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莫】爱似指间沙 13~15

黑客ko X 恋爱机器人郝眉

下次需要加血,随时来找我

牛仔裤坑总汇         戳这儿还有《我心》小本子在售

————————————————

前文戳 :  01~03      04~06     07~09   10~12


13


天要下雨,兄要嫁人。


一觉醒来,肖奈猴子早早奔向了头一节课,赖在床上不肯起来的郝眉发现昨儿整夜不归宿的于半珊,貌似在某个不可描述的地方发生了某些不可描述的情节。得赖于第一次见面时于半珊gay里gay气的一笑,当宿舍大门狠狠夹住了昨天被于半珊拎走的醉汉半只手臂时,郝眉发现自己看好戏的心情竟然多过吃惊。


“半珊儿,珊珊,听我说句话!”


“甄大少,省口气吧,”于半珊也不好真夹断对方的手,左右瞄一眼发现宿舍是空的,索性抱胸看着甄少祥还能翻出什么花样来,“大家都是成年人,劳资不就心里有事跟你多喝了两杯喝到床上了么,你就当被蚊子叮了一回,我就当被野狗咬了一口…”


躲在床上竖起耳朵的郝眉os:大四风云人物甄少祥走的多金帅气风度翩翩欲擒故纵路线,接下来该双眸一黯,垂头作伤心状…


说时迟那时快,甄少祥同样发现宿舍没人,外套一甩就地打滚:“半珊儿流氓,睡了人家整整一晚,提起裤子就走人,嘤嘤!”


于半珊:劳资这回可能真的遇上了麻烦。


郝眉:卧槽好耳熟。


床底下一阵激烈的厮杀,重物被按在郝眉床下的柜门发出砰一声巨响,震得柜顶上的木屑灰尘纷纷扬扬。郝眉总算忍不住从上床探出半颗头,霎时眼都要瞎了——


甄少祥正以一个非常不雅的姿势牢牢缠住于半珊的手脚,舌头一顿狂甩对方的嘴,片刻后还嫌力度不够,张嘴狠狠咬住了于半珊的舌头。


狗男男!能不能稍微照顾一下纯情处男身机器人的感受!


还有甄少祥根本就不是人!


刚那套招数叫“撒泼打滚”,从动作到神态,就连台词都是眉哥在HourGlass当设计师智能助手的时候,一个字一个字敲下来的。


如此精华的嘤嘤两字从甄少祥嘴里出来…真是别有一番风味。


狗男男吻过第一回合之后仿佛智商回笼,总算察觉头顶有道视线,抬头一瞧,只见围观了全程的郝先生眼神相当复杂——犹如看着养大的儿子会拱猪的父亲,带着点儿欣慰,又好像感觉儿子拱猪的方式不那么优雅,顿时对自己的教育方式带着点儿怀疑。


甄少祥心里发毛,丢下一句“亲爱的我晚点找你”落荒而逃,大战过后一片狼藉的宿舍只剩郝眉和于半珊大眼瞪小眼。


郝眉嘿嘿一笑打破尴尬:“甄师兄有财有貌温柔体贴,除了刚才有那么点儿…咳咳,粗暴,其他完全符合你的择偶标准嘛!”


于半珊痛心疾首,“都是哥哥的错,去年年底在月老庙许愿求对象的时候,连对方是男是女是人是狗都没说清楚。”


“月老他老人家可能有点误会,”郝眉奸笑,“可我看你半点没误会,乐在其中呢吧。”


这张八卦脸十分欠打,于半珊索性破罐子破摔地捂住自己饱受蹂躏的后门:“那是,那只狗没什么好的,除了尺寸一无是处。”


结合自己的体型和比例大致估计一下HourGlass出品的平均尺寸,郝眉为于半珊的勇气和嘴硬打了半秒钟的call。


“别光说我,别以为哥哥不知道你有情况!”于半珊挤眉弄眼,“食堂打饭的大哥看起来快有30了吧,老夫少妻啊眉妹。”


“去去去,你怎么知道我不是上面那个?”


“难道我们俩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


啧啧啧,老说大实话,那就很没意思了。



14


号称笔直笔直的于半珊说弯就弯,眉头都不带皱一下的,进展之快让郝眉无地自容。


全面、深刻地检讨一遍自己低到令人发指的行动效率,郝眉决定步一步于半珊的后尘——心里有事,借酒浇愁。


毫无疑问,深夜、单独、对着ko、装作借酒浇愁。郝眉同期的机器人体内的乙醇脱氢酶浓度是人类的几十倍,分解酒精基本达到即刻的地步,几分醉态,几分酡红,几时掉泪,几时耍酒疯,几时装睡,轻轻松松收放自如。


于是在大排档忙活到接近凌晨的ko终于能喘口气的时候,眼前就是一个警惕性为0的可口的郝眉——


大排档的桌子把软趴趴赖在上面的郝眉半边肉肉的脸挤出了滑稽的形状,他时不时撑开一条缝的眼睛水汽氤氲,沾满酱汁和油光的嘴唇开开阖阖,口齿不清地在喃喃着什么。健康肤色的原因,酒倒是不怎么上脸,但浑身冲天的酒气,任谁都知道这几乎是一滩烂泥了。


察觉有人从侧面接近,郝眉勉强将上半身支起来一点点,瞪大眼睛把ko从头打量到脚趾,指着他咧嘴一笑:“你…是我们学校食堂那个最帅的打饭…嗝,小哥…”


“不对!”下一秒这货用力晃两下晕乎乎的脑袋,突然就变了张脸,神情愤怒里带了点小委屈:“狗男男!乱搞X关系!一个个的…嗝,都比眉哥快!”


酒疯耍得也是相当敬业了。


面前歪着几个空瓶子,地上还滚着半个碎的,桌上的菜却只动了一小半,ko心疼地打量着郝眉毫无血色的脸,尽管清楚没有担心的必要,两道眉却还是紧紧拧在了一起。才走神那么一会儿,郝眉搭在手掌上本就摇摇欲坠的脑袋猛地往下坠,ko也只来得及在对方额头同桌面亲密接触之前堪堪把他巴掌大的脸捞在手心,随即呼吸一窒。


鼻息温热鲜活,肌肤滑腻柔软,与记忆里的当初分毫不差。


感觉到ko的指尖勾住了自己的下巴,郝眉仰头打量了ko足足半分钟,半张脸歪在ko手心撒娇般来回轻蹭,像只宠物终于等到了出差回家的主人,极尽所能取悦着对方,同时期待着主人给予同等分量的愉悦。


在本不该到来的“入睡”之前,郝眉迷迷糊糊地想——


都这么卖力了,ko该动手了吧?


可不能…嗝,输给甄少祥于半珊那对狗男男。



15


诡异地在完全失控的状态下睡了长长的一觉,梦的长度几乎足够同ko牵着手走完了一辈子,就在自己依然饱满的手掌抚上ko眼角深刻的纹路和风采依旧不减的脸的一瞬间,郝眉胡乱挥舞着手掌从床上蹦起来,梦的内容又瞬间丢得只剩一丁点儿零碎的数据。


用力嗅两口身上的被子散发着的ko的体味,郝眉惊喜地发现——他霸占了ko的床!


在自己身上一通乱摸,惊喜又凉了一大半——衣服还穿得好好的,扣子一颗没少,胸前唯一一滩可疑的水渍,看着像是眉哥睡到不省人事的时候淌出来的哈喇子…


“ko怕不是有什么毛病吧嗷嗷嗷嗷!”泄气的郝眉在被子上一通乱挠,直到床头响起ko一声略带尴尬的咳嗽。


一人一机器,面面相觑。


“咳…我看你心情不好,借个地方让你好好睡一觉。”


郝眉不着痕迹地撇撇嘴——恋爱没进展,我心情能好就有鬼了。


“你最近,怎么了?”


“怎么说呢…我问你,你是不是往我菜里下什么药啊?”嗓音慵懒,边说着边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


“……”


“我最近好累的,”闭上眼睛往后一倒,郝眉故意露出半截小肚子,随即猛地从床上弹起来满血复活,“但我觉得我现在充满了力量,就好像回城加满了血…”


“你,”一直抱胸不语的ko突然打断滔滔不绝的郝眉,“下次需要加血,随时来找我。”


需要加血,随时来找我。——性暗示


人太多,碍事。——独占欲


煮鱼的人,更贴心。——嫉妒心


……


系统紧急威胁:任务难度已为零,若再失败,请编号20361231自觉返厂接受维修。



“ko…”郝眉猫着身子在床上爬过几步,径直挪到离ko只有一个手掌的距离,元气的笑容消失无踪,娃娃脸上满是奸计得逞的狡黠。


“我在。”


郝眉半眯着眼舔了舔自己的嘴角:“加血…是我想的那个意思吗?”


距离被猛然拉近至零,被刻薄的HG小助手形容为“太厚破坏了整体美观”的唇柔柔覆在郝眉湿润的嘴角。男孩茫然又有些欲求不满的神情对ko来说像是莫大的鼓励,四片唇在最初的一触即分之后又紧密黏连在一起,与小心翼翼的初次相比却又多了几分醉人的欲望。


程序自有一套取悦恋人的技巧——如何在他的舌头入侵的时候欲拒还迎,如何在他舔舐自己齿列的时候张嘴啃咬,如何在他霸道的舌尖顶到自己喉咙的时候紧缩着带给他快感——但这对于第一次承受来自ko侵略的郝眉来说如同纸上谈兵,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无论是生涩的抗拒,还是渐渐热情的迎合,都是心旌荡漾的机体出自本能的反应。热烈的拥抱、交缠的肢体、交融的唾液,于人类而言更像小酌一口便神志不清的烈酒,于赖程序而生的机器人来说就如同无法破解的病毒,透过ko灵活的舌尖,侵蚀着大脑中所有严密的逻辑和强大的计算能力。


正如小助手在夜间悄悄话里说的——恋爱机器人本就是个矛盾体。


因为真正的恋爱,根本不需要逻辑。


ko,是我想的那个意思吗?


ko在几近窒息的幸福感中不舍地放开他,满足地勾起嘴角。


“是。”


TBC

加血加血,一滴那什么十滴血

车子准备开起来


评论(18)
热度(115)

© 裤子三石六元一条 | Powered by LOFTER