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莫】笑他摘星人终被人摘心 02 堕入红尘


笑他摘星人终被人摘心,是他将错就错动了感情。

                               ——朱砂石头《摘星人》

18岁孤僻的学生ko X 23岁娃娃脸老师郝眉

文章合集       CH-01【缘起林城】

————————————————

彼时少年与青年都不知道,这是一个即将牢牢困住双方脚步的羁绊。


郝老师也许对进行到一半的校园暴力还有些在意,而ko踏出办公室大门就把这个小插曲忘得干干净净,甚至连新老师姓甚名谁都记不太清楚了。向来活跃的头脑中一片思绪混乱,心情却依旧冷漠而平静。


少年的这个18岁生日过得简直狼狈不堪。


刚刚结束了长达两个月的体能训练,身体与大脑的潜能都被调动至鼎盛状态,完全足以应付接下来为期三个月的独自徒步旅行。少年即将去往梦想中的的印尼婆罗洲“天堂雨林”,一个更为广阔神秘的原始地带,即便饱受非法砍伐和过度种植的摧残,依旧是地球上与伊甸园最为接近的地方。


与极寒的边境高原密林相比,那里更为丰沃美好,就连不可触碰的空气中都浮动着湿热充沛的雨水,隐隐散发着热烈奔放的阳光的气味。物种已经足够丰富多样,林荫深处依然有着人类未能探知到的生命存在的形式。


伊甸园之美丽不负盛名。听说在印尼与巴新交界地带的雨林地区,曾有资深动物保护者追踪到形单影只的黑豹的踪迹。这一点显然让无畏的少年更加热血沸腾。


万事俱备,ko兴致勃勃地置齐装备,赶在正式成年以前匆匆返回学校,只同唯一的亲人分享难以言表的兴奋和期待。阿月喜出望外,抱着没见几十天似乎又拔高了一些的少年不肯撒手。要不是ko极力抗拒,兴奋小表姨大概又要像儿时一样搂着软软的小团子又亲又咬。


阿月所有的天赋貌似都在艺术事业上耗光了。女孩亲手制作的生日蛋糕看起来赏心悦目,吃起来却是一场甜蜜的悲剧。香浓的奶油味混着还未完全融化的、过分甜腻的白糖,在口中化开一种独属亲人的温柔的口感,更意外地带着一丝临近别离的酸涩。


气氛正好,ko犹豫了许久,终于开口与阿月作了一个简短的告别。


不出所料,女孩明媚的笑瞬间冻结,妆容精致的脸上所有喜悦与柔情统统分崩离析。


ko记得清楚,16岁独自攀岩从五米高的地方失足掉落摔断腿的那天,嚎啕大哭的阿月一只手抬起来作势要打,良久都没法狠下心来。小表姨陪在ko身边十几年,一路不知打了多少嘴炮,从来舍不得让ko掉一根汗毛、受一点委屈。


而当年没忍心打下来的一巴掌如今正像一份沉重的成年礼落在18岁的少年身上,爱美的女孩留了长长的指甲,尖刺般在脸上刮出两道突兀的痕迹。


左脸火辣辣地疼。ko事后都想不起自己随口说了什么,眼前的阿月哭得更凶了。坦白一切后心情格外松快,头脑却是一片空白,茫茫然然之中有人及时把他拽离了万分尴尬的境地,清醒过来的少年又毫不犹豫地甩开了这只多管闲事的手。


再次回到画室的时候,里头空荡荡的。阿月的储物箱早在激烈的争执中被踢翻在地,底下滚出一个价格不菲的篮球,醒目的logo旁边赫然是少年10岁前奉若神明的球星的亲笔。


“求我呀,未来的大球星好心给你留个签名,你要发财了知不知道。”

“呸,”比ko高出一个整头的阿月不屑地撇撇嘴,兜头便是一泼冷水:

“吃肉不吃菜的毛头小子,迟早长成一只又矮又胖的小猪。”


生命的轨迹从来不是一条通畅的单行线。梦想成为旅行画家的阿月拒绝了来自外界邀请,留在林城一个狭小的画室里终日与宁静的色彩为伴,似乎只有一成不变的等待才能让自己、让亲人感到心安。而一心要在室内竞技场享受欢呼喝彩的ko却踏上了一次看不到终点的旅行,一路危机四伏,亦是色彩斑斓,令人目眩神迷。


接近凌晨时分,室外篮球场气温骤降,锈迹斑斑的球架渐渐覆上一层洁白的霜。疯狂发泄的ko几乎感觉不到刺骨的寒冷,更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刚到手的生日礼物在滚动中蒙上了一层厚厚的灰,再不复光鲜亮丽,正如小孩子捧在手掌的分享出去的即将启程的喜悦,得不到长辈的祝福便顿时显得索然无味。


讯息提示音打断了狂奔的少年。阿月似乎不知道以何种面目对待自己,短信来得犹犹豫豫,字里行间语无伦次,竟是示弱一般的哀求。


阿月一向要强得像头倔驴,头可断血可流尊严不可丢。生平第一次示弱,竟是为了抓住一个来去无踪、从来不肯乖乖听话的孩子。ko更不知道该怎样回复,攥紧手机一言不发坐在地上,汗湿的手掌混着泥土灰尘沾花了屏幕。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阿月终于无计可施,语带严厉地明晃晃地威胁:


“你敢去,就不要回来。”

“你敢死,老娘跟你一起死。”


这是无可奈何即将松口的前奏。少年长舒一口气,关掉显示屏揣入裤袋。


阿月最惜命,从来不会糟践自己,即便哪天抱着ko的尸体哭得撕心裂肺,也不可能自寻短见。ko从来不否认本就淌在自己血液里来自“那人”自私冷漠的基因,只要阿月好好活着,就没有什么值得自己停止追逐刺激的步伐,或是放弃对未知危险的渴求。


阿月诚然是ko最重要的亲人,如果牺牲自己能换阿月的命,ko绝对不会犹豫。如果阿月让他去死,ko眼睛都不会眨,马上从悬崖跳下去。


可阿月偏偏只想把他绑在身边,让他了无生趣地活着,吃饭睡觉,娶妻生子,也好过为了丛林里的豺狼虎豹白白送死。


不,不是送死。少年内心始终坚定不容动摇——


我本来就属于那里。


即便身处属于自己的世界,生命并不能不经波折地得以延续,可留在不属于自己的地方,天灾人祸尔虞我诈,人类的存在本来就伴着杀戮争斗,与自然界的生存法则又有何区别?


ko从不奢求阿月能理解,也从不打算改变主意。与其留在“安全”地带浑浑噩噩地死去,还不如投入危险的未知世界寻求新的生机。


血肉之躯生错了地点,灵魂终究要回到该去的地方。



打了一整夜篮球的ko已是大汗淋漓,精神却丝毫不见疲软。习惯了强度高到接近人体极限的运动,就连打篮球都显得特别没劲,一腔闷火堵在心里四下冲撞着,怎样都寻不到出口。


少年脚下匆匆闯进学校公共澡堂,打算胡乱冲个冷水澡就赶回去准备行程计划。当下是凌晨一点,本该空无一人的澡堂角落的隔间里不知为何水声不断,天花板仅剩的一盏老灯有些年久失修,昏暗的黄光一明一灭,伴着淅淅沥沥的水声,竟透出一股莫名的诡异感来。


血气少年不惧鬼神,略好奇地往那角瞥去一眼就收回视线,抬脚越过隔间朝另一间走去。手上一松,刚从手腕脱下来的手表不小心跌在地上,被自己的脚尖踢进了响声不断的隔间,消失在旧得有些发黄的浴帘后。


水声骤停,浴帘下隐隐可窥见的两只洁白玲珑的脚掌忽然顿住了,里面那人像是发现了什么,关掉喷头转过身来。短暂的窸窣声过后,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掀开浴帘,袅袅水汽间探出一张脸,五官轮廓十分熟悉,气质又陌生到令人不可辨认。


正是大晚上不睡觉跑来独占公共浴室的新老师郝眉。


郝眉承认自己有些抗拒与一群陌生人裸裎相见。奈何学校里带单独浴室的宿舍很少,只有资历老又未婚的老师才能得到,刚到的新人只能跟全校学生一起挤在只有几个隔间的公共澡堂。故意备完好几天课才来独占隔间的郝眉没想到这么晚还能碰到来占位洗澡的同道中人,还不小心把手表踢到自己脚下。


只是那支手表俨然七八岁孩子的款式,防水功能倒还好,指针早就跑不动了。郝眉心中好奇,伸手掀开帘子抬眼一瞧,站在面前的还真是白天刚刚发现的“同道中人”。


“是你啊。”


午间不愉快的小插曲过去大半天,郝眉早就不放在心上了:


“你等等,手表卡在排水口了,我帮你捡。”


————————————————

黑豹与白尾鹿  长车外链(戳)


————————————————

郝眉长得再年轻水润,内里毕竟比ko多活几年,再不解风情也体会得到这种行径到底意味着什么。健壮的雄鹿终于察觉生命受到严重威胁,抬起另一只不受压制的后蹄全力踹向发情的黑豹心脏跳动的地方。


在绝对悬殊的力量对比之下,再努力的抗争也没有多大用处。两只脚腕被一只手掌轻松制住压在地面,郝眉本能抬起头迎向不怀好意的视线,面前一双漆黑的眼眸深得不可见底。


青年脑中瞬间闪过纪录片一般机械化的描述——


它有时像暗夜的幽灵一样一闪而过,悄无声息,有时又像清风一样飘忽不定。

你永远无法找到黑豹。

但他会来找你。


他来了。


耳边咔嚓一声,刺眼的强光闪得郝眉头晕目眩。


ko不知什么时候掏出了手机,眼前精彩的一幕被机器永久定格,猎物彻彻底底落入猛兽掌心无处可逃。


可惜了,少年心想。


可惜自己今日刚过18岁。


否则,与未成年人纠缠不清的老师,到底会有什么下场呢?



TBC

本篇情节来自k莫同人曲《摘星人》

感谢词作者朱砂石头的授权。

曾听闻——

少年手可摘星辰,星辰失堕入红尘

红尘缠裹过命魂,牵扯他一生情人

情人胸膛的伤痕,触摸心跳共体温

双眼眸如盛清辉,一双遗失的星辰



评论(65)
热度(190)

© 裤子三石六元一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