个多月,都能通过其中一只马上推演出另一只的剩余寿命。刘昊然隐秘的心事和豆豆送给他俩的那张画一样被仓促地压在了吴磊看不见的地方,那份礼物他无比珍视,如今有了不可诉之于口的秘密,于是成了见不得光的插曲。

 

算不上恐惧,只是一个本以为能一眼看到七八十岁躺在轮椅上晒着早已掉光光的牙床、老不中用模样的人,一觉睡醒获得了重新洗牌的机会,狂喜间又发现命运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这副扑克牌连花色都没有。他试图在空白的一副牌上留下一点舞弊的痕迹,老天扔来一句警告——“勤劳致富光荣,作弊脱贫可耻”。

 

刘昊然转念想想,这个玩笑何尝不温情。毕竟世上能有几个本应该嘎嘣一声挂的不知不觉的人,出发前还能多做一个美梦,多交一个朋友的呢?

 

“昊然?哥哥?刘昊然!”

 

刘昊然硬生生被叫回了魂,小心收起乱七八糟的情绪,又是一个严丝密缝的“刘昊然”。

 

吴磊没穿上衣。同居多日的熟稔早该让刘昊然不再刻意回避对方的坦荡,偏偏一周前在电影院门口,被吴磊的手烫的下意识缩了回来。余光里赤裸的上身还未完全摆脱抽条少年的单薄,远离妆容与灯光,胶原蛋白撑起来的稚气的轮廓衬着青春的肌理,令人心生暗羡。

 

暗羡与暗恋间一字之差,从来都不好区分,尤其当吴磊变着花样引起他的注意,下巴搁在他后肩蹭了他一身椰奶味水汽时,隐晦的羡慕嫉妒齐齐跑偏,径直越过大脑,挤在刘昊然心口一亩三分地暗搓搓地涌动。

 

疯了吧我。刘昊然想,一个十八岁的孩子…

 

“怎么了?”衣冠楚楚的大人心里越是有鬼,脸上越是不显,刘昊然熟练地从吴磊湿漉漉的后脑勺揉到发旋,开口责备,“也不擦干一点儿,年轻时不注意,老了犯头风该…”

 

“该后悔没把你请回来当贴身助理,管穿衣吃饭睡觉出行,”吴磊有点享受这种唠唠叨叨的体贴,表情懒洋洋的好似刘昊然床头的小夜灯,“可是你看起来不好养啊,别的不说,这张脸就是助理中的顶级配备啊!”

 

“还不够好养啊,”刘昊然“失落”地偏过头来幽幽叹气,“给什么吃什么,还知道动手下厨自给自足。”

 

吴磊窝在他背上笑的直不起腰。刘昊然的别扭和不自在被冲散了大半,心头一松。于是对方耍着赖试图逃掉剩下的小半张卷子出去溜达,刘昊然也都由着他去了。

 

尽管演技精湛的刘昊然除了短暂的失控以外很难让人看出多余的负面情绪,从电影院回来,心思细腻的少年便没有主动提出过要让刘昊然走出通往2018年的那扇门。18年的门外有他暂时不想触碰的秘密,36年总无妨。

 

十分钟之后,刘昊然突然不确定到底是不是无妨了。

 

吴磊从硕大的行李箱里掏出几个烟花——就是被淘汰了十几年,填满了危险物、一旦炸膛能炸出生命危险的焰火,成年人的噪音来源、熊孩子的心肝宝贝,早被全息投影焰火大会的2036年遗弃。

 

刘昊然不十分坚定地试图劝一下随时有可能掀掉他房顶的吴磊,却被对方一脸央求的表情堵住了后半句劝,知情知趣地闭了嘴。

 

“刘先生,准备好了,”吴磊起身立在十步以外,定定看着刘昊然,“第一场第一镜第一次,action!”

 

如同精心设计,引线燃到了头,焰火应声齐发。在虚拟投影足以乱真的时代,除了同死亡最接近的一刻,连演戏都不必以身犯险的刘昊然几乎忘了与明火亲密接触的滋味。

 

第一发焰火破开了停滞的时空里被迫一同悬停的雨幕,在灰霾悄然无声取替星光的深夜绽开一树刺眼的花,聚光灯般点亮少年的轮廓,与夜色交替着忽明忽暗,提前预告了多后刻在这张稚气的脸上动人的深邃。

 

身负超能力的少年拥着璀璨的“星光”,双手自头顶出发,环抱着雨幕划开一颗清晰、完美的心脏。他跨过那扇“门”缓步走来,欠身一礼,手心朝上。

 

“刘先生,赏脸跳支舞吗?”

 

卡通睡衣的衣角和真丝浴袍的腰带接连被低矮处的银花燎起浓重的烟火气息,舞技蹩脚却执意要跳男步的吴磊只凭一腔胆气,躲着轰隆隆的焰火走的随心所欲、磕磕绊绊。三番四次被踩中脚背的刘昊然从火光里救出对方快要燎着的屁股,大笑着握住他的腰抢回了主导权。

 

少年被高高举起,拖鞋不翼而飞,赤裸的脚尖在雨幕中留下一道暧昧的痕迹。

 

一镜到底。

 

焰火落幕,结局沉入散场前短暂的沉默。刘昊然被雨水打湿的嘴唇忽然落下柔软的触感。

 

醉心于少年眼底的荧荧不灭,他在咫尺间凝视覆在对方眼下的长睫,久久舍不得闭上眼睛。

 

 

14

38岁的优质单身男人清净多年情不自禁,一夜开花。

 

实在不怪他意志不够坚定。刘昊然在最容易产生浪漫情绪的年纪都没有使过的手段统统被吴磊使在自己身上,对方只是个十八岁孩子的事实虽总是忍不住让他面热,到底架不住花样百出的示好背后的一个真挚的吻。他能感觉到对方的嘴唇在轻微颤抖,那是他最恣意妄为的年纪里能够鼓起的最大的勇气。

 

空气里溢满隐约尴尬又甜腻的气味。刘昊然一夜好梦,爆炸声罕见地没有造访。醒来时日上三竿,睁眼见吴磊睡的毫无形象,刘昊然笑着擦掉了小孩嘴边蜿蜒到枕头的水痕。不料吴磊噌地睁开眼睛,脸上没有一丁点刚睡醒的迷糊,显然等大鱼上勾等的已经相当不耐烦,脑袋往前一探,就着头靠头、脚背脚的姿势,交换一个比之昨晚不那么点到即止的吻。

 

“墙”上醒目的“21”落在视线中,刘昊然突兀地踩住刹车,低头捕捉到吴磊因缺氧而迷茫表情、被手指搓得通红的耳垂脖子,理智险些再度下沉,勉强把自己陷进去的一只脚捞了起来。

 

“带你去一个地方。”

 

声线沙哑,禁不住让人想入非非。吴磊捂住红肿的嘴,半张脸埋在被子里吃吃地笑,惹得刘昊然尴尬地清了清嗓子,转念想想又改口:“不对…应该是你带我去一个地方,好么小吴磊。”

 

“不好,”少年掀开被子故意板着脸,“刘先生,大好气氛,您就不打算换个称呼吗?”

 

刘昊然硬生生咽下一句腻得头皮发麻的“宝贝儿”,紧张好比考场面试的艺考生:“磊磊?”

 

“诶!想去哪儿宝贝儿?”

 

刘昊然:“……”

 

演员平时动不动出远门都是家常便饭,两人飞快打包,出门前刘昊然还抓起吴磊“漏”掉的练习册塞进他没来得及拉上的背包,作势敲他脑袋,笑他不乖。

 

2018年的今天热浪翻滚,刘昊然轻车熟路地把车子开出麓城,朝300公里外的首都驶去,副驾上的大宝贝耐着性子做完了一套听力,终于坐不住,打开车载音响肆意地摇,摇完一首意犹未尽地干嚎“love you baby”,顺势凑近驾驶员要一个亲亲,被刘昊然一掌挡住按回副驾上。

 

“危险,别乱来!”听见对方一张嘴埋在掌心不依不饶地“oh~baby”,假正经的刘先生绷不住了,手指扫过他的下唇,抬起下巴轻轻一勾。

 

来自刘昊然的调戏太金贵,吴磊饥渴地回味着,回过神来已经到了目的地。

 

央戏,刘昊然的母校。

 

男人牵着少年的手,不疾不徐踱步在熟悉的校园——爬山虎聚居的胡同里的咖啡厅,夜幕初降时陆续亮起来的剧场与大大小小的排练室,和零星灯光下面容沉静的中外戏剧大成者。交握的手自然地随着步伐来回摇曳,刘昊然顶着四面八方的打量,握住吴磊的那只手不曾松开。

 

这里是吴磊的高考目标。要不是清楚自己不会被任何人记住,刘昊然断然不敢拉着只戴一只口罩的吴磊在消息灵通的央戏到处参观。既然他有幸得到了吴磊的注视,又平白无故得到了光明正大谈一场恋爱的机会,怎能白白辜负?

 

他一边走,一边以旁观者的口吻同吴磊讲他的一个“演员朋友”的故事。从三十岁的他演过的那些掌声与嘘声相伴的角色,讲到他沉迷舞台剧的日子和青春年少时遇过的新鲜事儿,不知不觉间讲到“我的那个朋友,上大学的时候异性缘就不错,三伏天打篮球都不敢把衣服脱了的那种受欢迎程度,为什么呢?衣服脱一半,全场手机摄像头就齐刷刷对准了他…”

 

吴磊直勾勾盯着他笑,一副我都懂的表情。

 

刘昊然轻咳一声,厚着脸皮就是不改口:“结果那哥们,工作太忙,到毕业都还没处过对象。”

 

“那毕业后呢?”

 

刘昊然在“送人头”一道上颇有造诣:“毕业后成熟了很多,异性缘更好了”。

 

少年挣脱他的手,鼓着脸挠他脖子。

 

刘昊然飞快把他的手捞回来:“可惜他不是异性恋,白白浪费大好人缘…”

 

打闹间经过灯火通明的小排练室,刘昊然听得一句台词当场顿住,愣愣地转向正在排戏的孩子。

 

“…可我是去做一件必须要做的事情,我一定会回来的…我此生只想和你厮守。”

 

“我的心会永远等着你,可是我的脚步,不能因为等你而停留。”

 

清晰的台词自身侧同步响起,一字不差。刘昊然愕然望向吴磊,只听他感叹:“刘源去年的作品,我收工时看过,经典台词记得一点。萧平旌是个好角色,刘源驾驭的很好。”

 

一阵酸楚莫名挤在胸口无处抒发。刘昊然想追问他角色好在哪,刘源又好在哪。那刘昊然呢?平行时空的刘昊然与刘源相比又如何?不甘与理智在心里激烈斗殴,理智终究占了上风,他不着痕迹地叹了口气,最终只问:“为什么想要当演员?”

 

每个考生必须面对的来自评委的疑问,从“龙套”影帝刘昊然嘴里出来,有些不合时宜。

 

“入行时太小,想法乱七八糟的不着边际,后来渐渐想通,演员也不过是职业,同教师、医生、商人没什么本质区别,一个人坚持到现在的你应该比我懂的多。”

 

“但也有不同…每个人都在尽力扮演各自的角色,而我们有机会扮演他们的喜怒哀乐,语言、表情和肢体动作,给了我为他们发声的机会,”少年被灵感击中,想到了此时最好的表达,“刘昊然,表演真好。”

 

他们当夜没有停留。刘昊然把副驾座椅调至最舒适的角度,让疲倦的少年在车上做个好梦。他迫不及待地奔向麓城的近郊,属于刘昊然和吴磊的家。

 

他再次“摸”到了卧房里消失的墙壁。

 

两个时空相接处空落落的墙壁上,凹凸不平的触感隐约重现——那是一堵挂满“勋章”的墙壁,每完成一个角色便刻在墙上的名字,与深刻到往后十几年不曾忘记一字一句的台词,那是他将近半生的轨迹。

 

歪歪扭扭地,组成一个为了自由发声而过分固执的演员“刘昊然”。

 

 

15

倒计时落在“8”,刘昊然从浅眠中准时醒来,吴磊书桌上的数字正式归零,《Highway To Hell》准时响起,大战即将上演。

 

他似乎从来没想象过自己有朝一日会扮演考生家属的身份,更没想到考生年龄是孩子,身份却是男友。小男友在浴室里将自己收拾的清清爽爽,眼看最后一遍检查文具的刘昊然犹豫着不知该说什么打气话,反过来安慰他:“我的刘老师亲自教的数理化,有什么好担心的!”

 

“真的不用我陪你去?”

 

刘昊然知道自己讲了句废话——吴磊家人就在楼下接送,这个身份不明的陌生男子虽然同样不会被真正的考生家属记住,但不必要的尴尬和麻烦能免则免。吴磊扑在他身上嗅了一口,终于充满电量,果断地拒绝了他:“送考就免啦,不过…考完之后你要满足我一个愿望!”

 

“好。”

 

“你都不问什么愿望的吗?”吴磊眨着眼坏笑,“就这么把自己卖了?”

 

这会儿要是有面镜子,刘昊然怕是要被自己的眼神肉麻个够呛:“要什么都给你。”

 

少年估计也是这么觉得的,他被荷尔蒙四处乱溅的男人电的够呛,红着脸落荒而逃。房门摔上的声音却被刘昊然觉出点不对劲,凑近一看,门把被扭开了插销,正正抵在了门框上。

 

口是心非的小吴磊。

 

刘昊然熟练地翻出车钥匙,把吴磊留下来的车开进了闹市区的主干道。时间充足,司机气定神闲,还顺手捎了某个打算偷偷送考不让孩子察觉的家长一程,就孩子(小男友)的学习和前途问题展开了深入的交谈。孩子家长是个素来不假辞色的父亲,背着孩子却跟陌生人笑道:“囡囡是我的骄傲”。

 

刘昊然笑着附和,“磊磊也是我的骄傲。”

 

刘昊然在考场外远远地看,看他的磊磊缀在队伍的尾巴四处张望,看他最后一次搜索一遍,略带失落地打算走进考场之前,终于找到了自己,随即高高扬起手臂向他用力挥了挥,转身应战。

 

三天稍纵即逝,许许多多的“骄傲”经历过一次洗礼脱胎换骨。结束当晚是庆祝会,吴磊没有回到近郊的住处。刘昊然两月以来第三次独自躺在相接的床上,陪伴头顶跳动的数字,无法合眼。黎明时刻短暂地落入睡眠,半梦半醒间有人在他耳边轻轻吹气,调皮地叼住他的耳垂痒痒地磨。

 

“起床啦宝贝儿,”少年的亲吻慵懒恣意,“说好的愿望呢,该兑现啦!”

 

 

16

飞机落地,刘昊然仍有些恍惚。

 

他不是第一次来到这个离家千里的旅游城市,十多年的通告里总归有记不清的次数落在这儿,它也曾经与某次休假行程擦肩而过。当时听说因为迁址而荒废的旧机场被改建成高空跳伞俱乐部,尚且热血的刘昊然趁着休假打包出发,电话那头忽然传来姥姥离世的噩耗。

 

从此跳伞与亲人离世的场景便捆在了一块儿,成为解不开的遗憾。

 

“我们也是一起签过生死状的人啦!”吴磊高高扬起手里的协议书,“Together through life.”

 

刘昊然伸手捂他不吉利的嘴。少年一路上的跃跃欲试里掺了以往在他身上从未出现过的情绪,好似一杯擅自发了酵的葡萄汁,嗅不出气味,刘昊然将他卷在舌尖反复地品,味蕾触及的轻微的苦涩让他手足无措。吴磊轻巧地从他手中脱开,半边脸轻轻蹭他掌心,抬眼睨着他笑,不再说话。

 

直升机爬升至10000英尺,高空处强大的气流让各自的面目有些滑稽,刘昊然示意身后的教练让自己第一个出发,却被截住了。

 

“我第一个,”少年拉他全副武装的手臂,虚虚环住他的腰索要一个吻,“刘昊然,我在地面等你。”

 

吴磊“背”起他的教练一跃而下,干净利落,似乎早按捺不住渴望,投向这片除了稀薄的空气以外毫无依托的天、和白茫茫辨不清方向的地。刘昊然在高处看他单薄的身影急速下坠,气流冲进他的眼眶,眨眼间,少年仿佛远在抓不住的天际。他一颗心无处着陆,催促着身后的教练,两人紧跟在第一组后面冲出了机舱。

 

等等我。刘昊然不断默念。

 

从前打算通过跳伞去彻底克服的、对自由落体的恐惧,在拼命抓住某个重要的人面前显得无足轻重,气流重重刮过耳鬓,下坠带来的嗡鸣让教练在耳边反反复复的“Relax”也一同淹没在呼啸的风声中,他的世界悄无声息,仿佛孤身滞留2036年的雨幕,除了铺天盖地的失重感,除却“抓住他”的念头,“刘昊然”只是一具高速下坠的空荡的躯壳。

 

记忆潮水般涌动,直至降落伞被拉开,刘昊然的身体浮在1500米的空中,生命淌至38岁的码头短暂地停驻,毅然汇入未知的暗流。刘昊然睁开眼,云雾在身后徘徊,大地是一片广袤而缤纷的沙海,犹如在缓慢的变化与流逝中窥见了它千万年后依然生机盎然的面貌,刘昊然心中巨震,舍不得闭上眼睛。

 

他在空中极力搜索吴磊的踪迹。视野一点点收缩,小黑点跌入视线,刘昊然看清了对方——胆大包天的少年固执地等在刘昊然下落的范围内,打开双臂,接纳从天而降的男人。烈日将他渐渐凌厉的轮廓染的温柔,眼角眉梢的锐气都成了致命的吸引。

 

刘昊然无处可去,少年的臂弯就是他唯一的降落点。

 

技术精湛的教练带着刘昊然以巧妙的角度减速着陆,双脚触到地面再次弹起时,恰恰扑进少年张开的怀抱,教练三两下动作,飞快地将自己连同装备从客人身后脱开。

 

“抓住你了!”

 

吴磊企图借着接住他的姿势将他托起来,时机稍纵即逝,身体一轻便被刘昊然一手搂住臀部,对待小孩子一般抱了起来。吴磊不甘示弱,仗着高度优势捧住他的脸狠狠咬下去,被气流冲散的刘海盖住了刘昊然的视线,失衡带倒了忘情拥吻的恋人。

 

烈日拭去发梢的汗水,落入交叠的身躯,蒸发殆尽。

 

男人在时光的暗流中艰难地穿行,行至水穷处,幸运地捞起了一只漂流瓶。

 

 

17

刘昊然曾无数次问自己——2018年是镜中花,抑或“刘昊然”才是水中月?

 

(14r和谐外链戳)(或搜微博 裤子老A)

 

三个缠绵的日升日落。

 

没有人知道当最后一个黎明终于过去,此刻是否最后一个拥抱,相遇是否一场闹剧,重逢又是否一个幻想。或许比起离别,归零后全然未知,才更让人想要拼了命地在对方身上留下存在过的痕迹,让这场跨越了时空隔阂的爱永远不会淡去,直至生命随着脚下亦缓亦疾的长河走到尽头。

 

千里之外麓城近郊孤零零的二楼,兢兢业业的倒计时残酷地归于虚无,两间卧房相连的墙壁一点一点重筑,少年涂满了整幅墙壁的超级英雄,与男人刻在墙上密密麻麻的名字,在日光倾洒而下的瞬间阻断了意外碰面的空间,扭曲的生命轨迹返回各自的轨道。

 

2036年于离别中悄然复活,刘昊然的身影渐渐消融。

 

他的目光没有一分一秒浪费在消逝的躯体,他捧住吴磊泪水泛滥的脸,索取最后一个亲吻,用力咬破他的嘴唇。

 

 “刘昊然!”

 

余温散去。少年闭上眼睛,极力扯出一个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狼狈的笑。

 

好痛啊。

 

刘昊然,你属狗的吗…

 

 

18

记忆疯狂倒带。

 

从终于得到少年的爱,到醒来看见枕边熟悉又陌生的睡脸,从爆炸发生的前一刻,到演员刘昊然所演绎的形形色色的人生。他掉落一个与自己轨迹何其相似的梦境,唯一不同的是,身边始终有个爱人。

 

从36岁一起在空中签下“生死状”,到32岁轰动娱乐圈的婚礼,从28岁惊世骇俗的公开,到23岁两情相悦的告白。他倒退着走完了“刘昊然”的半生,一手推开17岁那年,颁奖典礼的后台的大门。

 

他们没有错过。

 

刘昊然主动伸手,捡起吴磊掉落在地上的领结。

 

没有吴磊陪在身边的年月不过短短几秒,刘昊然返回襁褓的年纪,融入母体,回到生命的开端。他感知不到躯体的存在,喜怒哀乐在浩瀚的宇宙中自由飘荡。直至清晨的日光将他唤醒,意识如同密封千年的墓室,机缘巧合下被揭开的一瞬间,一切如昨,纤尘不染。

 

他费力睁开眼睛,肢体僵硬得不似长在身上。床头的闹铃刚刚跨过10分钟的剩余,早间新闻仍未开始。智能管家正在休眠待机,身边也没有一个36岁依然帅得惊天动地的爱人。

 

刘昊然有种很奇怪的预感——脚下伏卧的巨兽即将苏醒,咆哮将打破最后的安宁。可他竟未感受到一丝一毫的恐惧。

 

“06:20:05……”

 

卧房门口“砰”一声巨响,门锁被微型炸弹粗暴轰开。熟悉的脸出现在消散的烟雾残骸下,震怒清晰可辨。来人火速侵入刘昊然的领地,无视他松散的腰带和大敞的领口,把衣不蔽体的刘昊然拖出了麓城近郊的老别墅外。踏出院子的瞬间,爆破声连同热浪,自背后掀翻了夺命狂奔的苦命鸳鸯,刘昊然怔怔地跌在吴磊背上,回头只见老巢轰然倒塌,火光吞噬了疏于打理、荒草丛生的庭院。

 

时钟与智能管家Turbo结伴而行,陷入无止境的休眠。

 

“重死了,给我起来!”

 

36岁依然帅到惊天动地的吴磊把他掀翻在地,欺身而上,指着自己布满了暧昧咬痕的脸兴师问罪:“刘昊然!你属狗的吗?看你干的好事!”

 

新剧本方落笔,一切重新演绎。

 

“对,属狗的,”刘昊然噙住他齿印交错、喋喋不休的嘴唇,“品种…柴。”

 

END

 

PS:两个本该有缘的人,因为时空发生的错误擦肩而过。直到刘昊然38岁,两个平行世界因为刘昊然遇到生命危险而碰撞在一起。在两个空间重叠之前,吴磊的世界里没有刘昊然,但他同刘源(18年世界里的另一个刘昊然)有过交集;刘昊然的世界里有吴磊,但他和吴磊没有交集。

这场意外也可以看作是一个爱情故事的bug被修正,刘昊然和刘源的轨迹在2036年发生了重合和置换,刘昊然和吴磊的故事得以重新开始。

 

下篇番外,吴磊的18岁-36岁明天见。


评论(33)
热度(88)

© 裤子三石六元一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