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莫】多少人曾爱慕你年轻时的容颜


谁愿承受岁月无情的变迁?——手可摘星辰

岁月无心催人老,

我意与君共白头。              ——莫扎他

文章合集        BGM:一生有你      

————————————————

郝眉是以庆大为中心方圆几里有名的娃娃脸。


刚成年时,郝眉经常被误认为是14岁的初中生。要不是身高出众,身份证上年龄又做不得假,饭馆里点啤酒都要被打量一番。


没想到这个“天赋”并没有随着年龄的增长而消失。22岁的郝眉看起来就像18岁的青涩少年,等长到23的时候,岁月仿佛在青年身上停止了流逝。


无论是清爽的飞机头,稳重的三七分,还是蓬松的狼奔头,都挽留不住郝眉一直向往、又求而不得的成熟男人形象。更别说软萌的齐刘海了。


当然,软萌的眉哥根本没法走出大门。那是家中享受二人世界时专用的发型。ko巧妙地利用特权将它变成了专属,并且对于吃独食这种行为表示毫无心理负担。


对于娃娃脸眉哥,连贝微微都表示无比羡慕,常常感叹“糙汉”郝眉竟然是上帝的宠儿。全世界都在烦恼怎样留住青春的脚步,总有人轻轻松松地就躲过了时光的追捕,有时甚至还要担心一下年龄会不会往回倒。



而眉目硬朗的ko在年龄方面,不过是芸芸众生的一员,甚至比之普通人还要不如。


14岁的ko看起来已经是个刚成年的帅小哥了。等到真正成年的时候,本该青涩的少年又长得像22岁的稳重青年。


庆大食堂第一次遇见郝眉的时候,28岁的ko短短的寸头上,已经长出了星星点点的白发。


ko一直觉得这幅皮囊挺方便行事的,成年前到处打零工也没人会把他扫地出门。后来生活渐渐好一些,干的又是烧脑的技术活,打游击战的时候还要分神躲避来自四面八方的追踪,再好的容貌也经不起日夜颠倒的折腾。


对于居无定所的人,连躯体发肤都是身外之物,唯有五脏六腑绝不能得罪。ko自问从来没在意过自己长得顺不顺眼、穿得好不好看。即便是遇见了郝眉,这个习惯也从未改变过。


毕竟爱美的小恋人根本没嫌弃过自己。



直到那天,郝眉破天荒地跟着ko走进自己一直挺嫌弃的菜市场。


小少爷惊奇地发现,自家高冷大厨竟然跟菜场老板相处得非常融洽。虽然脸上几乎没什么表情,面对一路上热情的招呼,ko都会一一点头回应,遇到更相熟的,甚至还会多说几句没营养的闲话。


看见经常来光顾的黑衣小哥身后跟着一个盯紧了肉排垂涎三尺的娃娃脸,肉铺子老板笑了:


“今天带你家小弟一起来?感情真好,天天买肉做给小弟吃的吧?”


上下打量一下郝眉,又道:“你家小弟长得可真俊,上大学了吗?”


……


一阵突然爆发的笑声打断了短暂的沉默。老板疑惑地看着狂笑不止的娃娃脸,小心翼翼地试探:


“没、没上大学……那总、总该上高中了吧?”


没想到娃娃脸笑得更欢了。


余光一瞥,熟客小哥的脸竟黑出了同衣服一样的颜色。



当天回到家,ko第一次接收到来自上帝宠儿的嘲笑。虽然明白小恋人并没有任何恶意,也并不是真心嫌弃自己,ko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


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


那些在忙忙碌碌的奔波中消磨掉的时光遥不可追,眼前的人却是那样生动又鲜活,青春得让人自惭形秽。


于是心有不甘的ko在小恋人不知死活的嘲笑下,狠狠地把人推倒在沙发上,亲身证明了什么叫做“宝刀未老”。


夜未深,房内灯火通明。情事酣畅淋漓,激烈得像是一场你来我往的角逐。倔强的小恋人在铺天盖地的情潮中咬紧牙关不肯松口,却在休兵罢战之后悄悄服了软:


“才不老呢,”郝眉捧着恋人的脸轻轻摩挲着,大方地给出最真诚的赞美:

“世上哪有这么帅的老头子。”


ko心里残余的那点不甘烟消云散。


若是岁月加诸身上所有残忍能换得与你片刻温存。

我再苍老一些又何妨?



同郝眉在一起的日子里几乎没什么烦恼,ko头上星星点点的白发不知不觉中消失了。


把形象全权交给郝眉打理的ko并没发现,自己的魅力渐渐地越来越惊人。肌理匀称的身体包裹在各色西装、休闲服中,一成不变的寸头显得一张俊脸硬朗挺拔,浑身上下成熟男人的荷尔蒙都要掩盖不住了。


从前的ko习惯拒人于千里之外,如今的ko已经学会回应来自郝眉以外的善意。目光肆无忌惮地锁定小恋人的时候,深邃的眼睛里又多了一丝春暖花开的意味。


当然,千年顽石开出一朵花,也不可避免地引来一些狂蜂浪蝶。郝眉常常感觉无力招架,甚至对费尽心思打扮ko这一点上产生了深刻的怀疑。


不同于郝眉的担忧,对于皮相外表,ko向来不自知,也不在乎。如果说世上有来自另一个人对郝眉的宠爱他并不介意,那一定是上帝。


上帝独宠他心尖上的人,ko感到很欣慰。



然而上帝也并非万无一失,有时一不小心打个瞌睡,宠儿就被意外砸中了。


刚下班的郝眉提着一捆新鲜出炉的肉饼,还没来得及跟小区保安打招呼,就同一台失控的电动车迎面撞上了。


幸亏郝眉反应快,迅速侧身避开了要害。饶是这样,整条小腿还是被高速旋转的车轮狠狠擦过,腿上顿时血流如注。


伤口钻心地疼,可郝眉根本顾不上了。电动车失去平衡侧翻在花坛边,车上的大人飞出去撞倒在地上,一个四五岁左右的小孩子被压在电动车下哇哇大哭。


郝眉一边大声示意小区保安叫救护车,一边拖着伤腿一瘸一拐地接近花坛,同路人合力抬起电动车救出了小孩。安抚好小孩,又得去查看大人的伤势。


有细心的女孩子发现郝眉腿上伤势也不轻,赶紧掏了手帕按在伤口上。


郝眉这才反应过来小腿上的血怕是连续流了十几分钟了,幸好自己身强体壮还不晕血,竟然挺住了没倒下。


收到郝眉情急之下在群里面发的语音,ko一刻不停赶到小区门口的时候,陌生的女孩子正心疼地按住郝眉的小腿,血几乎浸透了洁白的手帕。自家小恋人疼得满脸都是汗,咬着牙关连连安慰着好心的女孩,嘴上一直重复着“谢谢”“放心”“我没事的”。


上一刻几乎魂飞魄散的ko,此时脑子嗡地一声,竟是一片空白。良久才缓过来,轻轻地唤了声“郝眉”。


失血过多正晕头转向的郝眉睁大眼睛,好不容易才看清来人。因为疼痛而沾上泪花的眼睫微微翕动着,郝眉喉头一紧,终于忍不住扑上去抱住ko,埋在腰间嚎啕大哭。


闻讯赶来的愚公、猴子和肖奈夫妇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一向又臭美又倔强的眉哥满头发胶都散了,白净的小脸泪水混着尘土狼狈不堪,二十好几的男人赖在ko身上就像个受了天大委屈的小孩子。


“好疼…血止不住…好晕……”


ko伸手环住郝眉的肩,一下又一下轻抚着乱糟糟的头发:


“我在,没事的。”

“好饿…肉饼都撒了…不能吃……”

“治好腿,回来一起吃。”


贝微微忍不住湿了眼眶。


救护车的声音越来越近,眼前的画面却是静止的,似乎无人愿意惊扰这段美好的沉默。



上帝只是一时疏忽制造了一个小小的插曲。郝眉轻微骨裂加失血,打上石膏好汤好水地养一个月,又是一条活蹦乱跳好汉。


“好汉”郝眉此时却觉得老脸都丢尽了。


眉哥为什么要在群里发消息!一点小伤竟然惊动了老板和老板娘,还有两个无情无耻嘲笑兄弟的败类!


眉哥为什么要当街抱住ko掉眼泪!好歹忍到家里呀!



还有心情胡思乱想的郝眉显然没把这个小小的意外放在心上。


而心有余悸的ko却做了整整一晚的噩梦。


梦里的郝眉依然顶着又软又萌的刘海,眼神却不复以往的依恋和信赖。


“糖醋排骨我已经吃腻了,”小恋人语气淡淡的:“牛排才是世界上最好吃的菜。”


梦境很真实,房间里每一个摆设都是两人精心设计的。ko沉默了一瞬,终于开口挽留:

“我…我会做西餐的。”


梦中的ko显然底气不足。ko擅长做中餐,郝眉也最喜欢吃中餐。偶尔吃牛排过过口瘾,吃完又嫌弃洋人的东西油腻腻的不健康。ko很清楚,自己的西餐一直做得不算好吃。


“我、我可以学……学得更好。”

“晚了,”郝眉侧头冷笑:“已经有别人愿意给我做牛排了。”

“……”


眼前的恋人不再回应,转身便要离开。ko被揪心的刺痛牢牢困住了脚步,用尽全力一抓,一片衣角滑出手掌消失在黑夜里。下一刻天旋地转,瞬间陷入了一阵深不见底的悲恸中。


小区门口的花坛边,小轿车侧翻在地死死压住了郝眉。小恋人双目无神倒在血泊中,暗红的血蔓延成河,瞬间吞没了夜夜与自己交颈相缠的身躯……



梦境戛然而止,ko猛地睁开眼,窗边透出微弱的光,帘间隐约可窥见天边已发白。


身边的郝眉柔声唤着“ko”,一只手覆在他冰冷汗湿的额头上轻轻摩挲着。


耳边的关切的询问模模糊糊的。ko支起上身,抬手一抹,竟是满脸泪水。


幸好!幸好…只是噩梦…


久久得不到回应的郝眉似乎明白了什么,双手掠过ko的脸捧住长满胡茬的下巴,倾身吻住颤抖不已的嘴唇,把惊魂未定的喘息和呢喃温柔地封在唇间。感觉到恋人呼吸渐渐平复,又分出一只手滑落紧绷的腰背,手指徘徊在贲张的肌肉线条上缠绵地流连。


下身紧密地贴合在一起,静谧中抚慰少了一丝原始的欲念,像是一汪暖流,缓缓淌过四肢百骸,顺着血液流动的方向汇入心房。


暖流碰撞之中水花四溅,ko的身体绷得越来越紧,晨起的渴望越发深重,却在千钧一发之际放开郝眉,托着小恋人的背轻轻放在床上。


身体缓缓下移,ko小心翼翼地捧起被牢牢固定动弹不得的腿,绵密的吻一个接一个印在坚硬的石膏上。很奇怪,石膏并无一丝缝隙,温热的呼吸和细密的亲吻似乎能穿透冰冷的护具,抚平狰狞的伤口,安抚血液中躁动的细胞。


仰躺在床上的郝眉一只完好的脚不小心触到ko精神奕奕的下身,忍不住笑了:


“不做吗?”

对方一口拒绝:“你有伤。”


“我可以在上面”

“不。”ko撑起上身凑近郝眉,张开双臂紧紧拥住对方:“抱一抱就好。”

“嗯~”



娃娃脸眉哥内里始终是个“糙汉”,才养了大半个月,腿上的石膏都还没签满兄弟们的名字,马上就要光荣卸任了。


拆掉石膏那一刻,兴致勃勃的郝眉简直要气坏了。眼前那只康复完毕的小腿久不见阳光,色号都不一样了。原本完美无瑕的皮肤上多了一条细微的疤痕。


眉哥感觉自己的审美遭到了侮辱,连声埋怨:“丑死了!”

“不丑,”眉哥的恋人心情似乎格外好,大方地给出了最真诚的赞美:

“你哪里都好看。”


郝眉马上就明白ko为什么这么高兴了。连续吃了大半月的素,今日终于开荤,比之洞房花烛夜自然略逊一筹。若是跟他乡遇故知相比,确实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尤其是小腿新长出来的皮肤,简直敏感到了极点。ko一边大力挞伐,一边握住小巧的脚踝吻在凹凸不平的伤疤上的时候,郝眉又一次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你们这些年纪大的,就是会玩儿……



一切结束的时候天边已发白,郝眉扒拉着ko黑亮的头发,硬是找到了一根白的,果断拔了下来。


“还在长呢!”郝眉又不知死活地开启了嘲讽模式:


“人生在世哪来这么多烦恼。再老下去,下回买菜我就成你儿子了!”


“没关系,”ko如今是一点都不介意:“你还年轻,就好。”


你还年轻,一定会活得比我更久。


世界很美好,希望你能多呆片刻。



天道好循环,开完嘲讽的郝眉没过几天,也长出了一根白头发。


看着ko意味深长的笑容,郝眉攥着那根白发恼羞成怒:


“万恶的资本家!眉哥加班加出白头发了!”



时间如白驹过隙,再美的面容渐渐也都染上了风霜。


娃娃脸郝眉依旧年轻水润,头上的白发却随着ko长了一根又一根,两人都很有默契地再也不拔了。


相伴的日子漫长又短暂,沉淀了时光,温柔了岁月。


ko时常感慨,生命中不知有多少人来了又往,早逝的父母,换了一个又一个的雇主,甚至是贪恋自己皮相外表的锲而不舍追求者。


只有一人始终伴在身边,直到白发苍苍。



老夫老夫也总有一些不同的生活习性。臭美的眉哥定期就要染一次头发,而ko始终没有形成这个习惯。


郝眉渐渐找到了逛菜市场的乐趣。下了班,两个人牵着手走过熟悉的店铺,店主换了一波又一波,招呼声依然很热情。


某天,落了单的郝眉正同新来的肉铺子老板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没营养的闲话,对方笑着给出了最真诚的的赞美:


“我来这儿好几天了,从来没见过这么俊的小哥,有对象了吗?”


郝眉似乎有些受宠若惊,良久才反应过来这是在夸自己呢。只好回了一个最真诚的坦白:


“谢谢夸奖,我和我爱人都快领退休金了。”


不远处传来一声熟悉的呼唤,ko手上提着一条鱼示意郝眉赶紧跟上来。那人身形依旧挺拔硬朗,五官如刀凿斧刻,虽已两鬓斑白,身上独特的魅力依然令人见之难忘。


郝眉心中不由感慨——当初亲口说过的“世上哪有这么帅的老头子”,果然只是一句胡言。


上帝啊,世上竟然真的有这么帅的老头子。


“看,”郝眉指着面前回头凝望自己的身影,得意地炫耀:


“那是我爱人。”



END

有一对夫妻,丈夫对妻子像小女儿一样百般宠溺。

他们也曾经度过许多美好的时光,尽管故事的结局不那么完美。

现实很无情,再热烈的爱恋都会在烦琐的生活中慢慢消磨,誓言谎言都随往事慢慢飘散。

就让所有不完美的故事,都在k莫这里得到一个好的结局吧。


牛仔裤说这是买内裤送的破赠品


赠小伙伴: @眉哥我最帅  @芦笙  @莫上花K  @Ming_sis  @你们找不到的苏苏  

还有那只低调地不肯爆id的老王

还有喜欢我的所有小伙伴。

愿你们一生都有像k莫这样甜的cp的陪伴。


评论(98)
热度(580)

© 裤子三石六元一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