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莫】你的ko永远觉得你吃不饱


世上有种宠溺,叫做你的ko永远觉得你吃不饱

糖醋排骨,远不只是爱情的味道

牛仔裤坑总汇

————————————————

自两人成功将纯洁的互助关系转变为亲密的战友关系后,郝眉从来没感觉自己挨过饿,毕竟另一半是个专业的大厨。


然而自大尾巴狼成功将小羊羔吃干抹净后,ko就从来没感觉郝眉吃饱过,毕竟这只小羊羔可真是…太瘦了。


腰肢纤细,臀瓣挺翘,触手温润滑腻,可惜偏偏缺了那么几两肉。陷在柔软的床铺上固然没问题,要是往饭桌上放,马上就要抗议屁股底下硌得生疼,什么鞋柜、窗台、洗手池、流理台更是想都不要想。


看,这样的生活着实少了很多乐趣啊!


于是一心想要换花样的ko开始锲而不舍地投喂郝眉。


家里一日三餐从不间断,偶尔工作结得晚,或是兄弟们联机打游戏,还得加餐宵夜。膳食营养均衡,用材新鲜上乘,厨艺天下无双,连郝眉这样吃食上挑剔得要命的大少爷也挑不出一点不是。


在公司也不例外。各色爱心便当,各类营养零食层出不穷,甜点、水果、牛奶、果汁持续供应,香甜的气味伴着热恋夫夫嘴唇贴耳廓的窃窃私语,简直是视觉、嗅觉和听觉上的三重折磨。


一众单身贵族饿得嗷嗷大哭。


连肖奈都只能暗自羡慕,毕竟做菜方面ko才是专业的。而且别看这人永远面若冰山,公共场所就敢亲手投喂,脸皮厚度跟冰层厚度堪堪成正比。自家小娇妻脸皮薄,这等福利从来与自己无缘。


安心享受包养的郝眉体重直线上升。只不过有些人天赋秉异招人妒嫉,即便长了肉,骨架小巧的郝眉依旧是该胖的地方胖,不该胖的地方原封不动,比如玲珑的肩背、细长的小腿。


带点薄茧的大掌包裹着一手难以掌握的两瓣抵在窗边的时候,细腻的软肉调皮地漏出指尖,冰冷坚硬的台面激得身下圆润的美人不停颤抖着,美色当前,情趣满分。ko表示十分满意,投喂得越发肆无忌惮。


特别是糖醋排骨。别的菜式连续做两顿有人就要抗议,只有这道菜郝眉总吃不腻。吃着吃着还会一脸幸福地走神,就像个不专心吃饭的小屁孩。



天知道郝眉确实在小屁孩时代的记忆里神游天外。


也记不清是几岁开始,郝爸郝妈还在外面打拼,家境也远远不如现在。郝眉记忆深处的童年百分之八十都是跟乡下的爷爷一起度过的。


赖在爷爷身边的郝眉还是个穿开裆裤的小豆丁,脑海里爷爷那张帅气的面容已经是模模糊糊的了。而味蕾的记忆往往比视觉要清晰得多,郝眉始终记得爷爷做得一手好菜。


尤其是糖醋排骨。明明只是简单的家常菜式,爷爷出品总能令人食指大动。小排色泽红亮油润,口感酸甜香脆,隔着整条巷子都能闻见沁人的香味。


那时候左邻右里也不是都能每天吃上肉的。老人家始终坚持一天一顿,虽然分量不大,可总是有的。


小孩子最馋肉,端上桌就开始埋头苦吃。一直吃到三岁才开了窍,盯着面前一堆残骨,小豆丁终于开口问爷爷:


“爷爷怎么不吃肉?”


“爷爷不爱吃肉,”老人家给好奇的小孩儿又夹了一筷子:“眉眉吃”。


原来爷爷不爱吃肉!小豆丁有样学样,给爷爷夹了一筷子蔬菜,在老人欣慰的笑容中继续埋头苦吃。



年少不识愁滋味,弹指一瞬,就连带给自己快乐的人都不在了。


爷爷离开的时候郝眉已经被接回家同爸爸妈妈生活了接近一年。课业开始繁重,家乡山长水远,小豆丁再也没机会回去探望过爷爷。


在郝眉二十多岁并不算漫长的人生里,似乎也没做过什么让自己后悔的事情。包括因为高考志愿同父母发起冷战并被切断大部分经济来源,也包括不顾世俗眼光接受了ko的追求,年轻人一往无前得像头倔驴。然而对于这件事,郝眉一直耿耿于怀。


乡下的屋子从那以后就荒废了,变成了清明时节才会举家祭拜的祖屋。院子里爷爷心爱的花草早已凋零,耷拉在破碎的盆子里渐渐化为泥土、散作尘埃。光秃秃的火砖如今爬满了青苔,藤蔓蜿蜒着交错密布,就像一张网,封住了仅剩的那点烟火气息。


院子门前近百年的落叶榕据说患了虫害,最终连着小山坡齐齐铲平,变成了宽阔的广场。古朴的小村落渐渐染上城镇的气息,而人声鼎沸与灯火阑珊也不过是一墙之隔。


眼前再不见树荫下纳凉的老人家,和循着肉香味找到门前的小伙伴。


郝眉一开始也很疑惑,世上有那么多好吃的糖醋排骨,星级酒店出品也不是没吃过,为何唯独对食堂那三份作一份的排骨一见钟情,并且情有独钟。


直到同ko在一起的第一个清明,郝眉从祖屋回到家才突然明白。


没有精致的摆盘,没有昂贵的佐料,简单到极致的糖、盐、醋相互交融的糖醋排骨才更令人念念不忘。


这远不只是爱情的味道。


更是记忆深处爷爷的味道。



小别三天的恋人蜜里调油。ko终于气喘吁吁地放开郝眉转入厨房的时候,糖醋排骨已经炆得差不多了。


开放式厨房好处多多。比如做饭时美味的饭菜香气四溢,能稍稍安抚不断叫嚣的五脏六腑。又比如做饭的人忙忙碌碌的身影,坐在饭厅就能看得一清二楚。


穿着一件纯黑背心的ko正往盘里盛小排,两根手指捻起一块就入口试味,感觉满意了又随便在围裙上擦一擦。眼前的厨房精致又宽敞,厨房里的人厚实的肩背却让郝眉想起了很久很久以前,那个套着一件老人背心蹲在简陋的柴火房里烧菜的身影。


ko并不知道郝眉小脑瓜都在想些什么,只觉得今天的小恋人好似格外沉默。一头雾水的ko只能闷头给郝眉夹肉。


郝眉忽然想起来,每次吃饭的时候ko总是拼命给自己夹肉,骨头也都集中在自己这边,ko面前寥寥无几。


鬼使神差地,郝眉开口问了一个早就知道答案的问题:


“ko,你怎么不吃肉?”


“我不爱吃肉,”ko想都没想随便扯了个借口,又往对面碗里夹了一块:“你吃。”


眼泪啪嗒一声碎在饭桌上。


ko猛地抬头,只见小恋人睁大双眼定定瞧着自己,滚烫的泪水在眼眶里打个转儿,顺着小脸蜿蜒而下。


ko吓得魂飞魄散,手脚都没地方搁。良久才小心翼翼地伸出手,僵硬的手指一下又一下拨弄着郝眉发旋,心里疼得要命,又不敢生出多余的好奇心。


饭菜渐渐凉了。郝眉不知什么时候止住了哭泣,轻声问ko:


“你想不想爸妈?”


ko愣了一秒,低头思考许久,最终还是说了实话:


“想。”

“我也想,带我去看看吧?”


眼前的郝眉脸上脏兮兮的,睫毛上坠满泪珠,又哭又笑的样子让人忍俊不禁。


而ko只觉得这张狼狈不堪的脸是他见过的最美好的事物。


看,生活不是笙歌鼎沸的时候,往往就是一地鸡毛。


喜怒哀乐都有人分享,不也是种乐趣吗?



一眨眼年关将至,郝眉开始计划一个人回家过春节了。


两人天天如胶似漆,这下一分开就是两个星期。致一上上下下一同指责郝眉始乱终弃,人都吃干抹净了,名分就是不给。


风暴中心的ko却好似没什么意见,也没有一丁点“弃夫”的自觉。工作做完了就忙着帮郝眉订机票、打包行李。


而大少爷正优哉游哉地翘着二郎腿,心中暗爽。


这些单身贵族懂个球,革命的萌芽过早曝光是会被无情扼杀的。


此时应当缓兵不动,尽力采取思想渗透,能动嘴的时候千万别动手,争取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境界。


再者,热恋中的情侣适当享受一次偷偷摸摸的地下情,更有利于生活和谐。


也不知道郝眉对他和ko的相处模式到底有什么误会。


反正单身贵族真真是生无可恋。



大半年没回家的儿子看起来格外英俊潇洒,郝爸郝妈把人捧在手心宠了好几天。


也仅仅是“好几天”。第四天都没过完,郝妈就开始百般嫌弃了。


“瘫在沙发做什么!给我坐直了!”

“泡杯茶都能打翻你爸整套茶具,六级残废!”

“就知道捧着手机电脑,知道你三姑六表姨上门了么?”


“别吃了!你爸都三高了,我看迟早你爸一个样。”说完了还不解气,顺手再补一刀:

“再吃下去小心孤独终老!”


郝眉心说,你非要抢家里阿姨的饭碗亲自下厨,那厨艺,我还真吃不饱。


再说小爷早有人接手了。那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色香味俱全,视觉、味觉和嗅觉通通跪下唱征服。


一个不小心,说不定就要一起终老了。


无辜躺枪的郝爸最近心情不错,见儿子“可怜”,开口劝住老伴:“别那么大火气,儿孙自有儿孙福…”

说完了还不解气,顺手再补一刀:

“别打扰咱俩二人世界就行。”


好么,这下饭吃不饱,狗粮倒是吃撑了。



好不容易再见到ko的时候,郝眉整个人都消减了许多。


地里黄的小白菜连连哭诉:“我妈虐待我,管狗粮不管饭,大清早的把我提起来跑步减肥…”


ko皱着眉头伸手一捏。还真是瘦了,屁股都没肉了。


“饭做好了,回家吃。”

“糖醋排骨?”

“有。”

“大闸蟹?”

“大闸蟹,酸菜鱼,炒年糕…”


看,这人可不只是色香味俱全的馅饼,他还是我肚子里一条蛔虫。


钻着钻着,就霸占了我的心。



作为专业大厨,ko拆蟹的手法自然是干净漂亮。ko将蟹黄连着外壳整个递过来时候,郝眉想起了郝妈一边嫌弃自己一边给自己夹肉的样子。


“我受凉了,”郝眉笑着把蟹黄推回去:“这个吃多了不好,你勉为其难帮我吃了吧。”


ko点点头,将蟹黄拨出来打算留在一边。


画面有些熟悉,郝眉扑哧一笑:


“你这样子很像我小的时候,总爱把糖醋排骨留到最后。结果肉没到嘴手一抖,糖醋排骨就掉在了地…上……”


故事还没讲完,ko果然手一抖,整块蟹黄弹在饭桌上,咕噜噜滚到地面,拖出一条长长的鲜黄的痕迹。


“……”

“……噗、哈哈哈哈……”


对面那人简直一点面子都不给。ko罕见地有些羞赧,下意识别过头,那人竟然还得寸进尺地要把人掰过来。


恼羞成怒的ko一把抓住郝眉的领子,隔着饭桌和浓郁的香味狠狠吻住那张油腻腻的小嘴。


一个吻来得像小孩子赌气的缠斗,不但不温柔,还一点都不浪漫。糖醋排骨的酸甜,酸菜鱼的咸辣,炒年糕的软糯,交缠弥漫,齿颊留香。


越来越急促的呼吸间,两个人同时尝到了蟹黄的味道。香滑之中带着一点沙沙的口感,鲜甜不腻味,别致又粗糙,大概就是生活的滋味吧。


分开的时候满桌饭菜早就凉了,郝眉也顾不上了。


“吃不饱!”


饥肠辘辘的小少爷小声抱怨着,抬手圈住恋人脖子张嘴就啃。


好吃!

永远都吃不饱。



专业作死的郝眉再一次体会到小别后澎湃的热情。


双手颤巍巍地扶着饭桌,身体随着激烈的进攻上下颠簸的时候,郝眉才明白,撩人无度终害己。


就连开口抱怨的声音都是哑的,甚至染上了一丝情到浓时的哭腔:


“你好、好了没啊…”


“你吃不饱”身后又低又磁的回应贴在耳边,此刻竟像在索命。


又是一次深重的掠夺,这下郝眉连腿都软了。


“呃…饱了饱了!饶、饶命……”





END


爷爷又高又帅,做的豉汁排骨特别好吃。

不过大喜日子,这个话题又太过伤感。


日常圈小伙伴 @眉哥我最帅  @芦笙  @莫上花K  @Ming_sis   @你们找不到的苏苏 


怎样今天大家吃饱了吗?

没吃饱给大家推荐个视频:【K莫】KO×美人师兄《小夫妻》高甜护妻

虽然表哥和他夫人应该看不到这里,还是祝小夫妻白头偕老吧~


评论(62)
热度(574)

© 裤子三石六元一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