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言】【k莫衍生】来人啊这里有只成了精的占卜糖果盒子


林一木X叶言    欢脱向来一发

私设林一木比电视剧的还要不修边幅,我也不知道多少岁反正不刮胡子像35岁。

叶言按原著16岁御史打更人,有私设,比如大白天也做业务,做不好扣工资。

牛仔裤坑总汇

——————————————

我是一只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成了精的铁盒子。


本来我不是一只装糖果的盒子精的,自从我被一个胡子拉碴的帅哥从公园老大爷手里强行买回去之后,就成了各种各种奇奇怪怪的糖果的容身之所。


帅哥大名林一木。可能是小时候被什么江湖骗子算出一个“五行缺木”,才起了这么个随便的名字?Immortal编辑部头牌,哦不,王牌。江湖人称,哦不,自称林老师。每日除了工作之外只爱干三件事——喝咖啡,看杂志,提携新人。


现在还多了一件——蹭新人的饭吃。


林老师习惯把我塞在裤兜里,要不就是胸前衣兜里,每日每夜不离不弃。要不是我成精开了眼隔着兜都能看路,做妖的日子恐怕无聊得更加难熬。


林老师浑身上下都带着一种风流不羁的气质,性感的小胡子、从不打理的头发、露在小马甲外面肉肉的,哦不,健硕的胳膊,完完全全就是一个老型男(虽然据我所知他年纪并没有看起来那么大)。当别人想尽办法攒一辆有盖的车子遮风挡雨,林老师偏要骑机车栉风沐雨。天气好的时候还凑合,天气不好的时候连兜里的我都能洗上一个澡。


我说林老师,您是不是忘了我是铁的?不是不锈钢的啊!您再这样对我我就单方面下岗了啊!


林老师连走路的姿势都有侠客的感觉,一双大长腿把马丁靴踢得啪啪响,大步流星脚底生风,把兜里的我甩得晕头转向,糖果一颗颗挤在里头哐当哐当响。可这么魅力四射帅气有型的林老师,骑机车穿马甲踢马丁靴,偏偏就是不泡妹子。装在我肚子里的那些他精心炮制的糖果,唯一的功能就是——捉弄人。


什么大蒜味,花椒味,洗衣粉味,臭豆腐味…林老师,我看您是打算单身一辈子吧。



林老师这人艳遇不怎么样,遭遇倒是挺新奇的。比如说骑机车上班都能撞到一只小蘑菇。


摔倒在车轮子底下的小蘑菇一身艳黄色连体衣,红色的蘑菇头里面露出一把乱糟糟的黄毛,黄毛下面一张圆润的娃娃脸。看这打扮,不是杀马特就是脑子有点毛病,反正以成精之后的我比林一木老道的多的经验来看,不怎像正常人。


小蘑菇一个挺身,叉着腰蹦上了机车车头,居高临下指着林老师的鼻子大骂:“哪来的大叔挡在路中间,把我追了整整一个星期的狗熊妖放跑了!”


“大叔?”林老师指着自己的鼻子,一脸懵逼。


“对,说的就是你。有事儿?”小蘑菇挑起一边眉毛。


“没事,没事儿…”


“你没事儿,我有!”那人一脚踩住油箱盖,一手搭在膝盖上俯身凑近林老师,勾起嘴角笑得不怀好意,“说,怎么赔我。要不咱交个朋友,给我来点钱花花?”


林老师,光天化日的,他、他、他碰碰碰碰碰瓷啊!


林老师冰雪聪明,肯定早就想到了,朝着小蘑菇咧嘴一笑,一只手暗搓搓伸到车头打算一把将他推下去。


说时迟那时快,小蘑菇整个人蹲下来靠近林老师胸前,隔着衣兜死死盯住我,还凑过来用力嗅了嗅:“唔…有妖气!”


这一下把我这只低调的盒子精吓得瑟瑟发抖。小蘑菇绝对不寻常,很像捉妖人那一路的,分分钟就要戳穿我小妖精的身份,说不定打算将我收回去炼丹。而林老师同样瑟瑟发抖,因为这世上除了我,还没有人这么近距离地观察过林老师的胸肌。看那神情,一言不合就要张嘴往林老师白花花的胸脯咬上一口。


“小蘑菇,有话好好说,我的肉老,不好吃…”


“谁要吃你的肉,你自东土大唐而来,去往西天拜佛取经?”


“这、别这么大火气呀,要不…来颗糖?放松一下?”


啊不不不不不林老师别把我放出来,求您了求您了!


然而我是一只不会说话的盒子精,林老师压根没听到我的呐喊。好在小蘑菇是个甜食爱好者,注意力都被盒子里五颜六色的糖果吸引了,没空分辨我身上弱得几乎感受不到的妖气。只见他伸手挑中唯一一颗透明的玻璃球似的糖果就抛进嘴里。


林老师笑得就像对门邻居家那只二哈:“有眼光诶~从来没有人挑过这一颗,你是第一个!”


小蘑菇嘎嘣一口咬碎了糖果,牙口好得让我忍不住全身发抖。他皱着眉头小声抱怨:“什么东西,没味儿呀…”


“没味儿就对了!无中生有,无味当中咀嚼出自己想象中的味道,这才是人生啊!怎样,咬碎之后里面是不是还有别的味道?”


“还是没味儿,我失去味觉了?”


“仔细感受一下!那是我林一木洗澡水的味道…”


“啊呸!”小蘑菇一口吐在手掌心,抬手抹在林老师新买的马甲上,“好个大叔,放走我的猎物就算了还不肯赔偿,不赔我就算了,还让我吃洗澡水!”


“你这人怎么这样…我的新马甲!”


这句软绵绵的抱怨不出所料被小蘑菇自动屏蔽了。那人一手搭在林老师肩上笑得灿烂:“这个月底业绩不达标,猎物被你放走了又要扣钱,你就没什么话要对我说的吗?是不是该表示表示,嗯?”


“加、加油?”林老师想了想,似乎觉得这个鼓励还不够明显,右手举起来握成拳扬起林氏招牌软萌笑,“fighting!”


“…拜拜。”


“诶别走,你怎么称呼啊?你这身真好看能卖给我不?以后能再见到你吗?”


“一个行为艺术家。不卖。后!会!无!期!”



直到小蘑菇已经跑远,林老师还在自言自语:“那身还真挺好看的诶,下期主题…黄色连体衣?”


林老师,您品味怎么了!


“你说,那件连体衣拉链拉开,里面会是什么?真空?”


林老师,你你你你你取向怎么了,还能好吗?


以后…还打算追求妹子吗?



万万没想到24小时都没过去,这个问题就有了答案。小蘑菇和林老师又相遇了。


加完班深夜骑着机车驰骋在回家路上的林老师也不知走了什么运,被一只凶神恶煞的狗熊拦在路中间,熊爪子朝着林老师那张好看的脸直直往下拍。


一人一熊眼看就要撞上,耳边一声沉重如钟的怪响,那只脏兮兮的爪子停在林老师瞪得老大的眼珠子前面。大狗熊一动不动,连路边被狂风刮得歪歪斜斜的灌木都维持着摇曳的姿态,一切仿佛达到了静止的状态。身手不凡的小蘑菇从天而降,稳稳落在机车车头,手上正提着一口花里花哨锣,和一根比锣低调不到哪去的铁锤子。


小蘑菇换了身衣服,十几岁小孩最爱的大红色卫衣配洗得发白的破洞牛仔裤。一双长腿紧紧裹在牛仔裤里面却一点都不受束缚,旋身飞起一脚踹开了不能动弹的大狗熊。


我再不济好歹是个妖,修真界的事儿还是听说过不少的。眼前那人手上的镇魂锤转笔一般潇洒地在指尖飞舞着,小蘑菇,哦不,传说中闯祸的次数即将赶上八面煌妖幡里收纳的妖魔数量的打更人——叶言,同早上一样一脚踩在油箱盖上压低身子,挺翘的鼻尖几乎点到了林老师的鼻子。


“没想到大叔竟然是个灵气者,”小蘑菇伸出舌头在林老师脸上舔了一口,用力嗅了嗅,“唔…还是个天生吸引妖魔的体质。”


什么吸引妖魔的体质,小蘑菇不要胡说八道,我跟了林老师这么久从来都没发现过!


可我知道,林老师是真的不能好了。因为待在衣兜里的我紧紧贴着的胸膛里面那颗小心脏,正扑通扑通乱跳。那是连林老师早上上班赶不上电梯一口气冲上编辑部的时候都没有尝试过的,像此时此刻这样剧烈的跳动,仿佛只要失去了我的保护,那颗心就要蹦出胸腔。


就跟林老师每一次整完人之后,都必须撂下的那句台词里说的一个道理——


人生就像糖果,你永远不知道下一颗是什么味道。


也许你在一堆难以入口的糖果中间,很幸运地挑中了一颗无色无味的。一口咬下去,同样有可能吃到某人的洗澡水。


正如上一刻的林老师,挑中了一颗黄色的大蘑菇,撕开诱人的包装,里面还有重得可以压死人的大背包,和硬得可以踢死人的马丁靴。而这一刻的林老师都还没来得及剥开这些伪装,竟然就尝到了爱情的味道。


唉,可怜的林老师。



END?

 

打个问号是因为我自己都不知道有没有下文,纯属鸡血上头的产物。

我发誓狗熊妖真的是狗熊,跟地狗没关系,地狗你,你你你你你走开!

不要咬我!回家咬川川!


评论(31)
热度(165)

© 裤子三石六元一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