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枫】【昊磊】情陷美利坚

清纯小护士小凤(秦风)vs不羁二师兄胡亦枫。

在【凤枫】【风枫】之间摇摆了很久来着,名恶搞文也恶搞,女装大佬预警。

Background:秦风一行人假扮女护士潜入医院寻找连环凶杀案第三名死者的资料,被尾随到医院的陆国富手下小弟围堵。

祭出我心爱的小凤:


————————————————

 

胡亦枫在手不听使唤,一把摸到了小护士裙底下相当了不得的东西之前,一度感觉这趟纽约之行艳福不浅来着。

 

对方暴怒的脸开始模糊,胡亦枫花光最后一点力气反手撑住地面,彻底晕过去的前一秒精准地把脸埋在了对方“丰满”的前胸。

 

硬邦邦的,不知道哪里偷来的劣质bra。

 

或许是直男的尊严让“她”坚持不肯像某个很可能也是假货的拉丁中年女护士一样以浓烈得近乎放荡的香水掩盖身上的体味——而事实证明没有必要——“她”身上的味道天生好闻,细细品来,像是20岁时乳臭未干的自己,敞开的领口散发出少年剧烈运动后阳光四溢的汗味,还有来自灵魂深处清纯到危机四伏的气息。

 

天知道纯情青年胡亦枫是怎样突破麻醉药物的阻碍,一下子嗅到了冒牌小护士灵魂深处清新的气味的。

 

Emmmmm…想来想去,还是艳福不浅。

 

 

这件事说来羞耻。

 

倒霉催的松柏道馆二师兄胡亦枫,在自己地盘从来都是横着走的角色,休假旅游的第一晚,酒店的床都没睡暖就睡进了医院。

 

情感经验比之武学或者睡学经验都要单薄太多的大龄青少年胡亦枫,只身一人误入纽约著名g吧。亚洲人、黑眼珠、俏生生白嫩嫩的模样,有如投在舞池里的一片新鲜烤吐司,鱼虾蟹争先恐后往上贴,人人都想率先叼那第一口。

 

胡亦枫哪见过这阵仗,人没回过神来,脚比眼睛动得快,一着扫堂腿放倒迎面冲来的第一批,结果不慎把正扯开脱衣舞台幕布的waiter一并撂倒,头顶上硕大的灯把一群争先恐后的急色鬼的脑袋砸了个争相竞放。

 

新鲜滚烫的年终奖毫无疑问全进了医院。负债累累的人哪敢睡星级酒店,直接赖在了星级医院……的走廊。

 

 

这桩丑闻当然不能讲给范晓萤听,分分钟一传十十传百,足够整个松柏道馆笑到猪年除夕。当然也不能告诉若白,分分钟被念叨到鼠年元宵。

 

无非是把整个纽约煮得沸沸扬扬的连环杀手。听说人都死第二个了,警方才正式以连环凶杀立案。受害者之一是华人,以华人在新年通常都不愿意去触霉头的习惯来看,胡亦枫这样在纽约到处溜达,还胆敢计划露宿街头的人,不是缺心眼儿,就是特别缺心眼儿。

 

胡亦枫可不是这么想的。

 

好歹松柏道馆二号种子选手,见过大世面的男人,胡二不说以一敌百,撂倒四五个成年壮男也就几回合的事儿,区区单独作案的连环杀手,碰上了……不知赏金几多?

 

反正总比年终奖多吧!

 

 

摸到赏金前,胡亦枫惊喜地迎来了人生中不可能是唯一一次,但必定是最重口味的一次艳遇——

 

转角处踩着猫步的三人呈“凹”字走位缓缓接近,星级医院宽敞的走廊几乎装不下这样惨烈的风骚。为首的美艳护士长和右侧冷艳护士扭得比之T台更像身在夜场,而走在左侧的高挑小护士身上浑然天成的扭扭捏捏羞羞答答,让见过大世面的胡二完全挪不开视线,残酷的对比之下简直美得过分。

 

一股妖风撩起了纯黑的发梢,小护士眼角微微一挑。

 

胡亦枫心跳漏了一拍。

 

又一股妖风掀起了纯白的裙摆,小护士伸手轻轻一按。

 

胡亦枫血液开始倒流。

 

活了二十五年的胡亦枫第一次越过自己纯洁的外表挖出了禽兽的本质——

 

越清纯,越狂躁。

 

 

佳人冇约,命运有约。

 

胡亦枫半夜起来解手碰到鬼鬼祟祟的小护士,还以为自己在梦游。对方从某间医师办公室探出头来,贴着门框麻利地钻出来,一边张望一边紧张地逃跑。小护士做贼一道上显然还是个生手,高跟鞋都没脱,迎头撞上胡亦枫的时候毛都惊炸了,抬腿撞裤裆,举掌下手刀。

 

元武道高手胡亦枫没来得及感叹一句“不自量力”,不远处走廊拐角一群黑西服乌压压涌过来,油光锃亮的脑袋照亮了夜里黑漆漆的走廊。

 

这些人大半夜都不睡觉是不是!

 

扰人幽会!也不怕遭雷劈!

 

胡亦枫伸腿欲扫,小护士眼明手快截住他一条腿,趁其不备握住他手腕钉在墙上,仗着高跟鞋的威压将他挤成了汉堡里的沙拉,一手捏住他半边脸,低头堵住了胡二吵吵嚷嚷的嘴巴。

 

虎牙兔牙磕在一块儿,落在他人眼里天雷勾地火,彗星撞地球——身高直冲一米九的白衣天使一手扼住某个倒霉蛋的脖子,衣衫凌乱、激烈厮磨、唇舌交锋,吻得情难自禁。

 

落在最后的黑衣小弟忍不住朝夜半激情幽会的“男女”吹了一声口哨。

 

分开时三分之二的口红都沾在胡亦枫两颗大门牙上,笑起来似血盆大口,画面相当儿童不宜。他在头疼、牙疼、鼻子疼之中正式交代了自己的初吻,不太纯洁的火花在脑子里噼里啪啦,属于元武道高手的尊严全线崩溃,爽得几近圆满。

 

“小姐姐…”胡亦枫意犹未尽,“给我领子上也来一个吧?省得整个松柏道馆都说我是纸老虎,把妹方面光打雷不下雨。”

 

“你、你特么…”小护士抬手抹掉剩下三分之一的口红,看起来并不乐意回想前一秒发生了什么,连带着口吃的毛病都严重了许多。

 

“小姐姐~连环杀手?通缉犯?”

 

“…没、没毛、毛病吧你!”磕磕绊绊,下半句总算讲完。

 

胡亦枫叽里呱啦:“间谍?情妇?”

 

似乎终于认清在打嘴炮方面自己天生比不上油腔滑调的胡二,对方干脆闭嘴,伸手插兜,掏出一支强力麻醉。

 

胡亦枫惊惶抱胸:“无痛扎针没兴趣、不了解,谢谢。”

 

说时迟那时快,方才占据C位的妖艳中年女护士在黑衣小弟的穷追猛打下恰巧闯进来,一头撞在清纯小护士身上,就着叠罗汉的姿势,成功把麻醉针扎进了胡亦枫哆嗦的大腿。

 

唐仁鬼哭狼嚎:“老秦救我!”

 

秦风低头瞄一眼胡亦枫牢牢巴住自己裆部的那只手……

 

奎因救我!

 

 

唐人街神探整一锅端,无辜路人惨遭连累。

 

高手胡亦枫一身绝学,奈何色字头上一把刀,关键时候昏昏沉沉不省人事。等麻醉劲儿彻底过去,牢饭都凉了。

 

唐仁倒不介意这碗饭几分生熟、有没有毒,吃得很是宽心。胡亦枫视线越过吃一口应一句的唐仁,只见心心念念的人脱掉纯情的黑长直露出清爽短发,蹙着眉站在一片空白的墙边,嘴里难得流畅地念叨着什么“纽约祭坛”“修炼成仙”,一双手把牢房当成平板比划来比划去,活像白日里中了邪。

 

“嘿醒了,还以为这小子要睡到明年咧!”

 

“谁啊你!”胡亦枫被妆掉了一半的唐仁吓了个好歹,眼睛辣的发疼,“欠高利贷啊你!?”

 

唐仁不服:“你怎么不说小凤欠的高利贷?”

 

 “再、再叫小凤,我、…”

 

“Nonono,”胡亦枫手指点住上挑的唇角,一双桃花眼精准锁定心上人,“小凤欠的不是高利贷。”

 

秦风右眼皮突突直跳。

 

“是情债。”

 

 

距秦风预计的下一桩案发时间不到半日,秦唐二人急的嘴上冒泡。送水的小弟是个生面孔,眼神有够糟糕,看似不小心瞄见唐仁大敞的衣领露出半边艳红色的内衣,霎时面红耳赤。

 

秦风见有戏,大力扒开唐仁的衣襟往门边一推,自己上阵提供语音支持。可偏偏语言系统跟不上色诱计划,开场白来得磕磕巴巴。

 

“小哥哥,扎、扎一针?保证无、无痛…唷~”

 

开启“小凤”模式的秦风抛了个勉强合格的媚眼,还嫌余韵不够悠长,及时加送一道兰花指。

 

“挡住我了,”送水小弟视线径直穿过搔首弄姿的唐仁和撒娇的秦风直击角落里的胡亦枫,面露痴态,“借过,谢谢。” 

 

胡二左右眼皮一块儿突突直跳,拢住衣襟往墙角缩了又缩。

 

 

“为了大家,牺牲一下也不会洗的啦!”——来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唐仁

 

“放屁!”——来自威武不能屈的胡亦枫

 

“牺牲你还是牺牲小凤,你选一个啦!”

 

“再叫、叫小凤,我打、打……”——来自恼羞成怒的秦小凤

 

“别怕,有我。”

 

胡二回头看看小凤,选择英勇就义,动动手指头,色眯眯的送水小弟乖乖上钩。秦唐二人眼睁睁看着他一只手探出铁栏拽住对方的领子扯向大门,膝盖撞裤裆举掌劈手刀,小弟翻个白眼,落地前被利落地顺走了兜里的钥匙。

 

“……”

 

刚有那么一丁点感动的秦风彻底不敢动了,心虚地捂住前裆和后脑。

 

刚才走廊里发生过什么来着?

 

想不起来了…唷~

 

 

人命关天,秦风十万火急。

 

胡亦枫可怜巴巴地抓住秦风一片洁白的裙角:“色相卖了,初吻没了,小j…哥哥也不对人家负责…”

 

“负责?”秦风捏住露宿街头的胡亦枫冒出胡茬的下巴用力抬起,眯着眼笑得意味深长—— 


“CrimeMaster 全榜第二秦风,私我,免费在、线、扎、针。” 

 

 

END

 大概是胡二被小凤压在墙上强吻的样子?


恶搞产物,不要当真

今天刷微博看到有个博主设想了一个美好的画面:


萌得满地打滚!


评论(27)
热度(328)

© 裤子三石六元一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