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莫】荤素搭配,天生一对(上)

2000fo点梗第一发,来自 @橘色的天空  预计两发完结

大排档厨师ko X 素菜馆头牌郝眉

当初你说不卖*身,不卖就不卖。现在又要用真爱,把他骗回来~~

牛仔裤坑总汇

————————————

上篇


在成为B市第一家高档素菜馆的前台小哥之前,郝眉是个货真价实的富2代。


郝爸财大气粗,手下地皮广项目多。尽管背地里大把人诽腹郝家就是上辈子积了德这辈子享富贵的暴发户,可当着面谁都得称一声郝爷。暴发户郝爸从来都不爱装低调,郝家唯一的儿子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幸亏郝眉天性善良又温和才勉强没被宠歪。


郝爸觉得自己儿子什么都好,脑袋聪明长得俊,就温吞的性子最愁人,读起书来捅*一下挪一寸不*捅*捅一动不动。好说歹劝念完了商科,提到继承公司就装傻充愣,辛辛苦苦打下来的江山这小子瞄一眼都懒。


可家里根本没人知道,郝眉平生最爱吃吃喝喝,一条舌能辨出不同牌子的酱油的味道,能吃出今天的蜜汁叉烧少放了几颗糖,甚至能说出含在口里的鱼是什么饲料喂大的。从五岁开始,郝眉最大的梦想就是当一个美食家,踏遍山川河海,尝尽天下美味。这个远大理想除了郝眉自己,就只有同他一起长大的官2代赵二喜最清楚了。


可就连这唯一的兄弟都要摇身一变,晋升“未婚妻”了!


赵二喜此人,从小到大没留过长发没穿过裙子,三岁时看过婴儿眉的小*J*J,五岁时摸过小孩眉光*溜*溜的屁*股,十五岁时打退过觊觎少年眉的校霸学长。两人好得就像同世界上另一个自己相亲相爱,唯独没法凭空生出的就是爱情。二喜知道郝眉天天想着怎样溜出郝家逍遥自在,郝眉也知道二喜天天想着怎样包*养小鲜肉,然后…让他们搞*ji。


一段突如其来的联姻把两个人都打懵了。一想到要同自己兄弟打*啵*滚*床*单生孩子,郝眉和二喜不由得一阵恶寒。


于是郝眉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突然打破沉默,选择彻底爆发——


郝眉:“家里缺几个钱?为毛送我去和亲?我不去!”


郝爸:“扯完结婚证,新城区那地皮省一个亿。”


郝眉听得直翻白眼——天底下也只有您老人家能把官*shang*勾*结说得这么理直气壮的了。这是卖*儿子呢?还是卖*儿子呢?


郝眉:“一个亿把我卖了?我连一个亿都不值?”


郝爸上下打量着自己不成器的儿子:“论斤卖,是不值。”


郝眉:“……”


这家没法呆了,离家出走!


郝眉说走就走,走得还挺有骨气的,一个子都没带。虽然把停掉的信用卡带在身上也只是多了片垃圾,但不带,那彰显的就是一身宁死不屈的铮铮傲骨,是一个男人主宰自己人生的坚定态度,更是郝眉结束自己咸鱼一般的富二代人生,开始实现梦想的关键时刻——要是在关键处没有空空如也的肚子发出一声气若游丝的哀嚎,那简直是世界上最完美的时刻了。


看来英雄也不能饿肚子,饿肚子很容易变狗熊的。


离家出走一时爽,自力更生跑断腿。上档次的饭店一看是郝家小少爷,谁都不敢接这尊大神。普通的饭店一看小哥细皮嫩肉的还不会做饭,当下就撵出去了。正当郝眉饿得开始考虑要不要回去低头认个错再把兄弟娶回家的时候,总算碰到了一尊愿意接济他的“大神”。


大神姓肖名奈,人称肖扒皮,开着一家上至达官贵人,下至市井小民都爱光顾的“美人私房菜”,做着清汤寡水的素菜生意。说是清汤寡水,其实不过是肉食动物郝眉过去瞧不上而已。听说私房菜馆大厨丘永侯是被肖奈从世外清净地请出来的高人,一手素菜做得出神入化,让半只脚踏出境界的人也能尝到味蕾为之一振的滋味。嘴上念着超脱,舌头留恋尘俗,大概是这家小小的私房菜里最矛盾也最有意思的画面了。


郝眉自认远远没到这个境界,要不是饿得厉害,也不会想到要踏进素菜馆求见肖扒皮。面前的老板长着一张对得起大门牌匾的英气美人脸,盯着自己上下打量的目光又凌厉得不负“肖扒皮”的盛名。听说肖奈后*台奇硬,从不得罪人,也几乎没人敢在他地盘造次,听说肖奈眼高过顶,能力一般的都瞧不上眼。郝眉可不像身边一同应聘的大美女那么淡定,一个大男人竟然在肖扒皮的审视下瑟瑟发抖想要逃命,怂得把郝家的脸都丢尽了。


“你们两个都被录用了。”老板总算打量够了,收回目光淡淡开口,“郝眉,你做前台兼包厢接待。贝微微不用去做接待了,留在后面管账吧。”


老板大人您除了名字,一个问题都没问过呢?这就录用了?郝眉嘴巴开开合合,愣是一个字没敢问。


肖老板不似凡人,一眼就能看出郝眉在想什么:“在我这里,有问题就问。”


“那个…”郝眉决定做人还是老实点:“老板您不再考虑考虑?万一我是个烫手山芋…什么的…”


“不用考虑,你长得好看,而我们这里缺个好看的门面做招牌。”肖奈大手一挥指向不远处一个正在擦桌子的服务员,“他,于半珊,第一天来打烂了整套茶具,因为长得不错,所以留到了现在。”


敢情您家私房菜取名叫“美人”,就是因为老板您以貌取人!郝眉瞄了一眼身边艳光四射的大美女,突然就不服气了:“那为什么不让微微做招牌?她不是更好看……”


然而剩下的话郝眉说不出口了,肖扒皮一记眼刀刮过来,凡人再不闭嘴,估计就得掉层皮。


于是头牌小哥郝眉开始了他人生中第一次自力更生的体验。原本很有自知之明地以为十指不沾阳春水的自己离开郝家的生活就是一团糟,没想到独*立的滋味竟然挺不赖。


郝眉知道自己是幸运的。私房菜馆人人都好相处,特别是同自来熟的于半珊,没两天就混成了好兄弟;“扒皮”老板肖奈对员工又大方得很,工资高奖金多,连包的餐品质都是同客人一样的。只是因为特别护短,为了店里一个老员工把闹事的人暗搓搓折腾到不敢在B市出现,才被外头的人冠了这么个绰号。


说起来真是哪哪都好,只有一个缺点——没肉吃。毕竟是闻名B市的素菜馆,老板连同大厨多多少少有点崇尚佛家的理念,杀生这种事情起码在大门以内是不存在的。天天嚼菜叶子的郝眉把自己红润的脸蛋啃出了一丝菜色,加之整个馆子都带着一股清心寡欲的味道,郝小少爷感觉自己都快摸到出家的大门了。


直到他在双下巴彻底消失之前,遇到了隔壁大排档的炒菜小哥。


久久没沾过荤腥的郝眉,第一次在素菜馆外头那条巷子透透气的时候,远远就嗅到久违的肉香味。郝眉自认还算讲原则,不为美色折腰,只向五斗米低头。更何况那人手上不是五斗米,而是一碗香气四溢油光亮泽的糖醋排骨。


郝眉怀着抱大腿的心思,捧着自己手上那盘炒黄瓜炖山药,一屁*股坐在了小哥身边的台阶上,一脸幽怨地戳着盘底,兔子一样小口小口吞咽着油星子都看不见的素菜。吃一口菜,瞄一眼身边挺直了腰板的黑衣小哥。


小哥自郝眉坐下来开始整个人都是僵硬的,可脸上又瞧不出一丁点不悦。郝眉甚至能在对方偶尔瞥过来的余光里看到一些奇怪的情绪——似乎想要开口试探,又不知怎样开口才能显得不像在刻意搭讪。


他不讨厌我!郝眉窃喜,火速扒完盘里的饭菜搁在一边。


“一起吃过饭就算有缘了!我叫郝眉,兄弟怎么称呼?”郝眉一掌拍在小哥后背上,打得小哥僵直的腰板抖了一抖。那人转过头来,方才偷偷瞄了好几眼都看得不真切的一双眸子,盛满了让人为之惊艳的东西。


“ko。”


自此以后,郝眉那双被美色晃花了的眼又找到了审美的乐趣,那颗被素菜饿丢了的尘心又有了安家之处。


不怪郝眉以貌取人,实在是小哥长得太过好看。


平常人总爱用“面如冠玉”“貌赛潘安”形容美男子赏心悦目,可若这些安在他身上,就好似八百字作文开篇就离了题。


要说ko长得好看,他的美又不同于画作上、小说里走出来的翩翩儿郎,他的衬衣从来都只有一种耐脏的颜色,他吃饭时还没来得及摘下来的围裙总是新渍覆旧痕;要说ko气质高冷,他的冷又不同于肖奈腹有诗书气自华的高雅,雅得几乎要成佛登仙,ko的冷是沾染了烟火气息的冷,是从柴米油盐酱醋茶日夜相伴的疲惫里生出的漠然,他的身上总有浓郁的油烟味,掺着令人垂涎三尺的肉食的味道。


郝眉再也没同素菜馆里的兄弟姐妹们一起吃过午饭。闻着ko碗里糖醋排骨、卤水猪耳、姜葱鸡、脆皮鸭的香味,好似连盘子里那些花花绿绿不沾荤腥的菜叶子都能嚼出油腻的肉汁来。大厨小哥碗里的东西好看,人长得更好看,郝眉从到大被夸长得好,却也没把那些半真半假的恭维放在心上,直到发现自己每日对着ko的脸多吃了一碗饭。


ko每天中午总是一个人在巷子里静静坐着,等着郝眉从后门走出来。一开始还觉得奇怪,很快郝眉就察觉到了——ko看起来不好相处,估计也不习惯主动接近别人。这段饭友关系,还是自己厚着脸皮强行建立起来的,也幸亏ko脾气比脸色好得多,没把抱大腿的自己直接撵走。


郝眉当然知道ko有多好。郝眉累得在午饭时间歪着脑袋打瞌睡,一觉醒来发现口水打湿了ko小半个肩膀的时候糗得想往地下钻,ko只是默默递来一张纸巾示意自己先把脸擦干净。郝眉一个不小心提到了ko早早就去世了的父母的时候尴尬得手脚都没处搁,ko也只是投来一个平静的安抚的目光。


郝眉话多,今天叨叨“我们家于半珊又打碎了一套茶具被老板赶去洗厕所”,明天八卦“我们家老板最近动不动跑去楼下办公室巡查搞得人人草*木*皆兵”,一顿饭的时间都讲不完一个故事。可ko从来没有一丁点不耐烦,听得专注又认真,郝眉吃完了就递纸,郝眉讲完了就递水,简直感天动地的好饭友,不可多得的好听众。


故事讲了快一个月,郝眉总算觉得好像有点不对劲了,ko怎么除了“嗯”和“好”,几乎没讲过别的话?


“ko,你是不是不喜欢我同你讲别人的故事啊?”都没给机会让你讲讲关于你的东西。


“没…”ko下意识否认,顿了顿又突然改口:“是,所以…能不能给我讲讲你自己的故事?”


郝眉一下子给吓精神了——这跟想象的不一样啊!ko这是要开始查兄弟的户口本儿了?


“我、我哪有什么故事…就是个穷学生,毕业出来找了个好老板,还遇到了一群好兄弟哈哈哈”郝眉干笑着应付几句,低头开始狂扒饭。这段尴尬持续到ko默默打开了自己的饭盒,花椒的味道扑鼻而来——竟然是郝眉最爱的、昨天晚上做梦的时候还在吃的麻辣小龙虾。


红亮亮的小龙虾馋得郝眉筷子都掉了。素菜馆小哥如*狼*似*虎盯着大排档小哥夹起来的第一只虾,眼巴巴看着虾尾坠着的辣油滴进ko的嘴巴,自己叼着的半根翠绿的黄瓜吃在嘴里,简直味同嚼蜡。


“你的黄瓜…”ko突然发现不小心说错了什么,红着脸重新组织了一下措辞,“你的素菜,看起来很好吃,我想尝尝,可以吗?”


黄瓜在小龙虾面前竟然能担得起“好吃”两个字?郝眉疑惑了一秒钟,决定先给美食跪下。一边喊着“兄弟你客气了”把黄瓜塞到ko手里,一边说着“兄弟我就不客气了”顺手接过ko递来的小龙虾大快朵颐。


虾肉鲜香麻辣的劲头还在舌尖盘桓不去,素菜的清甜也不能冲淡此刻内心的躁动,只因眼前毫无防备的娃娃脸男孩无意中勾起内心难以开口的请求。ko并没有说实话,他想尝的根本就不是盘子里的黄瓜。


半臂之隔的郝眉吃肉吃得欢快,小*嘴一圈润泽的红油,一边吃还一边跟着大排档的BGM小声哼哼“给我一个吻~可以不可以~”,吃完一只虾要把手指一根根吮干净,殷*红的舌*尖舔过辣得微微肿*胀的唇*瓣,一举一动,都像添在火苗里的一把干柴。


ko猛然回过神来的时候,自己离郝眉的脸只有一个巴掌的距离。郝眉停止了对小龙虾的进攻,被花椒和红椒催得水汪汪的眼直直对上ko,满脸都是单纯的疑惑。


“怎么了ko?”


“没什么,”ko悄悄叹了口气,不露声色地将距离拉开到安全范围以外。


投喂计划进展太顺利,自己竟然开始有些心急。他可爱得过分,看起来永远都不会开窍,ko再想要,也不希望将他强行绑*架。


可我是真的想要你明白,我想听的一直都是你的故事啊。没有别人鸡飞狗跳的生活和离奇反常的八卦,就只是简简单单的你的故事——你喜欢吃什么,你喜欢做什么,你喜欢看什么,还有…你会不会也可能喜欢我。


ko没有多说什么,忍了又忍,终究忍不住抬手覆在郝眉打理得整整齐齐的头发上,任性地揉了一把,在感受到对方的抗拒之前迅速抽手。柔软的发挤满指缝又淘气地溜走,触感短暂又温柔,悄然填满了ko14岁以后就空无一物的胸口。



TBC

ko想吃的根本就不是盘子里的黄瓜,是郝眉嘴里叼着的

所以你们到底在想什么hhh

ko都给郝眉喂肉吃了,下篇开不开车这个问题就不用说了吧~

肉债肉偿嘛~

估计情人节就能上车了


评论(51)
热度(404)

© 裤子三石六元一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