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莫】爱似指间沙 19~21

黑客ko X 恋爱机器人郝眉

如果当下每一秒都是偷来的,还不如不要去想归还的那天。

牛仔裤坑总汇  

————————————————

前文戳 :  01~03      04~06     07~09   10~12    13~15    16~18


19


人与人肢体之间最亲密的接触大概是个很神奇的东西。


猛然戳破了那层隔阂,尝到了纯粹的灵魂交融以外更美妙的滋味,身体甘心被支配,连痛觉都带着甜蜜。郝眉心情复杂地蜷在ko怀里,忽然想起不久前去大排档蹲守ko时偶然遇上当初出厂时有过一面之缘的同类。


那哥们给自己起了个名字叫“阿爽”,长的却是一副斯文内敛的模样,再碰面时浑身写满了“滋润”二字,看着比第一面更加害羞。郝眉光是提了一句“我瞧上个男人”就惹得对方满脸通红,一点儿都禁不起逗。


郝眉玩心大发,正打算同阿爽分享自己(并不存在)的劲爆初体验,哪知对方扭捏了半天爆出一句:“我、我也是…”


郝眉盯着他滋润的脸,懵了:“你们睡上了?”


“唔…睡了。”


阿爽十只手指紧张地抠着膝盖上牛仔裤的破洞,表情羞涩又难以启齿,嘴上却一句比一句劲爆:“就、就前天的事儿,他技术…好,那、那个也比我…大,他要压我,我就,”半句话没完,他抬起来捂脸的两只手都红了,吞吞吐吐把后半句说完,“就躺下,从了……”


装X不成反被秀,一万句卧槽在郝眉心里滚过,他好半天才问出口:“爽吗?”


“爽,”阿爽一脸真诚,想想眼前这位大概是身经百战的同行,于是虚心求解,“眉哥,你上面那个还是下面那个?设计师把传感器弄得太灵敏了,我、我疼…”


处男机器人郝眉恼羞成怒,额头青筋突突突暴起:“我上面!我不疼!你们的痛劳资不懂!”


一惊一乍的,吓得胆子本来就不大的阿爽筷子上的红烧肉都掉了。于是郝眉很遗憾地错过了身后某位大厨忍俊不禁的表情。


直到这种美妙的体验降临,郝眉才对扭扭捏捏的阿爽感同身受。性yu固然让人无所畏惧,事后身心的餍足与余韵带来的羞涩却也挥之不去,每次回味都伴着“我还能做得更好”的懊悔。身后属于成熟男人的怀抱温热缠绵,触感令人心安,用力收紧的双臂又让人感到患得患失。


怀表被悄悄合上搁在床头,藏在里面的笑脸刺眼得很。与身体的隔阂一同被戳破的还有心底的秘密,赤*果果的无从遮掩。


生为“郝眉”,本该成为高级的、智能的、完美的恋人。不该拘泥于过去,因为编号20361231本就没有过去;也不该执着于将来,因为编号20361231总会被时代的变迁所淘汰。


可这颗人造的、无坚不摧的心脏,却因为区区一个肖似自己的前任,蓦然尝到了苦涩的滋味。



20


在仅剩的单身贵族丘永侯看来,谈恋爱的兄弟里面唯一一个还有人性的只有肖奈了。毕竟年纪比较小,人比较单纯(?),干不出来那种夜夜不归宿的事情。


而其余两个,就只有兽*性没有人性了。


看那外宿的频率!看那两人早上回来时精光闪烁的眼和容光焕发的脸!舍友表示多看一眼都要失明。


尤其郝眉,长着人蓄无害单纯可爱的娃娃脸,奔放起来收都收不住。于半珊也只不过跟着甄少祥到处观光玩耍秀恩爱,再不济酒店一“日”游,郝眉干脆收拾几件细软大喇喇住进了ko在校外不远处的出租屋,平时上课还隔三差五回宿舍住,一到周末和假期连人影都抓不到。


朋友圈里明显出自高手的糖醋排骨、水煮鱼、蛋黄焗鸡翅、炒毛蟹,还有郝眉的自拍照倒映在窗玻璃里高大男人的背影频频在朋友圈里刷过,丘永侯捧着手机吃着盒饭,一时竟不知道美食跟刚才于半珊甄少祥在埃菲尔铁塔下十指紧扣的手上那么显眼的戒指比起来,哪个更让人眼瞎。


没有任何违和感或生硬的过渡,郝眉同ko非常有默契地进入了老夫夫模式。


情节跟轰轰烈烈丝毫不沾边。一起逛街买衣服、一起嫌弃网红店的东西还不如ko的新菜式好吃、一起买菜回家做饭、一起洗澡,最后躺在一张床上交换呼吸和心跳。郝眉刻意不去多想ko对这种生活方式轻车熟路的原因,也不想去深究ko时时刻刻含着笑追逐着自己的视线里有几分思念成灾。


时间:2037年,坐标:B市。这个时刻与空间里他们是恋人,也是家人。从ko认真地向郝眉宣布“我什么都会干,你要不要住下来”开始,一直到郝眉不得不离开为止。


他无法留住时间,也无法扭转时空,依赖人类而生的产物,甚至无法预想自己的命运。


如果当下每一秒都是偷来的,还不如不要去想归还的那天。



21


科技的发展还没到达淘汰编号20361231的地步,归还的日子却来得这样快。


事发突然,在Hourglass全面感知到危机之前,安静守着ko的郝眉突然收到了来自阿爽的最后一条远程信息——


“求求你…去找他,告诉他我已经劈腿,让他死心…别找我,”信号越来越微弱,伴随着紊乱的声响戛然而止,“我…病…拜托……别找…”


郝眉用尽各种方法都搜不到阿爽所在的位置,只能向总部请求支援。还没等到回复,B市两起分别发生在闹市和高速公路上的“精神病人袭击行人/驾驶员”的新闻冲上了热搜头条,瞬间霸占了各大台晚间新闻。


肇事者癫狂失控的脸似曾相识,郝眉心惊肉跳,极力在数据库里调动着匹配的信息。系统发送的紧急通知打断了所有外派机器人的猜测,却引起了更大的恐慌。


“针对人工智能系统的新型计算机病毒STAR全面入侵Hourglass旗下产品,编号开头为2035至2037的机器人请立即安装本条信息附件下系统防护补丁——确认下载并安装?”


“确认。”


“防护系统即刻生效。”非常时期的系统无心耍宝,冷而严肃的腔调勾起了郝眉不好的预感。


“新补丁开发时间太短,有效防护几率达到什么水平?”


“答编号20361231,56%。”


“那…”郝眉指尖微微颤抖,“56%以外的几率,会发生什么?”


系统干脆利落:“遵从防护系统指令,进行自我摧毁。”


叮咚一声,手机顶端推送出第三起xi击事*件,精神病人面容扭曲,被训练有素的“工作人员”控制并送走。


郝眉呆呆看着手机,混乱的意识隔绝了厨房里飘出来的饭菜香味。ko探出头来笑着喊“开饭”时,郝眉仍跌坐在沙发上回不过神来,电话铃声突然响起,震得郝眉手一松,手机啪一声摔在地上。


ko面色凝重,郝眉抖着手捧起手机,按下接听键。


“郝眉,呜…”电话那头于半珊惊慌失措,“老甄他、他好好吃着饭,突然抓起餐刀要刺我喉咙…”


“你慢慢说,不、不急,半珊儿,我们慢慢说……”郝眉的手几乎握不住手机,强行按下自己的恐惧安抚着崩溃的于半珊。可对方一直哭,声音里远不止害怕,还有显而易见的绝望。


时间不知过去多久,电话里的哭声渐渐减弱,镇静下来的于半珊音调里夹着郝眉从来没听到过的冷。


“老甄他不是人,”于半珊一字一顿,“我看见了,刀子碰到我喉咙时他咬着牙停下来,眼眶里闪过一条代码…郝眉我看见了,那是‘destroy’…对!我、我没看错。”


“半珊儿…”


“啊——”凄厉的嚎叫透过电流震得郝眉心脏发疼。


那把餐刀在于半珊眼前转了弯,刺进了甄少祥的胸口。



TBC

这个情节在决定写指间沙开始就构思好了,拖着拖着,还是走到了这里。

下一更完结



评论(16)
热度(96)

© 裤子三石六元一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