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莫】Cute Aggression

小短篇,祝我在k莫第一个和第二个面(shui)基(jiao)的小姐姐 @莫上花K  @一直漂流  生日快乐!

愿你们新的一岁天天时时分分秒秒都开心得像我们的合照上的样子

牛仔裤坑总汇

————————————————

ko以工作为理由进肖奈的办公室第三次了,反常得连肖奈都忍不住开八卦。主角却始终欲言又止的样子,就一句话,来来去去都说不出口。


第四次进门的时候,肖奈把他带来的文件夹拍在桌子上,抱胸盯着他:“有事拜托不妨说,是不是郝眉又搞了什么幺蛾子摆不平?”


ko心说这次搞幺蛾子的可不是郝眉,顺便又把自己臭骂一通才开口请求:“你有没有认识的心理医生,”顿了顿,越说越不好意思,“私密性高一点的…”


肖奈笑得活脱脱一只修炼千年的狐狸精,把他吞进肚子的下半句话轻易挖了出来:“最好私密到连郝眉都不知道?”


这就是答应帮忙了。可ko面对肖奈的打趣,只想落荒而逃。


这病说大也大,说小也小。ko这种有故事的男人很难得地逃过了童年阴影和自闭倾向,唯一的不合群也都被郝眉治得七七八八。他犯的什么病,连肖奈都不好猜,既然愧疚到偷偷摸摸找心理医生的地步,想必是连自己都忍不了了。


是忍不了了。一连好几天ko一直在怀疑——我怕不是个变态?


顺利走了郝眉的后门又火速出了柜,本该成为人生赢家的ko某次为爱鼓掌的时候发现郝眉不单是枕边人,还是“盘中餐”——


那天晚上碰上连休,郝眉饭桌上多喝了几杯小酒,借酒劲眯着眼让ko抱他去洗澡再顺便把成*年人的游戏当饭后甜点。饱暖思yin欲,两只菜鸟滚在浴室里互相啃到呼吸困难,猴*急得ko的衣服都来不及脱。浴缸里的郝眉浑身湿哒哒,t-shirt被撩到肩头,牛仔裤扣子都被扯掉了,裤*头卡着圆*run的线条露*出被ko不安分的手沿着nei裤边戳进去捣得一*塌糊*涂的半边tun*部……


淋浴头哗啦啦,水帘撒在ko身上就像一场雨撒在撒哈拉,烧出来的水汽把两人紧密相贴的皮*肤间的缝隙填得满满当当。这场“发大水”落在郝眉眼里却又像湿地里的一场雨,纯属多余,把原本水做的眼眸润得极其ai*昧。郝眉精心打理的刘海被冲散、揉乱,湿着一双眼巴巴望着ko,软软地求他:“轻一点,我怕疼……”


轰!


“示弱”不过是夫夫情*趣,郝眉看起来太可怜,竟然以假乱真。情*趣之后就该是温柔以待水*ru*交*融了吧,ko却只想把他拆分开来,一寸寸tian个遍,再慢慢吞吃入腹,他越是怕疼,ko就越想让他疼。


当晚郝眉嗓子都喊哑了。ko头一回当禽*兽十分纯熟,手上身下轮番上阵。郝眉从懂事开始就没流过这么多眼泪,第二天瘫在床上直接报废。


接下来“病”好像越来越严重了。


连休第三天,ko捏着郝眉疏于运动手感极佳的tun,只想扬起巴掌让它又红又*肿。


连休第四天,ko堵着郝眉黏糊糊shen*yin的嘴,只想往上套点什么,让他呼吸困难,说不出话来。


连休完毕,ko掐着郝眉直不起来的腰,还来不及想点儿什么,闹钟先响了——该搬砖了。


郝眉扶着腰进了致一,ko一脸心虚进了肖奈的办公室。


(肖奈:幸亏你只找我要人,没找我倾诉,我不想听谢谢)



心理医生听了个大概,笑眯眯地往患者手里塞了一块气泡包装纸,掏出手机给他放了一段网红猫混剪视频。猫在屏幕上“搔首弄姿”,ko坐在沙发上自巍然不动。医生不服气,深以为只是物种不对,换成了小奶狗混剪,结果患者嫌视频太长,扔了气泡纸划开锁屏看信息。


医生:“这位患者,您就没有哪怕一丁点捏爆气泡纸的想法吗?”


ko艰难地从自己手机屏幕移开视线,另一只手不知什么时候把气泡纸重新攥在手里,气泡一声哀嚎,噼里啪啦一阵狂响。


“我有,”ko犹豫着把屏幕转向医生,“这种想法…特别强烈。”


医生定睛一瞧,微信对话框那头的用户给患者发送了一张gif,反带棒球帽的男孩子笑着在屏幕上亲了一口,退开来眨眨眼。


尼玛,还真是物种出了问题!



ko求医这件事最终还是瞒不过家里的郝眉。


消息当然不可能从医生这里走漏的。只不过肖奈架不住八卦夫人的逼问,八卦夫人架不住患者夫人的逼问,逼了一轮,还是问到了患者本人头上。


ko从哭笑不得的医生那儿回来彻底放了心,自然没什么不能说的。


“Cute Aggression?”郝眉刚洗过,小腿大喇喇搭在ko大腿上,往后一仰陷在沙发里,“人们在面对萌物时会表现出强烈的侵略性,越是可爱的对象,人就越有侵犯它们的欲望。萌物激发了人内心的保护欲,一旦无法宣泄会转化成挫败感,这种挫败感最后转化为……攻击性。什么玩意儿哈哈哈哈哈……你信啦?”


“是真的,”ko伸手捏住恋人身上的痒痒肉,“我想欺负你,你越哭我就…越兴奋。”


“然后铁了心给自己盖章变态?”


“嗯。”


“既然你坚持这么想,我也没什么好劝的,”郝眉从沙发上一个翻身稳稳骑在ko身上,搂住他亲一口,当着他的面舔舔嘴角,“恐怕除了本小爷也没有谁会喜欢你这种变态了,老老实实跟着我,小爷不会亏待你的。”


“好,”ko笑着从沙发底下掏出个盒子,“藏了好久,今晚能用上了。”


上一秒还在逞威风的郝小爷看看盒子里一应俱全的猫耳朵猫尾巴,傻眼了。求生欲直击天灵盖,猎物浑身一个激灵,从ko身上弹起来撒腿就跑。


天黑了,请闭眼。


成*年人游戏…才刚刚开始唷~


END


Cute Aggression: 萌系侵略性

是正常人的反应,为了中和自己看到萌物时过于汹涌的情绪,防止自己被“萌坏”。

挺真实的,好比我看到软软的小哥哥们…捂脸逃跑。

么么啾我花和漂流~~


评论(16)
热度(171)

© 裤子三石六元一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