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荞麦】【k莫】沉没湖底欣赏月圆

一辆超长车赠 @不挑食的圆咕咚  @莫上花K  @芦笙 

乔燃X高迈伪父子,年龄差15岁。刚成年的迈迈主动求破chu

BGM:《漩涡》by 彭羚 黄耀明(链)

牛仔裤坑总汇

————————————————

“沿著你设计 那些曲线

  原地转又转堕进风眼乐园

  世上万物 向心公转 陪我 为你沉淀”


乔燃一直是高迈心里的一个秘密。


从天才神经外科实习医生把失去双亲、孤零零地徘徊在手术室门外的男孩捡回家那天起,高迈就再也没有离开过乔燃。


彼时乔燃25岁,风度翩翩,年轻有为。而举目无亲的高迈刚刚经历一场车祸,幸存下来的孩子前襟还沾着亲人的血,惊吓过度连哭都哭不出来。


两人在走廊拐角不期而遇,便伸手抓住了彼此在那一刻最迫切需要的东西。


禁欲又绅士的乔医生是个天生的同性恋。这是乔燃不算漫长的人生里埋藏最深的秘密。


少年时期带给自己性启蒙的男同桌毫不知情地搂住自己脖子伏在背上的时候,即便心乱如麻,自控力强大的乔医生依然可以面不改色地谈笑风生。


如无意外,这个秘密,一辈子都不会有任何人知道。


乔燃从来没有想过要成家立业。为了轻松迈过父母这一关,乔医生在实习初期就伙同自己好友伪造病历,以证明自己“不能人事”。为了给父母一个交代,25岁的乔医生已经开始计划收养一个合眼缘的孩子。


还未正式行动,一个漂亮又聪明的小男孩突然闯进了自己的视线。急需一个后代的成年人,同急需一个家庭的孩子一拍即合,组成了一对看起来有些奇怪的“父子”。


两人亲密无间形影不离,却又不似真父子。只有乔燃始终单方面履行着父亲的义务。


他的迈迈从14岁起就再没喊过他一声“爸爸”。高迈不知为何一直对年长15岁的男人直呼其名,反正从来不会遭到对方的责怪。


乔医生到底能不能人事,也只有朝夕相伴的高迈最清楚。


14岁那年,独自躲在主卧里的“爸爸”对着同性电影产生的反应明明如此强烈。卸下禁欲的外壳,乔医生衣衫凌乱领带歪斜,艺术品般的双手娴熟地流连在欲望之上的抚慰既热情又奔放,给偶然撞见这一幕的、懵懵懂懂的少年上了一堂生动的启蒙课。


从那一刻起,高迈对乔燃理不清道不明的好感突然之间无比清晰。


这哪里是亲人间的依赖,分明是强烈的独占和渴望。


少年心里,既怕他知道,又怕他不知道。


更怕他明明知道,却装作不知。


可乔燃看起来似乎真的毫不知情。“爸爸”一直试图说服高迈入户,真正成为法律意义上的父子,却一直遭到拒绝。直到升入公立高中前,高迈才不得不松口,把自己的名字写入乔医生父母名下。


父子?


总有一天,我要以另外一种身份,永远留在你身边。



“逾越了理性 超过自然

  瞒住了上帝让你到身边

  即使爱你爱到你 变成碎片

  仍有我接应你 落地上天”


高迈一直是乔燃心里的一个秘密。


这是继少年时期注定无疾而终的暗恋之外,唯一一个、却是更加不堪启齿的秘密。


乔医生一向自诩身心健康。


强度合适的健身运动,以及频率适中的自我抚慰,让这个自控又有些洁癖的成年男子即便没有伴侣,也能过得开朗又惬意。更别说家里有个可爱又聪明的儿子陪在身边。尽管迈迈有些骄纵,脾气比年龄大得多,也还是贴心又善解人意的好孩子。


但自从亲眼撞见14岁的高迈第一次遗jing后光着身子在浴室里清洗内裤的画面,乔燃的性幻想对象便不知不觉中,从电影里健美匀称的成年男子,变成了少年瘦削的肩膀、精致的蝴蝶骨、细瘦的腰肢…和那双修长赤裸的腿。


梦中的高迈不似那天看到的毫无察觉,而是敏锐地听到到身后轻微的脚步声猛然回头,小脸因羞愤而涨得通红,漆黑的眼眸含着明晃晃的期待,直直对上乔燃双眼。


少年禁忌般不容亵渎的身躯在昏黄的灯光下染上一丝暧昧的色彩,旖想吞没思绪的那一瞬间,乔医生从无法掌控的春梦中惊醒,睡衣被冷汗浸透,身下一塌糊涂。


源源不断的罪恶感快要把乔医生吞噬殆尽。身为人父的自己…竟然是个可怕的恋童癖。


乔燃只能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地在高迈面前强调自己“父亲”的身份,也只能坚持不懈地对高迈给予无条件的宠溺。


似乎只有把他捧在手心里百般呵护,才能稍稍填补埋藏在心底深处的愧疚。



“如你 化作了粉末 谁还要健全”


如同携手行走在高空钢索之上,这种摇摇欲坠的平衡,终究有一天会被其中一方亲手打破。


成年那天晚上,高迈鼓起勇气对乔燃表明心迹。


乔燃也终于读懂了高迈的眼神。那根本不是对父亲的依赖,而是同自己一样刻入灵魂的依恋和渴望。


可一个33岁的成年人怎能像无所畏惧的少年一样,只因为一时冲动,就葬送掉一个18岁孩子日后无限的可能?


更何况高迈在自己眼里,本就应该是个无忧无虑的孩子。最好一辈子被呵护,最好永远都不要长大。


“迈迈,”乔燃握紧拳头疲惫地回应,“爸爸没空的时候,经常来家里给你做饭的方茴阿姨,你还记得吧?”


“爸爸一直喜欢她。”


这个蹩脚的理由犹如一盆冷水兜头浇在高迈身上。少年气冲冲摔门而去,临走前只丢下一句话。


“你敢跟来,我就死给你看。”


乔燃不敢跟上去,也不知此时应当用何种面目对待他的迈迈。三十好几的男人第一次不是在酒吧里和好友同事品酒聊天,而是一个人躺在浴缸里泡着冷水,一瓶接一瓶地用酒精麻醉自己的神经。


然而即使脑中的思绪被冻结,心里压抑已久的情感又怎么可能轻易驱散?


乔燃在酒精中不知不觉陷入沉睡,再次醒来的时候,自己的双手已经被牢牢绑在一起,缠在头顶的水龙头上了。

————————————————

车部分请戳  漩涡


————————————————

“恋爱在朁蚀我 如地网天罗

  不顾后果 这贪欢惹的祸

  是谁在吞没谁也奈何

  是谁被卷入谁红颜祸”


极致的愉悦中,人来人往的过道里命中注定般的第一眼,此时此刻似乎分外清晰。


高大英俊的男人站在明亮得有些刺眼的地方,朝着坐在阴影里魂不守舍的男孩微微一笑。


“迈迈?”


“你是谁。”


“我是乔燃。”


“我不认识你。”


“没关系,你可以尝试慢慢了解我。”男人伸手搭在男孩乱糟糟的头发上轻轻揉弄着。


“你需要一个家,而我需要一个家人。跟我回家吧?”


“…好。”



“沿著你设计 那些曲线

  原地转又转 堕进风眼乐园

  世上万物 向心公转

  沉没湖底欣赏月圆”



END


评论(61)
热度(258)

© 裤子三石六元一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