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莫】惊鸿-中篇

8.24 k莫“食堂初遇”纪念日贺文,连载至8.28七夕零点。大橙子生日快乐~

古装架空新皇(皇子) ko X 将军郝眉,现实部分原著向

假·前世今生 真·夜有所梦,假正经真开车,女装攻、女装受R18预警

牛仔裤坑总汇    前文:上篇之一    上篇之二

————————————————

“情”抑或“恩”,于大郕国七皇子辛辰而言远不仅鸡肋,更是洪水猛兽。


出身低微、却承受了过于隆盛恩宠的生母理所当然不会有绵长的福气,早在辛辰能够清楚记住她面容之前香消玉殒。生父万人之上,怜惜所带来的关注和照拂有如三伏里的一场雨,来势汹汹,稍纵即逝。


辛辰想,从未得到过的东西自然谈不上向往,更不可能生出贪婪。他在众人无意中的丢弃、遗忘中平平安安长大成人,直至在一场春猎中挡在尊贵的生父面前,一箭射穿了猛扑来的恶狼的胸腹。


让人避之不及的恩宠和关注一夕之间全部倾倒在习惯沉默不语的辛辰身上。郕皇寿数已高,身体和精力都大不如前,只能在这个十多年没正眼瞧过的儿子身上回味一下昔日宠妃的颜色,和年轻时的自己百步穿杨的风采。


授兵权、镇内乱、封王赐地,握在手上惹人眼红的东西越来越多,却没人问过辛辰愿不愿意。就连当日舍身救父都成了悉心谋划、刻意为之。


——“我能怎么办,看着他被恶狼撕碎吗?”


每每看着被侍卫抬出去掩埋的刺客的尸体——或是潜伏在身旁的下属,或是姿容上佳的美婢——今非昔比的七皇子都要在心里问上一问。


然后在周而复始的恶意中逐渐麻木,侧耳聆听烟瘴地声声虫鸣、边关外萧萧风声翻身睡去,浅眠中只有思念故人的肖奈指下悠长的一曲,能给他带来些许慰藉。


后来肖奈只身替他引开追兵,融于漫天黄沙踪迹难寻。辛辰再没机会听一听好兄弟似笑非笑的嘲讽打趣,和唯一能带给他片刻宁静的笛声。


而肖奈离开前硬塞给他防身的匕首——他留下来唯一的东西,却在不久后一场荒唐的意外当中不慎遗失。



辛辰在据闻大郕国太子殿下手中的情报聚集中心——“摘星楼”落难受困那天,恰逢七月初七。


他的长兄似乎不愿意让凯旋归来的七弟过上一个安安稳稳的佳节,趁着辛辰冒险深入虎穴查探肖奈去向的时机反将一军,以十三名死士的生命为代价,给亲弟种上了淫毒“兵临”,取命在后,侮辱在前。


传言——这个坊间秘闻的荒唐程度比之郝国公家二郎夜御数女的奇闻,有过之而无不及——大郕国七皇子辛辰容色无双、勇武无匹,却偏偏……身负隐疾。


简而言之,不举。


不近女色算不得什么,偏有知情人士拍着胸脯保证七皇子一夜之间斩尽送至府中侍寝的美婢娇奴一事,绝非子虚乌有。除了雄风不振,又有什么能够解释一场莫名其妙的虐杀?


哪知这多少人盼不来的温柔乡,却是名副其实的修罗场?


哪知七皇子辛辰天生近不得女色,却好南风?


即便心中清楚,情事性向这一点对好兄弟肖奈也是秘密。从未遇到过让他哪怕亲自动手纾解的对象,这“不举”的秘闻从另一种意义来说倒也不假——反正再锋利的剑,没用过,还比不上屠夫手中一把杀猪刀。


直到他在最狼狈的时刻,险些被灯火阑珊处递来的一只靴子,绊了一跤。


恶作剧之人一副轻佻浪荡子的做派,无意掩饰他在看清自己时眼中的惊艳与兴致盎然。从举动到神情都是辛辰最厌恶的模样,可他偏偏生得一副让人无论如何生不起气来的好皮相。


尤其一双眼,有至善至纯,又有洞悉世事无常、索性游戏人间的豁达。


有如当年跪在郕皇面前领旨谢恩时,突然从阴影处被生生拽出来曝光于众人火辣辣的视线中,辛辰在这样热切的打量下几乎落荒而逃。


十三名顶级死士虽然棘手,对于承得恩师惊鸿剑并已臻化境的辛辰来说断然算不得致命威胁。可当西域剧毒“兵临”从被匕首划破的伤口渗入四肢百骸、浑身内力一点点被封住时,辛辰才第一次体会到与死亡比邻的恐惧和不甘。


追击流寇坠崖未死,十万铁骑围城未死,自己不是第一个,大概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因为被忽略而好好活着,却因为浩荡皇恩而丧命的人了。


幸而命不该绝,他狠狠勒住了眼前唯一一根救命稻草的脖子。



命被攥在他人手中的滋味特别难受。


视觉与听觉在一点一点丧失,浑身上下犹如被千军万马轮番踩踏。丹田处气血凝滞,欲望冲撞着、叫嚣着,孽根不受控制地挺立,二十载未用过的一柄宝剑终于耐不住要亲口尝一尝新鲜血液的味道。


求生的欲望不假,但亲自送到他嘴边的郝眉无意间撞破了辛辰强大的意志,轻易勾起他本能的冲动和色心,也是事实。

————————————————


戳开污污污污污(或搜同名微博)


————————————————

风停雨歇,一灯如豆。


辛辰所在之处依然危机四伏,纵有百般不舍也只能连夜逃离。“负心人”连根头发丝都没有留下,却一个不慎遗忘了昨晚纠缠中被卷在被褥里的贴身匕首。


辛辰不忍想象郝眉拖着被折腾得伤痕累累的身体独自醒来时究竟作何想法。郝眉在极度忘情中狠命留在他前胸的伤口在一天天变淡,仿佛一个不详的预兆,让人莫名心慌。


辛辰在彻底摸不见胸前牙印的那天改头换面,悄悄潜至国公府,只得来郝家小公子带着家传宝刀投入魁星营的消息。


自此七载,一人身在权力漩涡中拼命上游,一人远在碧血黄沙间苦苦寻找。郝家二郎从伍长至魁星营一军之长,自然以为家里暗中的帮扶功不可没。哪知三岁时就有算命先生断言他虽福泽深厚惠及家族,一旦离开大郕国都便命数难料,因而当年家中才会千方百计地阻挠。


暗中相助的从来只有辛辰一人。


——“我要得到他。”


——“斩断他所有牵挂,让他成为孤臣,而我注定是与他比肩而邻的寡人。”


郕皇垂暮,缠绵病榻,太子在一场重病中莫名殒命。一纸圣恩稳稳当当落在了大郕七皇子手上。


先太子权倾朝野的岳家郝国公手握所谓七皇子谋害长兄的人证物证,意图于先皇新丧时“除逆贼”、“正大统”,扶持辛辰年近九岁的幼弟即位。


大退敌寇于千里外、班师回朝复命的郝家二郎贸然担此重任。


名将手中宝刀之下亡魂犹在哀唳,转眼便要斩向“弑兄夺位”的新皇。


辛辰立于九尺高台,垂眸凝视着风尘仆仆的郝眉。


他灰败又疲惫的眼神在视线与自己相触的一霎死灰复燃,随即如同烈火焚心,最后一线希望皆被掐得粉碎。


宝刀出鞘,永不回头。


兵刃相接时他骤然松手,惊鸿剑裹着“兵临”般凛冽的寒意刺穿了他的心脏。弥留之际涣散的神识里依稀残留着新君不可置信的眼神,和撕心裂肺的怒吼。


刺目的红在胸口蔓延,贴近心口的衣襟悄悄跌出一片被仔仔细细包好的裙角,盛典一片混乱,无人留意脚下的台阶边缘静静卧着一把余温犹存的匕首。


它锈迹斑斑,如同一桩不可再提起秘事。


——“可是,郝眉。”


——“我唯独没想过要害你。”


他以命相抗,得来的竟是一段不愿再记起的过往。


TBC

古装架空部分完结。裤子发的刀都在现实部分甜回来哈~

如果我说他们死去活来的都只是在做梦或者打游戏而已你们就不会追杀我了吧。

细心的朋友可能发现了这里有两条支线:

ko的师傅,开头交代了是个女子,在桃花深处遇见了另外一个女子,惊鸿剑由此而来。师傅念念不忘,又不忍心追求。

郝眉的故交微微,和肖奈青梅竹马琴笛和鸣,肖奈失踪后潜入摘星楼寻找线索,无果,出关游历并追寻心上人。

bl,gl,bg都齐活了。故事都很喜欢,篇幅原因没有展开,大家想象成游戏支线就好。

听说转发(郝眉屁股上的)锦鲤会有好运气哦~祝大橙子生日快乐,天天都有好运气。

评论(10)
热度(148)

© 裤子三石六元一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