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莫】惊鸿-上篇之二

8.24 k莫“食堂初遇”纪念日贺文,连载至8.28七夕零点,日更

古装架空新皇(皇子) ko X 将军郝眉,现实部分原著向

假·前世今生 真·夜有所梦,假正经真开车,女装攻、女装受R18预警

牛仔裤坑总汇    前文:上篇之一

————————————————

要搬走一个随时都有可能在大街上发情的男人并不容易,尤其这种欲念不过骯脏药物生出的魔障,根本不为理智把控。


幸而男子隐忍成习。他一路沉默着,一口牙咬得咯吱作响却没再吐出半个字。又幸亏小纨绔郝眉对这寻欢作乐的门道了如指掌,才能驮着他绕开人群,恰恰赶在他终于忍不住呕出第二口血之前将人丢进烟花之地的上房。


负重跨过半个都城,饶是郝眉脚下功夫了得也免不得气喘吁吁。结果凉水还没来得及灌上一口,上好的床褥就已经被新鲜的血液染了半幅,剩下半幅被难以抑制体内躁动的男子牢牢揪在手里揉成一团,在肌肤、衣料与床褥之间猛烈的摩擦下难负重荷,隔着重重纱幔,都能隐隐捕捉到布料撕裂发出的轻微抗议。


郝眉长叹。


老爷子怎么说的来着?爷不入地狱,有哪个配入地狱。


再说床上这索命无常容色绝佳,管他鬼神道地狱门,闯一番又如何!

————————————————


戳开污污污污污(或搜同名微博)


————————————————

那一晚之后日夜的交替和年月的流逝比之以往,既急切,又缓慢。


在郝家的强烈反对和最终无奈妥协中投入大郕军,往日让小流氓闻风丧胆、让小娘子又恼又羞的郝家二郎彻底消失在都城街头,成了魁星营里的一张白纸。恰逢外敌侵扰,塞外落日悲壮苍凉,日复一日便如同嚼蜡,仿佛所有鲜活的美景早在乞巧夜定格凝滞,中间再无甚可回味。


烈日、风沙与铁血难以在他惹人艳羡的脸上留下半点痕迹,却在心头这张纸上书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记。当日清晨,被消失无踪的男子不慎落在余温尚存的锦被下的一把刻有“魁”字的匕首,和刀尖处一个小小的“奈”字,让熬在军营里的每个日夜都被无限延长。


郝眉想,家里大概无论如何不愿意任他自生自灭。外寇走了又来,那人依然杳无音讯,一路找一路往上爬,某天醒来握着手上半块兵符,恍惚间感觉不过一场梦过去,竟已大权在握。


当他从离开了摘星楼四处游历的故人贝微微口中得知,匕首真正的主人早在多年前便失踪于一场御敌之战时,心头刺痛难当,可多年来沉甸甸的、压得自己无法解脱的重负突然便卸了下来。


——“我再也找不到他。”


——“遵照父亲的命令,弑杀意图让郝国公府举家灭亡的新皇,一切都该结束了罢。”


从此离开大郕,看看沙场以外的大漠之中日升日落是否有不同魅力,看看异域城池之上的新月星辰是否比他的双眼更让人迷醉。也许在到达绿洲之前就被天与地相接处狂暴的风沙所吞噬,而这场出征,不再有班师回朝的路。


——“可老天爷总爱开玩笑。我终究找到了他。 ”                               


——“他身在九五之尊位,头戴冕旒,身着玄袍。”


——“而我的路,终归在他脚下走到了尽头。”


TBC

一觉起来负心汉提裤子跑了肿么破,留的信物还是别人的肿么破?

PS:这里的新皇ko并不是故事开头的太子(郝眉的姐夫),新皇登基时原太子已死。

上篇完,中篇转ko角度的污污污污污,会交代中间发生的剧情。

前面刀越重,后面糖越甜嘛~


评论(22)
热度(133)

© 裤子三石六元一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