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枫风】【昊磊昊】老师,弯的否?

刑警学院侦查系学生秦风X 警体部助教胡亦枫

谈一场幼稚的校园恋爱,梗出自下图,链接


再次祭出我心爱的小凤



——————————————

 

秦风曾有短暂的几秒钟,深刻地怀疑自己是个假的小基佬。

 

不然怎会在好不容易亲到了自己想了足足两年的对象之后,竟然有点后悔?

 

当时一手造成了这场乌龙的刘源同学还不知道秦风色胆包天到强吻胡亦枫,若是知道了,必定拍案而起,暴喝一声——

 

“呸,你这是后悔强吻的时候手不够快,没把口罩摘下来!”

 

 

以笔试第一、面试吊车尾的成绩被刷走了又被破格录取回来的秦风,入学时曾是系里重点围观对象。无他,在面试里拿到零分的不是一般人,侦查系出奇才,教授们身经百战,什么样的苗子才值得大惊小怪?

 

可秦风这人真没什么特别。围观群众可以作证。

 

两只眼一张嘴,一张嘴还结巴。期考成绩普普通通,体能测试勉勉强强,唯一优点,恐怕只有那张脸长得清秀了些,每次被人堵得说不出话来的时候,哪怕身高一八五,也忍不住让人心生…怜爱。

 

前提是除了舍友刘源,没人知道刑警学院秦风,就是叱咤Crimemaster风云榜的“秦风”。

 

世间同名者千千万,天才藏拙,不露破绽。

 

 

不露破绽不代表没有破绽。天才秦风一时意气用事应了刘源的赌,花了三天时间,就是没把“黑化肥发灰会挥发,灰化肥挥发会发黑”说完整。

 

赌约——众目睽睽之下,秦风扮一次女装。

 

秦风同学苦苦哀求,最终以打饭半年为代价,在刘源那儿讨了个口罩,连同护士装一块儿,配成了一套。

 

为何偏偏是护士装呢?

 

因为刘源受人所托,要找个长得清秀些的同警体部胡亦枫搭档,到医学院护理系同台做一场“护理人员安全教育和防身演练”。

 

刘源没找着人。警体部助教胡亦枫,元武道黑带九段,入学笔试垫底,因成功协助警方营救人质而被破格录取。相传这位助教是个笑面虎,平时温柔又多情,一旦开始体训翻脸不认人,女的能摔成男的,男的能摔成畜生。哪怕这次演练里胡老师是挨打的歹徒,一不留神歹徒变暴徒,谁又说得准呢?

 

白长了一双勾魂的眼和一张风流的嘴,烂桃花都不敢近胡亦枫的身。

 

想来想去,长得清秀、输了赌约、皮糙肉厚又心怀“鬼胎”的秦风,简直是女主的不二人选!

 

刘源从秦风纯黑的长发打量到XXXL护士服下“窈窕”的身段,极力忍住笑:“哎老秦。”

 

秦风目光嗖嗖的像刀子:“说。”

 

“给你取个艺名好出道呀!‘小凤’咋样?”

 

“……”老秦一点儿都不想出道。

 

他只想把整套“护理人员安全教育和防身演练”往刘源身上招呼个够。

 

这股怨气太冲,以至于假护士“小凤”在真护士的围观之下,开始同身后持刀意图劫持自己的“歹徒”打“招呼”的时候下手重了些,高跟鞋结结实实踢中了“歹徒”的裆部,一点儿不带偏的。

 

他听见一道熟悉的声线发出短促的惨叫。

 

怕是众目睽睽太过丢脸,惨叫又被对方咬着舌头吞了下去。

 

杀千刀的刘源,竟然一字不提“持刀歹徒”就是胡亦枫!

 

 

秦风早慧。当精力旺盛的青春期男孩还在用欺负来引起心爱女孩的注意时,少年秦风就给自己的另一半准备了侧写。细节不多,关键不变——强大而能轻松闯入自己思维世界的…男性。

 

性向异于他人和语言能力缺失或许是天才的降生需要付出的代价,在秦风眼里,天才与天才,才值得比肩。

 

事实证明如果侧写百分之百准确,世上不会有棘手的案子悬而未决。胡亦枫就是他最棘手、又难以鼓起勇气去裁决的一桩悬案。

 

秦风不认为胡亦枫能记住自己。

 

不同于专业课的藏拙,体训课的秦风是绝不掺水分的资质平平,理所当然地也是被胡亦枫摔成“畜生”、擦着合格线勉强过关的众多可怜男同学之一。胡老师手下败将如云,秦风不过海拔高了些,加之从未有开口攀谈的机会,以“结巴”这一特长给对方留下深刻印象自然行不通。

 

更何况以前的秦风压根没想过要同对方产生交集。四肢发达的胡老师,你跟他说Ellery Queen,他十有八九回你“埃什么?什么因?”,你跟他说这是两个人,他可能还得问一句“两个人加起来,有我能打么?”

 

直到秦风偶然撞见胡亦枫无视纪律翻了警院的栅栏,偷偷摸摸地给隔壁高中的一个小胖子支招。

 

秦风认得他——高中学弟,在他作为优秀学生回校为警院做宣传时鼓起勇气问他:“如果强者掌控了规则,弱者能否以暴制暴?”

 

全场哗然中夹着几声哄笑。秦风给出了官方而妥当的回答,身为结巴不好当众解释什么,秦风也不想解释。

 

撞见胡亦枫的那一晚的秦风难得有了好奇心,不知是对问出这个问题的师弟,还是对惩戒学生毫不手软又亲自犯戒的胡老师。当时仅凭一句话对小胖子的猜测得到了证实——长相平平、成绩优异,长期遭受霸凌和排挤。他用全力跟上胡亦枫体训的节奏,他的欲望比希望更不加遮掩。

 

“被伤害只是因为不够强大。当我足够强大,就能成为伤害他们的人。”

 

秦风眼见一直手下留情的胡亦枫动手掀翻了口出狂言的少年。他说:

 

“当你足够强大,你能成为保护他们的人。因为以伤害别人为乐的,都是内心软弱的可怜虫。”

 

让身经百战的教授们都感觉到不安的秦风,忽然记起自己不愿回答师弟问题的原因。

 

他打心底认同师弟的每一个字。

 

他认定的正义从来是自己的正义。在规则不能触及的领域,他想成为规则。以聪明压制规则而取得正义,何尝不是师弟口中的“以暴制暴”?

 

这样的秦风却莫名其妙地栽在了胡亦枫身上。

 

他是假猎犬、真豺狼,昼伏夜出,择人而噬。

 

而他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秦风耳边无限回放着胡亦枫那声惨叫,好不容易熬到演练结束,等不及换装,急急忙忙把胡亦枫截在更衣室门口。

 

按照思维异于常人的老秦原本的想法,不干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哪里配得上特立独行的胡老师。可今天事发突然,总得问清楚胡亦枫挨了一脚…有没有什么大碍呀!

 

秦风一米八五的个子往前一戳,加之方才惨痛的经历,吓得已经没什么大碍的胡老师心理性疼痛,那只忍不住挡往下身又尽力保持自然地抽走的手看得秦风相当愧疚。气氛尴尬,秦风来不及开口道歉,胡老师一张风流的嘴捷足先登:

 

“真没事儿,你功夫不到家,伤不到我!妹…”胡亦枫抬头打量秦风比自己还伟岸一丢丢的身形,一句“妹子”实在难出口,“…同学要是实在愧疚,亲我一口如何?”

 

完了还抬手在自己嘴角点一点。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胡老师的笑迷人眼,的确“心怀鬼胎”的秦风同学理智罢工,低头压住对方上扬的嘴角。

 

隔着簇新的医用口罩,和胡亦枫来不及抽回的指头。

 

理智回笼太快,别人的地盘更不是为所欲为的好地方。没等到“十二点”的钟声敲响,一米八五的“灰姑娘”终于发现自己干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捂住脸慌忙逃窜。

 

“她”群摆飞扬,“水晶鞋”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

 

 

当晚食堂对面人流量最大的路口上,身兼表白墙功能的公告栏上出现了一封特别的书信——

 

“亲爱的胡■■,今日初见,略有误会,不欢而散。匆忙中遗失的物件极其重要,若能原谅我的冒犯,明日同一时间地点归还,重重酬谢,不见不散。”

 

八卦群众脑洞大开——姓氏后被涂黑,力透纸背,表明双方身份连称谓都见不得人,秘密、禁断、地下情!初次见面就产生误会,暗恋、苦恋、多角恋!匆忙中又遗失又冒犯,天雷、地火、不可说!遗失的物件请求归还,那是表白者一颗赤诚又亟待回应的心啊!

 

路过的刘源撇撇嘴。

 

呸,丢的是我充了半年饭钱,打算奴役秦风那小子的饭卡!

 

能不重要吗?!

 

 

仗着自己不戴口罩都可能泄露不了、戴了口罩更无所畏惧的身份,大着胆子约胡亦枫要回刘源饭卡的秦风,做梦都没想到一封只有对方能看懂的邀约都能收到公开回复——

 

“昨天强吻我的妹子,今天同一时间地点让我吻回去,不然饭卡里的钱都归我了。”

 

吃瓜群众开启破案模式,意图组队围观强吻归还现场。

 

吃完早饭路过的秦风和刘源双双卸了下巴,目瞪口呆。

 

 

然而不说别人,就连早已掌握一手消息的刘源也没有得到围观这场把刑警学院闹得沸沸扬扬的隔空表白得以修成正果的机会。

 

离约定时间还有半小时,下了专业课的秦风急匆匆赶往荒废的教学楼换上昨天的装备,一边警惕地张望,一边掏出口罩作最后的武装。

 

抢完就跑呗,逃进女厕所,他敢追?

 

计划还未实施,一只手从男厕门口斜插过来,掀了秦风保命的口罩,秦风刹不住脚,迎头撞上了对方的脑门。

 

睁眼一看,胡亦枫好似练了铁头功,笑容纹丝不动,眼里桃花开到荼蘼酿成了酒,醺得秦风忘了自己身在哪里、去往何处。

 

他仿佛闻到了越来越浓郁的酒香,在越来越狂躁的心跳中,不再隔着医用口罩和轻佻的指头,切切实实尝到了胡老师的嘴唇,和比桃花眼更勾人的舌头。

 

一吻完毕,胡亦枫舔舔嘴角:“有来有往,Wonderful!”

 

“老师…”秦风感觉自己被烧坏了脑子,“弯、弯的否?”

 

“想知道?”胡亦枫抬手点点嘴角。

 

“?!”

 

“来,换你主动。”

 

END


谁能拒绝这样的胡老师饱含深情的过肩摔呢?

胡亦枫一早认出了秦风。

原因?长得好看呗~

一直觉得秦风是切开黑,也一直觉得人会喜欢上和自己想象中截然不同的人。拥有自己身上缺失的那一块拼图的人,是有致命吸引力的唷。 


评论(22)
热度(187)

© 裤子三石六元一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