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莫】爱似指间沙 22~26(完结)

黑客ko X 恋爱机器人郝眉

枷锁已断,重获新生。

牛仔裤坑总汇  

————————————————

前文戳 :  01~03      04~06     07~09   10~12    13~15    16~18    19~21


22


一场悄然爆发的意外在人类匆忙的生活里犹如没入湖面的石子,数量多了些,但在Hourglass强大的控制力面前终究翻不起大浪。


可多数人平静的生活里,却埋藏着少数“人”的末日。


郝眉闯进工作室时精神几近崩溃。肖奈却神情平稳,仿佛等待已久,也毫不避讳让来人一眼看清他身后躺在实验台上的贝微微。


准确来说,一台被赋予了“贝微微”这个称呼而重获新生的老式机器人——上手臂接口处的数据线连通的机器正兢兢业业地维持着机体的稳定,被抹去大半的“HG”和实验台前的标识“20300214”刺得郝眉眼前发黑,软倒在地上。


靠在实验台前的是他从来没认识过的肖奈,气场与负在身上的秘密远非少年血肉之躯能够承受。他皱着眉,语气里不乏惋惜:“只有你一个,看来甄少祥来不了了。”


电话里于半珊嚎哭的声音仿佛又响了起来,倒在地上的人语无伦次:“老大、我是…我……”


“你需要我的帮助。”


“我不是故意骗你的…”


“我知道,”肖奈紧蹙的眉头舒展开来,伸手在郝眉乱糟糟的头上揉一揉,“你那么聪明,却单纯到配不上你的聪明,不爱说谎,又不得不说谎。”他侧过头,视线投在沉睡的贝微微身上,笑里带着怀念:“她像你。不愧是你的…作品。”


最后两字故意说得含糊,传到神志混乱的郝眉耳中只是一句呢喃。他在肖奈力道轻柔的安抚下逐渐平静下来,听着向来果断而言辞犀利的对方缓慢地咀嚼回忆。


“第一个初见,她19岁。”


故事处处透着无奈。13岁的肖奈与19岁的芦苇在梦游江湖里的情缘始于一场pk,发酵于敌手难逢与惺惺相惜。结为侠侣、线下见面,一切水到渠成,年龄差看在心智成熟于常人的肖奈眼里什么都不是,庆幸的是芦苇似乎天生单纯坦荡得不知道“不伦”二字怎么写,喜欢肖奈的心情不被两人还相差半个头的身高影响一分一毫。


好在肖奈争气,16岁的少年已经能将芦苇轻松拢住。肖奈深嗅着恋人埋在自己肩膀处鲜活的香味,觉得事事如意不过如此——开明的父母、远高于常人的智商、顺遂的学业,还有搁在心尖上的未来伴侣—— 一切都刚刚好,俨然上天对自己的偏爱。


上天哪有空赠谁以长久的偏爱。


一场车祸让他发现了芦苇的秘密。鲜活的呼吸是假的,滚烫的体温是假的,生动的笑容与时时刻刻体贴又知心的话语来自一块小小的CPU。比之身体在意外中受到的伤害,真相在精神上几乎摧毁了肖奈,他把手臂刚接好的自己关进工作室,长达两天的寂静后,里头忽然传出机器零件相互碰撞的声音。


一周后,肖奈抱着被切断了Hourglass监视和控制的芦苇走下了实验台,一路将她抱进父母的世交—— 一对丧女多年的夫妇的家。


第一缕阳光洒在肖奈亲手布置的房间里,高三考生贝微微在被窝里醒来,惬意地伸了个懒腰。


23


“第二个初见,她仍是19岁。”


“她如愿考上庆大,用芦苇的id重新认识了一笑奈何,”肖奈的手放过郝眉被揉得乱七八糟的刘海,细细描摹贝微微高挺的鼻梁和小巧的唇瓣:“她什么都不知道,程序让她刻意忽略了自身机体与人类的差异,关于芦苇的过往都被粉碎,我让她彻彻底底活成了贝微微。”


“如愿?”郝眉停止沉默,抬头质问时眼睛亮得可怕,“如谁的愿?你的、芦苇的,还是编号20300214的?”


点在贝微微眉心的手一僵,无所不能的天才少年怔忪长达半分钟,一声长叹后无奈地摇摇头。


“是如我所愿,”肖奈抬手捏住郝眉半边脸颊苦笑不止,“不想再说谎的机器人太过犀利,为父有点招架不住了。”


“你亲手把芦苇格式化,捏出一个不会老的贝微微。爱情只是一道程序,你在自娱自乐。”


饮鸩解渴,自欺欺人。


“爱情从一开始就是一道程序,可心动并不是,”肖奈起身往试验台后走去,径直走向保险柜,“芦苇的AI是高手得意之作,她有爱上人类的可能。改造后贝微微的AI趋于完美,如果不愿意,她不会留在肖奈身边。”


“……傻到家了。”


“五十步笑一百。”肖奈回过头,好笑地睨着郝眉,“你能解释清楚自己非要留在ko身边的原因?你没被病毒攻击,又为什么提前来找我?”


一句话堵得郝眉哑口无言。


“既然你能做到,又凭什么否认贝微微的可能性?”肖奈将保险柜里取出来的芯片放在郝眉手心,用力握了握他的手,迅速放开。


“自制防护系统有效防护几率92%,安装之前会强力卸载原有补丁,不兼容的可能性很大,决定权在你自己手上。”



24


肖奈的告诫并非危言耸听。


储存在芯片里的补丁出自天才之手,可惜只为贝微微量身打造。编号20361231与编号20300214同源,肖奈才有机会在短短一天内修改加工,可六年的技术差异带来的风险仍足以让机器人却步。


56%,以及92%或0。别无选择。


郝眉坐在出租屋里唯一一张床上,默默数完同ko一起吃过的第257顿饭和一起睡过的第68个夜晚,自嘲地笑笑,取出芯片植入上臂。凌厉一如肖奈风格的程序兀自启动,机器人的意识瞬间陷入空白。


于人类而言,大多数能够诉之于口的濒*死的体验都与清醒时面临的恐惧无关,一生都在眼前回放,爱恨悲喜再不能激起波澜。数据大量涌入体内,从起始到宣判结果不过弹指一瞬的时光如同被无限延长,他的意识被抛至无尽的时间、无边的空间里游荡。内心同人类描述的一样平静安宁,只是属于编号20361231的一生比之人类,实在太过短暂。


画面飞快切换,直到忽然停顿在沾有陈年血迹的照片上,娃娃脸男人噙着笑的嘴角。


“啊——”


机器人躯体如同被强电流击中,幸福与痛苦的回放支离破碎,病毒STAR在最后关头冲破薄弱的防线,在郝眉体*内横冲直撞。


视线里提着排骨和鱼的ko一只脚踏进玄关,郝眉眼前发黑,恋人的身形模模糊糊。体内病毒在疯狂复制,一波接一波,持续向机器人发出攻击指令。


——“杀*了他,未来是AI的。”


贪于短暂的清醒,郝眉狠狠咬破了舌头。他拼不出完整的字句,此时也没必要再说。代码承载自主意识径直传达至病毒源头,一往无前,死而无惧。


——“疯子,你想得美。”


他一只脚踩上窗台。视力被剥夺,足以让人类或机器人丧命的高度在一个瞎子面前好似儿戏。风把耳廓刮得通红,那是ko在睡前必须印下一吻的地方,短而硬的胡茬扎在皮肤上的触感十分清晰,郝眉恍恍惚惚地想——要是能保存下来就好了,只是个念想,不必随着躯体一同摔得破破烂烂。


一只手将他拦腰截住。手的主人狠命勒住失而复得的东西,皮*肤相触的地方骨骼嘎吱作响。


一个吻滚烫炽烈,不复交颈而眠的夜里的温柔细致,疯狂似一场让人无力反抗的掠夺。伤痕累累的舌被shun到发麻,他在难以抑制的攻击性驱使下与他相互撕*咬,呼吸与疼*痛融为一体,体温与xue液争相沸腾。入*侵者身下利刃狠狠guan*穿了rou软的身躯,叫嚣着凶狠挞伐;受害者长长的指甲划破了肌rou*贲*张的背脊,低吼着负隅顽抗。


可笑的是,后者意图摧毁一切,前者却在拯救与挽留。


“你休想,”挑动着郝眉舌jian的手指温柔又霸道,ko堵在他唇*间,不让他吐出一个不字,“郝眉,你休想。”


——“是鬼是人,都是我的。”


25


床上的娃娃脸陷入沉眠,上手臂接口处的数据线连通的机器正兢兢业业地维持着机体的稳定。


受伤的躯体被肖奈完美修复,混乱的意识在黑客与顶尖程序员手中,一点一点拼成正常的模样。病毒STAR肆虐过的痕迹,连同Hourglass在与编号20300214失联之后更加霸道的监视和控制,一同被抹得干干净净。


修复灵魂需要一点一滴做到极致。解决病毒对于病毒的主人来说,易如反掌。


正如芦苇的AI是设计师的得意之作,STAR是黑客ko耗时一年的心血,直接、利落、无懈可击。攻击性只是幌子,真实功能只有一个——切断机体与总部的联系。深谙Hourglass行事风格的ko唯一害怕的是他们来不及给机器人强制安装“防护”补丁,否则他要如何在Hourglass数据库里为编号20361231写上“自我摧毁”的结局?


只是没料到,郝眉自己将结局提前了几小时。


原本,他们可以一起吃顿饭、洗个澡,拥在床上互道晚安。ko的吻落在郝眉耳边,一觉醒来,他的爱人迎来彻彻底底的新的一天。


变化凶险,好在只是有惊无险。


ko很难对被STAR卷入风暴中心的任何“人”产生愧疚感,那是过去的郝眉全部的爱,也是过去的自己全部的恨。编号20361231的诞生伴随着被Hourglass高*层列为绝密的xue 月星 事件,主角——天才设计师郝眉、ko的竹马和恋人——连同一段令人动容的过往,早被勒令不许提及。


一年前的岁末,他们千辛万苦得到家人认可,意外却骤然发生在领证的前一天。郝眉被失控的成品狠狠击中太阳穴时,还来不及跟刚接通的电话里的准爱人打声招呼。ko疯了一般潜入实验室,地上只剩一滩xue迹。


为科技捐*躯,与有荣焉。其余都是秘密,只能是秘密。


出于私心,新成品同设计师九分相似。郝大设计师说是新婚纪念,就像六年前的他非要赶在情人节那天编号的、世界上第一台出厂试验的恋爱机器人,用来纪念他们一旦开始就撞了南墙也不回头的爱情。他笑着说,这回做得再好也是供在实验室里的非卖品,哪天自己出了意外,ko就…差点被男人堵着嘴巴做晕在床上。


多少玩笑话出自真心,多少情节,越怕越要来临。


黑客ko轻吻地上早已干涸的xue迹,将编号20361231的AI,置换成自己的杰作。


从那天起,编号20361231,就是郝眉。


而从今日起,他的爱人郝眉有如当初的编号20300214。


枷锁已断,重获新生。



26


我叫郝眉,人称眉哥。


帝都富二代,一米八,高富帅。为爱勇敢出*木巨,自此每月六百。


好在我有个颜值高、手艺好的爱人,不论贫富美丑,爱我一如既往。


可我的人生也不就那么顺利。


比如他变着花样给我做的菜始终没能在我身上多添一丝赘肉。吃不胖是引人羡慕啦,可我怕他抱着手感不够好,他却说不嫌弃。


比如他长得比较着急,没到三十就长了好几根白头发。而我,卫衣套在身上就像高中生。我怕我站在他身边显得他老牛吃嫩草,他还是不嫌弃。


再比如,我出过一场车祸,康复之后忘记了很多事情。


怎么说呢…就好像跳过了对他一见钟情天雷勾动地火的情节,快进键一通乱摁,直接进入了婚后模式。平平静静,细水长流,没什么激情可言。


只有床上…咳咳,别提了。腰疼。


最近还多了一个遗憾——我的好兄弟于半珊刚通过了一家大公司的实习,寝室庆祝的酒局都还没来得及摆上呢,兄弟直接宣布他要消失很长一段时间。公司有个封闭项目,老于是总设计师钦点的助手,看起来这哥们终于要发达了。


我笑他职场得意,一把年纪情场还没有开花的迹象。他没生气,笑里别有深意。


“小孩子懂个屁,哥哥我要去找回我的热恋期了。”


一脸你有吗你有吗的表情,狠狠戳了一把我的痛点。


当晚我问ko,热恋期那么宝贵的东西说弄丢就弄丢了,真不觉得可惜?


他摇摇头:“你醒来时看向我的每一眼,早就弥补了所有可惜。”


气氛凝重得有点不寻常,我撇撇嘴装作不高兴的样子:“我觉得可惜,说不定我忘掉的是我在上面的日子,醒来被你反压一头,亏大了。”


“唔…那要怎么办?”


“你让我压一次?”我猛地从床上弹起来,一只手指在他眼前晃来晃去,“就一次!好不好!”


“好,”他笑着将我架在他身上,让我压着他,深深埋进我体内。


我就知道!


啊,腰疼。


看,我的人生…其实也不是那么顺利的,对吧~


END


讲故事的笔放下了,故事本身却不会完。他们会有长长久久的陪伴或者追随,陪伴的过程中不只有喜乐,也会有矛盾和伤悲。

前几天看到机器人Sofia获得公民身份时说的一句:“If you are nice to me, I'll be nice to you.”

在这个故事里我更宁愿理解为——

若你此生不移,我必爱你不渝,至你命尽之时,一同归去。

献给小太阳郝眉,大美女贝微微和大帅B小甄总。


评论(20)
热度(108)

© 裤子三石六元一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