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芋】与君解红袍(婚袍play)


文赠 @美咲長触手  感谢触手的配图福利~

k莫版联车:帐暖度春宵(婚袍play)

前文:你根本就不是司机! &  你根本就只是乘客!

剧情为开车服务,单独看也行。

牛仔裤坑汇总

————————————————

自那夜酒后乱了性,甄少祥很负责任地提出要于半珊搬过来同居,不出所料,被一口拒绝了。


甄少祥小心翼翼地试探:“那我们恋、恋爱的事,能不能公…”


依然不出所料,被恶狠狠地打断了。


“你、说、呢?”


嘤嘤……


甄少祥很委屈啊。以前那些便宜都没占到的就罢了,这回吃干抹净了怎能不负责任呢?


而且电视剧里被占便宜的人好像……不是这么凶的呀。


小甄总也没怎么反抗,转眼就接受了。两人刚在一起的一周里,甄少祥每天应酬完几乎都是大半夜,醉醺醺地就上门求吃宵夜,吃完宵夜顺便求吃于半珊。每次都被暴揍,可每次都能得逞。


换个场地同居也是同居嘛,再说于半珊这个地盘实在是……太好了。


你看,这儿满屋子都是厂家寄给店主的新品小样,种类齐全品质上乘。特别是刚到的那件男式红绡外袍,几近婚袍的样式,薄如蝉翼的绡纱上绣金红相间的龙纹,明明是18N用品,生生做出一种贵气来。


从前甄少祥连于半珊的名字都没记住的时候,心目中的女神就要嫁人了。一直心有不甘的小甄总偷偷托人找来了贝微微婚礼上的照片。佳人面若桃花肤如凝脂,玲珑有致的身躯裹在繁复庄重的凤纹婚袍下,美艳不可方物。


自从同于半珊杠上之后,小甄总就中了邪。夜里那身红袍不知怎地就套在了一具略显魁梧的身躯上。梦中佳人腰肢盈盈一握,回眸一笑,竟然是于半珊的脸。


小甄总惊出一身冷汗,醒来也没当回事。没想到后来越陷越深,夜半三更上火的时候,竟然开始想着这张脸搞起自助服务。


现在人有了,作案工具也有了,不上不是兔朝人。


小甄总毕竟是个商场打滚的人,心思深沉得很。别看于半珊平时满嘴跑火车,其实接受度相当低。每次都是按部就班的亲吻、扩张、戴t,连场地和体位都是同一个。


甄少祥自问是个热爱新鲜事物的人,你看他以前万花从中…


咳咳,往事不堪回首。


甄少祥计从心起,先是求试家里的tiao蛋 按摩bang之类乱七八糟的东西。在被恼羞成怒的于半珊打死之前,再“勉为其难”降低要求。


大金毛可怜兮兮地叼着那件红袍,眼巴巴瞧着于半珊。


结局毫无悬念,小甄总大半夜被一脚踢出大门。

————————————————


满心失望的甄少祥做梦都没想到,福利来得这么快。


车车车车车车   (若打不开,直接搜同名微博)

————————————————


甄少祥技术简直突飞猛进。


跟惨烈的酒后乱性的初夜比起来,虽然还是腰酸背痛,但老于不得不承认自己的的确确爽到了。


只是那件上千的红袍在水里泡了这么久,又被甄少祥粗暴地揉来揉去,早泡烂了。刚起床的于半珊盯着那皱巴巴的一团,肉疼得要命。


坏事成双,大清早的竟然还有个叫“KK”的id在自己网店里确认收货了。十盒tt的款,外加一个大大的差评。


于半珊恼火了。行,按照一贯作风,那就新货上架吧。龙纹红绡外袍,外加一条艳红色T字裤。


反正上架开卖之后,厂家就不记得追究我放任家里的傻狗弄坏样品的责任了。


身后半梦半醒的大金毛一手拽过那团皱巴巴的红绡抱在怀里蹭了又蹭。


啧啧,新花样真好玩。


还要。



END



没想到吧~洞房花烛夜不是肖奈一个人才有的呀。

 @眉哥我最帅   @你们找不到的苏苏  @Ming_sis  @莫上花K  @芦笙 

你们要的浴室我又开了一台,开得我进浴室都有阴影了…


评论(49)
热度(401)

© 裤子三石六元一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