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昊磊】限时同居65天(上)

双演员,电影《超时空同居》设定。看起来像隔代的年上cp。

演艺情节杜撰,与真人无关。

昊磊篇目汇总

——————————————

2036年。

青春仿佛因我爱你开始。

 

01

刘昊然是被六点钟的日光唤醒的。

 

四月初的麓城里里外外笼着一层白蒙蒙的水气,郊外尤其滋润,疏于打理的院子里生得恣意妄为的绿植脚底下浸的松软,空气里有种痴缠的味道。春夏交界的季节里难得有个雨过天青的时候,人体舒适度4级,不适合以一个好的心情挣脱被窝,倒也不会坏到人体机能紊乱。

 

刘昊然却没有多余的心情去体谅自己的正常反应。并非由于上了年纪——38岁作息规律、锻炼适度的男人远远没到六根清净的地步,只是成年人总有诸多烦恼,越来越浅眠,再高明的保鲜措施都束手无策。

 

按理说即便睡眠质量不比二十好几,刘昊然也很久没在睡醒时同日光打过照面了。他惺忪的眼费力投向左手边——窗帘窗户仍是紧闭的。睡眠不足使他近来一贯紧绷的精神难得松懈,来自头顶的光线便觑着空子在他脸上踏过,好似要踏平他一脸的嫌弃。

 

唔…原来是头顶。

 

他陡然睁开眼。方才抬起来抹脸的手掌往右边随手一搭时似乎碰到了什么,刘昊然脖子径直扭过一个平角,力度没控制好,肩颈脆生生的一响。

 

“喀。”

 

他顾不上疼了——头顶原本被他亲手写的密密麻麻的一堵墙空空如也,半睡半醒间抓在手里的不是十几年如一日被当作睡前读物的剧本,而是一把软而微卷的发。诡异地被反向拼在一起的两张床的中间有张稚嫩的脸,脸的主人与他不约而同扭过来…

 

对方到底年轻,骨头硬朗的不是一点半点,这么生猛的扭动下硬是一点声响都没有。可他抗惊吓的程度却同这份硬朗堪堪成反比。

 

面贴面、鼻尖碰鼻尖的距离,刘昊然躲避不及。

 

于是这个不同寻常的早晨,中气十足的惊吼如同一顿丰盛的早餐,刘昊然彻底醒转的瞬间几乎砍断红尘,一脚遁入空门。

 

他在接近失聪的当口窥见了对方床头台历上显眼的“2018”,不知怎地想起入睡前投进脑子里的最后一句台词。

 

“如果你带着属于成年人的记忆碰到了少年时的自己,他不知苦楚、不解将来…你是否愿意告诫他避开头上的落石,与脚下的荆棘…”

 

应景极了。

 

美中不足的是,踩中了时光机开关却依然是38岁的刘昊然发现自己虽坐在考场,却被抽走了试卷。

 

连答题的资格都没了。

 

 

02

年轻人的情绪来的快去的也快,来来回回打量着空荡荡的“墙”上悬浮着的一行意义不明的——“64-23:59:49”

 

“大哥,你看这…像不像定时炸弹!”少年嘴上不太吉利,表情却像开启了悬疑片副本一样激动的难以把持,“我对过手机了,虽然数字不断往回倒,但每倒一格确实是一秒钟的时间!”

 

“所以呢?”刘昊然不动声色地把整个房间打量了一遍——本该是一间卧房的空间被诡异地扩大了一倍,两间格局一模一样的房间似被打通了墙壁一般反向接在了一起。要不是刘昊然图清净买下了麓城近郊一栋独立的双层小楼,要不是“墙”上那行每刻都在往回倒的数字没有任何投影的痕迹,若是他身在市中心落脚的公寓,恐怕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夜半遭了拆迁队,醒来强行同邻居脱光了赤诚相见。

 

少年眼珠滴溜地转。刘昊然在他开口胡说八道之前替他把话都补齐了:“所以你是想说,我们被关在一个炸弹匣子里,撬开地砖就能看到红蓝两条引线,你和我争执半天终于决定好要拔掉哪条……”

 

他好整以暇地抱臂靠在窗边,目光慈爱,活像擅自乱改童话故事恐吓小孩的熊家长:“可惜运气不佳,砰!轰!…对不对,小吴磊?”

 

18岁的吴磊吓的来不及把掉在地上的眼珠子和下巴捡起来。

 

“我的乖乖,闭关几个月,外面都发生了什么!”吴小少年比刚才发现定时炸弹还要兴奋,“怎么忽然之间我都火到中年男性群体那儿去了?!”

 

少时货真价实看着吴磊的《马小跳》长大、今年才38岁就强行被“中年”的刘昊然摸摸睡了一宿没来得及打理的胡茬和的头发,看少年毛发不旺的脸上依旧水滑。

 

刘大哥忽然有点嫉妒,并不想回答。

 

 

03

“也就是说,你来自2036,我来自2018,”吴磊把两人房产证上的地址仔仔细细对了一遍,“而我为了高考闭关买的房子,跟你在2028年买的房子是同一栋?”

 

“聪明。”刘昊然应的真诚,暗自偷笑——少年你忘了你说漏嘴了么?哪里是高考闭关,分明是刚成年的孩子受不了家里全天候大事小事什么都管,借高考当借口搬出来快活一段时间罢了。

 

少年在床上激动打滚,忽然鲤鱼打挺跳起来,拉开自己那边的房门冲了出去,摔上的门险些夹破了他心爱的钢铁侠配色的裤衩。刘昊然隐约听见门外一阵下楼的声音,半分钟没到同样的响声反着往楼上靠近。

 

吴磊恹恹地推开门:“我还以为有机会穿到2036呢…”

 

刘昊然不忍心戳穿他可怜的方向感,忍着笑指指自己身后那扇房门:“那这扇…你要不要试试看?”

 

少年眼睛噌地亮了。

 

片刻后,费了吃奶的力都推不开门的吴磊惨兮兮地盯着刘昊然,活像发现自己被假童话故事骗了十几年的小孩子,敢怒不敢言。刘昊然伸手搭在门把上轻轻一拧,吴磊低头看见外面走廊与自己家里白橡木地板完全不一样的厚重的木色。

 

刘昊然先一步踏出了房间,大步走到楼梯口,发现后面静悄悄的没人跟上。

 

回头却见吴磊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半蹲在地上,撑开一条缝的那只眼紧张地盯着往房门与走廊木地板相接那条线龟速挪动的脚尖,仿佛在刀尖上艰难探路,如同在违法的边缘小心试探。

 

稳重成熟的“中年人”刘昊然奇妙地生起恶作剧的心思——他伸出一只手,把那只怯怯的脚猛地拖出了安全地带。

 

“小吴磊乖,”刘昊然摸摸他热烘烘乱糟糟的脑袋,“哥哥带你去见见2036的世面。”

 

 

04

吹牛皮遭雷劈。

 

被骗的小孩儿吴磊跟在刘昊然身后,却没立场抗议他说话不算话——与方才从自己那扇门冲出去看到的一切正常的世界不同,刘昊然的世界令任何一个来自2018、好奇心旺盛的少年羡慕到牙痒——大厅另辟出来的空间里,全息影像还原着早间新闻现场的状况;厨房一应全自动,依主人口味演算并烹制晨间第一餐;沙发与餐椅由特殊材料制成,根据体型与坐姿调整成最舒服的形状;刘昊然的仿真机械管家手上“托”着备忘录的投影,不够以假乱真,但皮肤竟是软的。

 

然而摸起来冷冰冰的,一点儿温度都没有。

 

这个世界是寂静的。全息投影定格在六点钟的第一幕,没有声音;全自动厨房仪器留在了刚启动不久的状态,没有香味;仿真管家手中的备忘录只投了一半,另一半像是被时钟上再不会跳动的数字生生地截断。一切从系统设置好的5点58分走到了6点正,万籁俱静,将他们的主人遗弃在一间与2018年莫名其妙相接的卧房里。

 

刘昊然在机械管家面前顿了顿,面无表情地穿过大厅走到玄关,只给吴磊留下一个看不出情绪的背影。打开房门,2036这一天的阳光没像18年前的清晨那样刺眼得让他失去了一个好眠。门外灰蒙蒙的,连续下了小半月的雨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或许这么说也不妥当,它确实已经“停”下来了。

 

吴磊心头一紧,连忙追了出去,踏出门口便被悬在空气中细细密密的水滴兜头迎个正着,清凉与潮湿里和着些许萧条与无奈,吴磊差不多能从刘昊然仿佛垮了几寸的肩膀里想象得到他欲哭无泪的表情——可怜的未来人,坐拥一屋子高端配备没得享受,这几多愁,恰似一群太监…

 

准高考生及时叫停,晚了——原句是什么来着?

 

刘昊然在这停的不情不愿的梅雨里打了个响亮的喷嚏,惹得吴磊更加不忍。少年犹豫再三,动手将刘昊然的肩扳过来,一肚子的安慰来不及倒,只听见刘昊然猝不及防咧开嘴。

 

“Yes!”

 

吴磊嚼在嘴里的安慰生生吞了回去。

 

这人怕不是伤心过头了吧。

 

刘昊然抬手抹了把脸,乐的坦坦荡荡:“通告拜拜,无限长假我来了!”

 

 

05

对于任何一个再也做不到通宵达旦第二天依旧生猛的成年人来说,青春是匹多年前就脱了缰的野马,当你终于开始在意它的行踪时,才后知后觉手里握着空荡荡的缰绳,这匹马再也不会回家。

 

刘昊然当然不止一次在脑子里写过“如果重返二十岁…”的命题式小学生作文。他会在难得的假期放下手里的工作,找回之后十几年再没见过面的小学好友;他会回家多呆几天,撒着娇让那时还年轻的妈妈变着法给他做好吃的,陪着仍在世的姥姥多说几句话;他会去央戏对面那家水煮鱼多吃几顿,吃一份给室友们打包一份,叫他们每人替自己打扫一天,不答应不给吃。

 

如果时空在扭曲中制造了美好的错误,兴许还能遇到二十岁的自己。他会告诉他,表演系一年级有个暗恋你的学弟,请用最体贴的方式对待出现在生命中的所有人。

 

然而没有如果,至少在38岁的今天以前。刘昊然所以为的有缘相见的故人、永远不老的长辈、一定不散的兄弟,只能在日后每个通告与通告的间隙里,充当着比他亲身演绎过的每个剧本更真实、更无奈的情节——年轻的他不够周全,于是当学弟借着酒鼓足了勇气吐露心声…只是一点点隐晦的仰慕,已经足够让他措手不及,本该在多年后也能谈天说笑的旧友之间再没说过一句话。

 

刘昊然脸上交替的怀念和遗憾吴磊自然没读懂,可少年眼下火烧眉毛般的表情,刘昊然倒是看的一清二楚。

 

“那个…”背起包打算来一场时光之旅的刘昊然礼貌地指一指对面那扇门,“小吴磊方便话,能帮哥哥开一下门吗?”

 

吴磊盘起腿坐在地上,刚好挡在刘昊然和时光机中间,仿佛被即将出远门的大人扔在家里的留守儿童,赌着气敷衍道:“不方便,不高兴,不会开。”

 

距离少年时代已有一个银河系远的单身男子刘昊然,现下显然没多少对付孩子闹脾气的经验,只好哭笑不得:“那小吴磊的门怎样才会开呢?”

 

少年好不容易等来这句话,飞快抓过床边的书包翻过来,东西哗啦啦掉了一地。他在地上左右一抹,高中数理化习题册一字排开,为首的那本配方熟悉的《五三数学》标题底下的题字尤其醒目——

 

“天书”。

 

刘昊然内心并脚上一沉,少年死死抱住了他的大腿。

 

“我的家庭老师明早八点准时杀到,”准高考生吴磊哭唧唧,“哥哥救我!”

 

……

 

刘昊然做梦都没想到,哪怕时光机非常仁慈地让他的“假期”掉落在高考之后,放假的第一天竟还是刷题。他被迫陪着艺考成绩第一、然而数理化着实勉勉强强的准考生,从日中刷到日落,从晴天刷到雨天,把丢了将近二十年的公式一道一道捡回来。两人挑灯苦读一天一宿,直到这场细雨彻底歇停才囫囵睡了个觉。当早上六点的阳光再次划开了他浅眠的梦境,刘昊然看看虚空的墙上悬浮着的“64”跳至“63”,有气无力地想——

 

去他*的,什么无限长假。

 

分明是夺命假期……

 

 

06

年轻孩子似乎总有用不完的精力和好奇心。通宵达旦肝完作业,睡不到三小时的吴磊八点钟起来下楼上课,回来也不补觉,在刘昊然房间里到处溜达,左看右看。礼貌教养拘着,自然不会到处乱翻,实在收不住好奇心,就用手指头碰一碰权当过把瘾。

 

他一双眼把刘昊然珍藏多年的老模型“摸”了个遍,一直摸到搁在床头的核桃大的“智能手机”;刘昊然从质量不怎样的补眠当中醒来时,少年正眼巴巴望着他搁在夹层架上的全套纸质版柯南,口水滴答淌了一地。

 

“不是什么贵重东西,想看就看吧。”

 

“不不不,”吴磊拼命摇头:“追连载作弊是要遭天谴的!”

 

一把年纪的刘昊然被这等高尚的漫迷情操感动到了。可他脚刚沾到地,对方立马反悔了:“虽然不能亲眼看,好哥哥,能不能告诉我乌鸦军团最后…”

 

刘昊然气笑了——敢情你个小毛孩子不怕我倒霉,换着花样作弊来了。吴磊不甘心,小尾巴似的缀在刘昊然身后追问“无限战争之后的钢铁侠咋样了”,绕着床追了一圈,一直跟到洗手间。刘昊然把他拎出门外,温柔地果断地拒绝了他。

 

“嘘,剧透是要遭天谴的。”

 

 

07

打定主意不肯剧透的刘昊然像只铁桶,对面那扇门连通的世界又是出默片,手机拎到对面也连不上WiFi,更搜不到结局。吴磊无从扒起,于是开始动手扒刘昊然本人。

 

吴小少年笑的贼甜:“昊然哥毕业这么多年,等差数列和三次函数信手拈来,厉害!哥哥是哪里毕业的高材生?又是哪一行的高手?”

 

“演员,”碍于房里有个人,刘昊然没穿浴袍,把外出的衣服严严实实裹在身上,一边擦头发一边答的诚实又谦虚,“央戏毕业,本专业混口饭吃。”

 

“同行呀!”吴磊激动地往他床边一撑,热情地凑过来,想到对方碰面就知道自己姓甚名谁,而自己还是趁着人家睡着的时候从对方智能手机终端看到的名字,顿时有点儿尴尬,“抱歉…那个,我可能记性不太好,没第一时间认出来你是谁。2018年之后我们合作过?”

 

刘昊然想起许多年前的某个影视典礼,十七岁的他坐在席上和同剧组演员说笑,一抬头,眼里掉进个身量修长、稚气未脱的少年,眉飞色舞地为前辈颁完奖,鞠躬90度从容走下台。情景剧《马小跳》的主角不知不觉长大了,俨然当晚最青春鲜活的一笔。

 

当晚的新星奖落在了刘昊然身上——鼓励聊胜于无,刘昊然也没有多在意,回家点开了某种意义上陪过他成长的吴磊参演的大热连续剧《琅琊榜》第一集。

 

之后忙碌的学业和通告里挤着时间把剧断断续续地看完,演技精湛的前辈们和比自己小两岁的少年身上的化学反应隐隐激起了刘昊然的好胜心。兴许缘分使然,不久之后他有幸得到试镜机会,顺利加入续集,短短半年,体验过一场悲喜交加、跌宕起伏的人生。

 

这段经历成了他年少时最厚重,也最凝重的色彩。哪怕后来各种早已脱离鼓励性质、货真价实的演员奖加身,少年将军的角色依然不可替代。可惜在这以后的许多年,不知为何荧屏上陪过他一段童年的吴磊与他之间,始终隔着台上与台下、首作与续作的距离。

 

好似有缘无分。

 

刘昊然在回想中随口回了句“没有”,结果本就有点不好意思的吴磊更尴尬了,方才自来熟地搭在刘昊然身上的爪子悄悄撤了回来。少年犹犹豫豫地问:“哥哥是那种跑…就是、那个、在很多剧组都有作品的资深演员?”

 

刘昊然从来没见过有人把“跑龙套”三个字描述的这么别致,好笑之余忽然想到——吴磊已经18岁了,按理不可能没听说过自己参演过的电视剧的续集主演是谁——顿时笑不出来了。他急匆匆打开自己的智能终端,有电源没信号,只好求助吴磊搁在书桌上的2018年“老古董”。

 

幸亏还记得等差数列和三次函数的刘昊然,也没忘记怎么使用机械键盘。

 

刘昊然这么多年来第一次自恋地在网上搜自己的名字——统统不是他本人;他犹豫再三,在搜索栏输入“琅琊榜”,度娘敬业地把当年的前辈们与吴磊的海报,以及续集主演的海报一一陈列在他面前,连logo的设计都同记忆中的没有差别,只是…

 

海报上角色旁的名字并不是刘昊然,少年将军倔强的脸也不属于刘昊然。

 

那人气质与自己十分相近,长相全然不同。天生内双眼皮、从来没动过别的心思的刘昊然震惊之余竟还有心思去想——这招摇的双眼皮长在他脸上真不合适,太过多情了…

 

“这不六元么?”吴磊冷不丁从刘昊然背后探出头来,“这我合作过好几次综艺的哥们儿,最近在剧组闭关拍戏,要不然昊然哥想见的话我还是能…诶?!”

 

少年发现新大陆似的忽然在刘昊然鼻子上摸一把,视线在屏幕上的刘源和眼前活生生的未来人之间来回切换,乍然一惊:“你这…跟六元神似啊!六元老了该不会就长这样儿吧?”

 

“……”

 

“该、该不会你、你就是六元他本人…”

 

发现自己莫名消失在2018年,刘昊然心里滔天的愁被吴磊轻易搅的乱七八糟,叹口气截住他的胡思乱想:“我不是。”

 

“真不是?”

 

刘昊然心想这小孩到底是欠了债还是落了把柄在哥们手上,再次否认:“真不是。”

 

小屁孩一惊一乍,将信将疑:“那哥哥到底为什么对咱年轻人这么感兴趣呀…”

 

刘昊然近日第二次被“年轻”二字砸了头,咬牙微笑:“不为什么,来自跑龙套的嫉妒。”

 

 

08

无限长假的第二天,刘昊然不仅糟心地发现这个长假一点儿都不无限——除非墙上那行数字跳停——且2018年的刘昊然,身份连同经历、住所、甚至很可能是至亲对他的认知,都被另一个人完全取代。

 

困在这座没有退路的房间里,很容易对自己的存在产生怀疑。刘源是刘昊然在另一个时空的折射,抑或刘昊然才是刘源的一个影子?若是后者,他所以为的2036年真的存在过吗?

 

刘昊然夹在静止的2036和一个与他无关的2018之间,哪怕过去的时空在诱人地流动着,刘昊然却提不起去看一眼的勇气——他不知道若是吴磊为他打开了那扇房门,“刘昊然”会不会只是一缕看不见摸不着的幽魂。而当墙上的倒计时归零,这缕幽魂又会不会乍然遇烈日,灰飞烟灭。

 

那吴磊呢?

 

哪怕眼前的吴磊与他知道的一般无二,可他真的是刘昊然认识的那一个吗?

 

这几天面对吴磊变着花样的八卦,刘昊然实话说过,胡话也编过,到底是怎么来到这儿的,刘昊然只道自己也一头雾水。

 

他没有说实话。刘昊然很清楚他的2036年,时间停滞之前发生过什么——

 

演员刘昊然成名早,《琅琊榜》续集与《唐人街》系列之后资源并名气稳步上坡,作品好绯闻少,放在圈里也是个努力、好命又让人省心的人物。而所有的不省心,却都集中在了他不再年轻气盛的30岁之后。那时他自觉在荧幕上已尝试过大多想要尝试的角色,手头上的剧本索然无味,于是剧本一扔,投入了系列舞台剧。角色千奇百怪,刘昊然甚至出演过一只通篇没有台词,只有肢体语言的狮王。

 

狮王是个同性恋。

 

敏感时期的敏感角色差点把经纪人愁的一夜白头。幸亏老天高抬贵手,不久之后同性相关法案进入起草阶段,在小范围内激起一场风波的刘昊然以英勇的姿态全身而退。

 

舞台剧阶段过后,刘昊然接拍的电影渐渐脱离了商业题材,得奖不断却也争议不断。就在刚过完38岁的新年,新电影预告首发,骤然将他推至风口浪尖——刘昊然饰演的脑瘫患者在2036年受益于人工智能芯片的植入,获得了与同龄人匹配的智力和行动力,他像每一个普通人一样过了十年平凡的生活,直到2046年,这名植入者在与不断更新换代、意图控制母体的芯片的斗争之中,从九层高楼一跃而下。

 

当下又是一个让劝不住刘昊然的经纪人头疼的敏感时期。外置型的人工智能已经不能满足人们的需求,人工智能技术的三大巨头正联手推动内置型人工智能芯片植入的法案,巨大的利润和前景在面前招手,到处都是标榜“残障人士福音”“科技改变未来”的宣传语。

 

刘昊然只身一人死死钉在这片洪流里,如同一个居心不良的反科技分子。

 

支持的声音几不可闻,恶意在看不见的地方迅速滋生。集团利润面前人命就是草芥,一个定时炸弹被神不知鬼不觉安在了刘昊然郊外落脚处的卧房内。

 

这出戏的落幕时间——清晨6点,正是一个美梦刚刚结束的时刻。

 

刘昊然不知自己是幸运还是不幸,总之那天早上他罕见地急性肠胃炎发作,主卧洗手间水龙头又罕见地供压不足。他捂着肚子从二楼的房间冲进一楼离卧房最远的洗手间,门刚关好,一声轰响把他炸进了浴缸,刚好抵住了整块掉下来的天花板。

 

刘昊然当然知道他醒来之后不会很好过。

 

房子炸的人都快聋了,他像热狗里那条香肠一样夹在一堆建筑废料里。哪怕当时经纪人知道他犯病并且正在赶过来的路上,哪怕他第一时间报警把人挖出来,刘昊然也不知道自己断的是手还是脚。

 

可刘昊然也从来没想过自己有可能醒不过来。

 

他恍恍惚惚地由着吴磊在耳边絮絮叨叨——这孩子见刘昊然心情不佳,好歹忍了小半天没去打扰他,可作业做完了闲的发慌,想出去溜达一下,又不忍心丢下饭都没心情吃的刘昊然一个人,索性不忍了,卯足了劲逗他。

 

“昊然哥,好哥哥,麓城新中心到底划在哪儿,就透露一丁点儿,我俩赶紧的趁着市政规划投几个钱。等你回去,一夜暴富啊哥!”

 

刘昊然伸手把他可爱的脸摁进了被子里。

 

哥哥我快长眠了。

 

小吴磊想两个人暴富,还是一个人暴富啊?

 

TBC

 

青春仿佛因我爱你开始。——杨千嬅《小城大事》

 

除了《超时空同居》预告里不同年代的两人睡醒在连在一起的房间和连在一起的床上的设定,别的都是我瞎编的。

应该、大概能赶得及在电影上映之前写完吧,大概会开个小板车吧…(仿佛在立flag)

刘昊然帮着宣传电影,模仿雷佳音吹草纸的这个视频(链接)不知道大家看见过没,弟弟皮起来是真的皮~

其实我设想的38岁的刘昊然也没有一个非常具体的样子,大概是那种眼角长了皱纹还电力十足的男人吧。


评论(26)
热度(126)

© 裤子三石六元一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