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欧】与神同行

又名《除现充之外谁都别想让欧神心甘情愿穿短裙》

现充X欧神,官方更新啦超多糖  戳链

yy了一下“钢直”欧阳,貌似…也不那么直的片段。

前篇戳:现充角度《与神同寝》

————————————————


欧神最近莫名惊慌。


缘由一:我的新后辈太热情。


整个系里除了现充,也没有第二个人知道欧神的社交恐惧症严重到什么地步了。临床表现为——面对女生并且没有人打掩护(划重点:没有现充在场)的时候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虽然社交对象换成男生的时候稍微好一点儿,能谈得上三次元交往密切的也就三个室友。可即便同一个寝室,也只有现充一个敢在他打游戏的时候一把抽掉他的耳机喊他吃饭。换个人来欧神早就暴走了。


他始终对现充没气,也不全是因为现充给他带的牛肉盖浇饭和新疆大盘鸡,主要出在——让现充这个每周必须用高锰酸钾给地板消毒的洁癖为了ssr和吃鸡,不得不靠近盒饭和零食袋子到处扔的欧神,那必定是种酸爽的体验,而这种酸爽竟然让欧神也感到莫名酸爽。


欧神乐得保持这种社交恐惧症无需治愈的现状。可这次情况貌似有点不妙,系里最漂亮的两个小姐姐大概…想要冲破现充的掩护,对自己做一些不可告人的羞羞的事情……


哼!什么抽卡请饭!还不是只想让劳资穿过膝小短裙!


cn…算了,老高让我对妹子少爆粗。



缘由二:我的老室友太热情。


说到整个系里唯一一个偶尔敢在欧神的战场上指指点点的男生,欧神从来没感觉对方一贯的热情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包括但不仅限于饭无条件带,98k无条件给,烤堡不限量供应,还有主席嘴贱的时候无条件站队。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欧神心想,老高对别人,比如说剧社的妹子是客气点,可妹子能给他点满图鉴吗?妹子能请他吃鸡吗?妹子能牺牲宝贵的睡眠和领体力的时间用高锰酸钾给寝室拖地吗?妹子她自己能有老高长得好看吗?


看,老高多明智。


可最近这位老室友有点热情过头了。要说是哪个时间点…大概是从欧神一冲动不过脑子,把现充同剧社的小白拉黑了开始。欧神当时忍不住在床上大吼“就算是本系第二美女也休想让劳资再穿裙子”,熄灯后睡觉前发现,躺在床上的现充手机里翻过自己大一漫展时的黑历史,屏幕光线打在现充咧开的嘴角上,阴恻恻的好似上演夜半惊魂。


打饭投喂变得更频繁,晚上吃鸡的时候宵夜是正当季的麻辣小龙虾。可现充手机里的漫展照片也时不时“无意”间在欧神眼前晃过。


想干嘛!吃错药啦?!


cn…算了算了,这是老高,少爆粗。



欧神对自己的黑历史,只有“你们爱提不提,反正谁也别想让我再经历一遍”的态度。


那时大一下学期刚开学,离现充因为欧神手里上线才两个月就点亮五个的图鉴毅然决定勾搭过去了也有大半年,两人的寝室日常从yys转战大逃杀,连带着伟哥和主席也在游戏里逐渐熟络起来。男生寝室的局通常捎带几盘有意思的小赌,比如说输了的伟哥帮主席洗过袜子,输了的主席帮欧神带过饭,输了的现充帮主席倒过垃圾,而输了的欧神……哦欧神没输过。


这个不败神话还是终结在了现充手里。


某晚打开笔记本准备双排的欧神:“老高,今晚状态好,带你0杀吃鸡!吃不上我给你拖三周的地!”


“要赌就赌大点,”现充想到了什么,突然勾起嘴角,“明天去漫展看你心爱的coser出阎魔爱,小姐姐穿和服,不如…你穿水手服?”


屏幕里一片兵荒马乱,欧神杀神附身,随口应了句“可以可以尼玛快跟上啊!”,完全没意识到自己一口答应了什么。


老高xjb啰嗦,在劳资手上能有吃不上鸡的可能么?


于是老高在即将吃鸡的关头一个“不小心”暴露了自己……


一声悦耳的“砰!”过后,欧神穿上了墙头女神的制服,在现充的掩护(大雾)下,掩面奔向漂亮的小姐姐,并成功吸引了全场小姐姐们的注意力。


小姐姐目光如狼似虎,欧神社恐症当场发作。



那之后欧神发现现充好像有点儿不对劲。


忙着排新戏,带饭和吃鸡的次数都下降了。也不支使人拖地,欧神对妹子对伟哥爆粗,也没时间来教育。


欧神努努嘴,把伟哥带给自己的盒饭残渣、斜对面主席的快递盒子清理干净,用高锰酸钾把地面拖得锃亮锃亮,换好衣服准备去看现充排得差不多的新戏。


出门前照了一下镜子,欧神决定还是去理发店把刚戳到眼睛的头毛修一下——上回足足两个半月没有剪过头发,被老高嫌弃得要死,动手架过去剃得干干净净,都没到两周又长了,烦人。


去一趟吧,免得被老高教育。


于是剪完头清清爽爽的欧神,成功收获很明显吃了一惊的现充脸上少有的、不淡定的表情。台上那人看着欧神拼命朝自己挥手,笑得有点无奈。


就像每一次欧神暴走时站在床底轻声说“过分了啊”,一模一样。


唔,果然是错觉。老高还是那个老高嘛~



到了大二,欧神逐渐发现,老高是那个老高,却也不完全是自己认识的那个老高。


比如说大晚上阴恻恻地埋在被子里翻着自己的黑历史的老高,欧神完全不想知道他又在谋划什么。上次打赌输了之后,欧神每每想起来现充在吃鸡最后关头那个不太自然的手抖,都有种被过膝小短裙,和打底裤间隙凉飕飕的空气持续支配的恐惧。


又比如说以往无条件和自己站同一阵线的老高,最近却总在剧社里同小白师妹有说有笑。说两句,不约而同往欧神身上瞄两眼,特别特别不正常。


欧神心说,漂亮小师妹我都拉黑了,老高竟然没感觉出来劳资怕她。


你造不造她想让我穿裙子!还很有可能不提供打底裤!


至于心里对俊男美女的和谐画面产生的不爽感,欧神隐隐觉得不对劲儿,但也没上心,毕竟当下有件事更加紧迫。


老高眼看都快被师妹带偏了!


劳资贞操不保嗷!




TBC

谁带偏谁还不一定呢hh

试着在欧神角度里暗戳戳表达一下现充发现自己心意,从尴尬到释怀的过程。

下篇大概是…《与神同床》?

巴巴蹲着官方更新嗷


评论(4)
热度(57)

© 裤子三石六元一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